• 第181章 因为你这里没货!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1本章字数:2024字

    有些颓丧的爬了下自己的短发,脸上的表情是纠结的,也是烦燥的。

    其实江扬说的没错,就算真的是那样,那这事也与她无关。

    重重的将自己整个人往沙发上一甩,烦燥与浅怒很明显的挂在他的脸上。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提示有信息进入。

    拿过手机,点开,看到的是一张照片。

    一张言梓瞳与沐方的那照片。

    当然,照片里的只看到沐方的背影,以及一点点侧脸。言梓瞳当然是看到整张脸的。

    就只是一张照片,然后什么文字也没有。

    如果容肆不认识沐方,那当然也不可能认出来这是沐方。

    照片的日期是昨天,但是容肆却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昨天?

    言梓瞳这段时间都在T市,照片的背景很明显是在Z市。这P的是不是也太不用心了?

    容肆连看的欲望都没有,直接就将照片给删除了。

    高蕴音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自从那天之后,她几乎已经被老太太禁足了。

    除了在高家别墅外,不允许她出门,更不允许她去找容肆。

    也是,高玉瑾现在醒了,老太婆的希望又来了,根本就用不到她了。

    一想到高玉瑾竟然这么快就醒了,高蕴音越想越气,气的咬牙切齿。

    一个言梓瞳她还没有搞定,现在又来一个高玉瑾。

    她知道,高玉瑾有本事,有能耐。那心机更不是她能比的,最重要的是她当初和容肆还有过一段情。

    只是,后来,高玉瑾出车祸了,然后成了植物人。

    听到医生说,高玉瑾会成为植物人的那一刻,高蕴音是乐的合不拢嘴的,简直乐翻了天。

    最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那么容肆就是她的了。

    老太太给了高玉瑾三年的时间,只是她依旧没有一点舒醒的迹象,于是这个机会便是落在了她的头上。

    然而,她却一点甜头也没有偿到,却被定了死期。

    这让她如何心甘。

    那一天,看到高玉瑾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里,她整个人都惊的不轻。

    怎么都没想到,她不止醒了,还连她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也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

    那时候,她可是还昏迷的啊,怎么能听到她说的话呢?

    怪不得,老太婆不让她再去靠近容肆了,也不让她去容氏上班了。原来是高玉瑾醒了啊!

    她越想越气,越不甘心,但是偏偏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她不像高玉瑾,有父母,有哥哥。她什么也没有,她不过中是一个可怜虫而已。

    在这个家,她需要看他们每一个人的脸色。

    在高玉瑾没醒来之前,她还有一点可用之处。如今高玉瑾醒了,她就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

    刚刚给容肆发了言梓瞳的那张照片,但是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不!

    会有动静的,只是她不知道而已,言梓瞳的日子一定不好过了。

    “怎么了?我亲爱的妹妹?一脸愁容的样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到你?”

    高玉瑾推门而入,依旧还是坐在轮椅上,只是换的是电动的。无须她再费力的双手转轮椅,只需按动按钮就行了。

    她笑的一脸温和又友好的看着高蕴音,浅笑嫣然的在她面前停下,视线落在高蕴音捏在手里的手机上。

    “姐。”高蕴音朝着她露出一抹干巴巴的笑容,唤着她。

    高玉瑾笑容优雅,就那么温尔关切的看着她。

    然后在高蕴音失神之际,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手机。

    “姐,你干什么!”高蕴音大惊,欲上前去夺回自己的手机。

    “音音,我现在的行动还没完全好,要是你不小心把我推倒了,你说奶奶会怎么做?”高玉瑾拿着手机,依旧笑的风和日丽的看着高蕴音,只是言语中可都是满满的威胁。

    至于这个倒,是怎么倒的,那还不是她说了算?

    高蕴音停住了,那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用着一脸咬牙切齿的愤恨眼神死死的瞪着高玉瑾,真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高玉瑾却是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睨着她,“音音,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就算不看你的手机,也知道你要做什么。无非就是发发言梓瞳和别的男人的照片给肆。而且这照片指不定还是你P出来的。”

    高蕴音一脸惊愕错然的看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高玉瑾弯唇一笑,慢条厮理的说道,“怎么?我说对了吗?”

    说完,低眸,去看高蕴音的手机。

    当她看到手机里的照片时,却又是“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那笑声带着满满的嘲讽与轻蔑,抬眸一脸无奈的看着高蕴音,轻轻的摇着头,不紧不慢的说道,“音音,你不知道言梓瞳现在根本就不在Z市吗?你却在照片上P了昨天的日子上去,你说你这不是在告诉肆,这明明就是作假的!”

    “什么?她不在Z市?”高蕴音瞪大了双眸,语气提高了好几分,用着尖锐而又刺耳的声音问。

    “呵!”高玉瑾一声轻笑,就那么如看笑话一般的看着高蕴音,缓声说道,“也对,你这段时间连家门都出不去。你又哪里会知道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呢?这样,我告诉你,都发生了什么事。”

    笑如春风拂面的看着高蕴音,一脸施舍大方的说道,“就在一周前,我去酒店找了肆。然后,第二天,她就飞去T市了。”

    “你想告诉我什么?”高蕴音一脸僵硬的看着她。

    高玉瑾抿唇一笑,笑的如化似玉却又带着满满的挑衅与宣扬,将手机还给高蕴音,悠扬而又傲然的说道,“音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久了都得不到他吗?三年,在我昏迷的这三年,你有那么多的机会和足够的时间,完全可以成为他的人。但是,你却没有。知道为什么吗?”

    高蕴音一脸痛苦的看着她,不知道该是做何回答。

    高玉瑾勾唇冷冷的一笑,那笑容满满的全都是讥讽与嘲笑,拿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一脸鄙夷的说道,“因为你这里没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