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6章 肆,你心情不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1本章字数:2046字

    “对不起,沐太太。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既是你们沐家的传家宝,我更不能收。”说话间,已经将玉镯摘下,塞回乔楠的手里。

    乔楠看着被退回来的镯子,脸上划过一抹尴尬与为难,转眸看向沐方,“老沐,你没跟她说吗?”

    沐方拧眉,眼眸里划过一抹凌厉与阴沉,瞪了一眼乔楠,“瞳瞳还没答应当我们的女儿。你这礼物送早了。你以为收个女儿这么简单吗?不用去跟她的父母表示我们的诚意吗?你想要这个女儿,却操之过急了。”

    乔楠的脸上划过一抹歉意,有些尴尬的看着言梓瞳,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小言。我还以为你已经答应老沐了。看我,真是想女儿想的入魔了。那这样,礼物我先帮你收着,等哪天我和老沐见过你父母了。我们两家人一起坐下来吃顿饭,到时候我们在两边的城市都摆酒,正式认你当女儿。那时,我再把镯子给你。”

    言梓瞳浅笑漾漾的看着她,这老女人不去当演员,那真是演艺圈的一大损失啊!她这要是去的话,肯定年年能拿视后啊,还有现在这些人什么事呢?

    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不带脸红一下的。

    朝着乔楠弯唇一笑,“好啊,那我就先在这里谢过沐太太了。不这,我爸那人不太好说话呢,他很不喜欢自己的女儿被人抢走的。你和沐董想要说服他,我怕还是很有困难的呢!”

    她突然之间改变主意了,看着乔楠这张虚伪的老脸,她突然间升起一抹恶作剧的坏意来。

    这老女人,明明就那么讨厌自己,现在却是违着自己的心,说出这话来,那她心里得有多堵啊。

    行啊,既然这样,那就成全你。

    当然,她也有自己的打算。她倒是想看看,沐方一门心思的想要认自己当女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有,乔楠这老女人,又是为什么那么厌恶自己。明明她们之间才见过几次面而已。难不成是因为覃天恩与唐棠?

    不!

    她从乔楠的眼神里看出来,那是因为她自己在厌恶她。

    ……

    学校门口

    容肆已经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了,但是却依旧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抬起手腕看一眼手表,已经快六点了。天已经黑了,他的手里还捧着一束香槟玫瑰。

    如江扬所说,这事确实与她无关。

    这些天来,他也想了很多,仅凭那一张照片,又能说明什么?说不定只是不小心正好拍到而已。

    而且,江扬这段时间也调查了一翻,确实没查出什么来。

    他想给她一个惊喜,却没想到等到天黑也没到她出来。

    他查过她今天的课程,到四点五十结束最后一节课。

    他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四点四十五,离她下课还有五分钟。足够她下课出校门。

    然而,坐在车里,看着门口一个一个离开,却没有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容肆的眉头开始拧的越来越紧,眼眸里那一抹深沉与冷郁也越来越深,沉的让人看不透他此刻到底都在想什么。

    最后,他索性抱着玫瑰花,从车里出来,就这么倚车而立等着。

    贺石坐在驾驶座里,看着车外的容肆,犹豫了一会提醒,“少爷,要不给少奶奶打个电话?”

    容肆拧眉,然后又舒展,拉开车门坐进去,对着贺石说道,“去海润大酒店。”

    “好的,少爷。”

    沐乔旸给言梓瞳安排在海润大酒店,离T大近,最主要的是酒店是沐家的。

    沐家在T市,主要从事酒店生意。

    T市的星级酒店,差不多都是沐家的。在Z市也有不少沐家的酒店。

    所以,沐家,在T市和Z市都是很有声望的。

    容肆进房间,房间里依旧还是没有言梓瞳的身影。

    大床平整的铺着床单,完全不像是动过的样子。

    也没有她的包。

    也就是说,她今天根本就没回来过。

    容肆的眉头再一次拧紧,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心里的怨气莫名的升了起来。

    他哪里知道,言梓瞳今天的课提前二十分钟结束了。当他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言梓瞳正好坐上沐方的劳斯莱斯离开十五分钟。

    言梓瞳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又正好准备登机,把手机关了。

    “少爷……”

    “这里没你事了,你回自己房吧。”

    贺石想再次提醒他,给言梓瞳打个电话。容肆打断他的话,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贺石点头。

    容肆手里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她打电话,墨眉紧锁,眸中一片戾气。

    按出那串熟悉的号码,犹豫了好一会,终于按出去。

    耳边传来关机的提示。

    “啪”的一下,他将手机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扣,站于落地窗前,点燃一支烟,闷闷的抽着。

    手机响起,他本能的以为是言梓瞳打来的。一个急转身,拿起手机,看也不看来电显示接起,“在哪?”

    “肆。”耳边传来的不是言梓瞳的声音,而是高玉瑾那柔情似水的声音,“你怎么了?听起来好像心情不好。”

    “有事?”容肆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言语间没有一点温度,冷的就好似十二月的冰块一样。

    “是不是没事就不能联系你?”高玉瑾也不怒,依旧柔情似水的说道。

    “没事,我挂了。”容肆依旧冷冷的面无表情的说道。

    “肆。”高玉瑾的语气微微的有些急,“我找你有点事情。”

    “什么事?”

    “你最近在做复健,然后想到五年前,我们俩一起买的那本书,我怎么都找不到。是不是在你那?你能寄一下给我吗?”高玉瑾小心翼翼的问。

    “我没看到过,对不起,帮不到你。”说完,直接挂断。

    “喂,肆。”高玉瑾急急的唤着他的名字,但耳边只传来“嘟嘟”忙音。

    唇角勾起一抹阴笑,把玩着手机,“没看到?容肆,我既然醒了,那就不会再这么轻易的放手了。你只能是我的,你摆脱不了我的。”

    ……

    言梓瞳和杨立禾回到酒店时,已经快八点。

    开门进房间,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人重重的压在一边的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