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章 半途而废可不是好习惯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1本章字数:2013字

    满意?

    闻言,言梓瞳抬。

    又他是低头的,于是她在抬头之际,唇就那么主动的印上了他的满唇。

    四唇相触之际,满满的电流再一次袭遍全身。

    她只觉得就连脚底板都被电到了,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如酥如麻又有一种高高升起,飘飘欲仙的存在。

    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在她覆唇之际,直接变被动为主动,再一次攫住她的唇,与她唇舌相缠。

    言梓瞳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凌空抱起了,双脚离地之际,她本能的环向他的脖颈。

    他的唇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这么抱着她朝着洗浴室走去,一路上都紧紧的绵绵的细细的吻着她的唇。

    洗浴室

    他一手抱着她,另一手扯过一块浴巾平摊于流理台上,这才将她放坐于浴巾上。

    他站于她的两腿间,让她的两腿盘缠于他的胯腹间。

    对于这样的动作,言梓瞳只觉得有一种难以羞耻的感觉。

    “怎么做到一半就不做了?半途而废可不是好习惯。”他的双眸如夜空中的星石一般,熠熠生辉的凝视着她,暗哑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嗯?”言梓瞳的脑子在这一刻是放空的,听他这么一说,抬眸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他执起她的双手,放于自己那已经被解开纽扣的衬衫上,脸上漾着一抹邪肆与玩味,悠悠然道,“继续。”

    指尖触到衣襟的时候,她便是已经完全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了。

    可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纽扣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她解开的?

    她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随着她的双手摸着衬衫衣襟两端的时候,他倒是很配合的将身子微微一低。

    于是,瞬间就成了她将他的衣服脱了。

    他就这么光着上身,清洁溜溜的站于她面前。

    又一手执起她的手,握向那镶钻的皮带扣。

    言梓瞳还没有回过神来,只听到“咔嚓”一声,皮带扣解开了,然后又“哧啦”一声,皮带往开。然后她的手竟是摸到了裤子了拉链上。

    又是“哗”的一声响,拉链被拉下了。

    又“咻”的一声,他的裤子落下。

    他就那么的站立于她面前。

    “唔!”言梓瞳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双手捂向自己的眼睛,不敢再与他对视。

    尽管两人已经有过很多次的亲密的接触,但是这般无赖又如痞子一般的动作,这还真是第一次。

    她的脑子,在这一刻是放空的。

    之前所有的人事物,全都在他的故意挑唆与教坏之下,抛空。

    此刻,她的脑子里就只有各种限制级的画面与动作。

    甚至就连之前刚被他压住时,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怒意与秋后算帐,在这一刻全都成了一团浆糊。

    ……

    杨立禾在酒店主重新开了一个房间,穿着睡袍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无所事事的滚来滚去。

    脸上漾着一抹不容忽视的笑容,漂亮的双眸弯成了一条细线,如小狐狸一般,闪烁着狡诈。

    门铃响起。

    杨立禾蹙了一下眉,脸上露出一抹惊愕之色。

    不是吧?

    那小妞没有跟容肆合好?

    宝贝,你要不要这么高傲又高冷啊!

    人都已经特地赶过来找你了,摆明了就是来跟你合好的啊。你还作什么作啊!

    竟然还跪来按她的门铃?

    她以为,这个时候,他们两个应该是在翻天覆地,为所欲为了。

    但是……

    不开!

    绝对不开。

    她可不做这个没道德的坏人。

    但是,门铃一直响着,大有一副不开门就一直按,比比谁更有耐心样子。

    “嗖”的,杨立禾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的坐起来,一声低咒,“言梓瞳,小妞,你要不要这么作啊!你软一回怎么了啊?都已经是人家的人了,你就不能任何事情都这么理智又理性啊!”

    嘴里愤愤的怨念着,赤着脚朝着门走去,开门,继续怨嗔,“我说宝贝,你就不能……你?”

    站在门口的并不是她口中的理智又理性的言梓瞳,而是沐乔旸。

    他正噙着一抹悠然怡得的笑容,一脸惬意的站于门外。

    一听到她说“宝贝”两个字,瞬间就咧嘴笑的更加灿烂了。

    他的手里,还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

    但,不管他笑的再艳丽灿烂,就他顶着那一张平平无奇的脸,那都绝对不可能起到倾国倾城,绝代风华的作用。

    他还是平凡的沐乔旸。

    偏偏杨立禾这女人,是绝对的一个外貌协会的会员。不是一般两般的绝美姿色,那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有事?”杨立禾一脸平静的看着门口的沐乔旸,淡淡的说道。

    沐乔旸又是怡然一笑,很是绅士的说道,“杨小姐千万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正好知道杨小姐入住海润酒店。所以作为东道主,我代表酒店给杨小姐送一束花,希望你有一个愉悦的心情。当然,如果对我们酒店有任何的不满,杨小姐随时都可以提出。我们一定接受并改之。”

    边说边将手中的玫瑰花往杨立禾怀里塞去,在杨立禾未反应出声之际,再次说道,“祝你晚上有个好梦,晚安。”

    说完,转身便是离开了。

    杨立禾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一脸怔楞,茫然的转头看着那渐远的背影,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想泡她?

    这是杨立禾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随即又嗤然一笑,笑容中带着一抹不解与自嘲,漫不经心的一耸肩,抱着玫瑰花回房。

    “这平少爷脑子进水了吗?大晚上的,就送这么一束玫瑰?”将玫瑰花很随意的往桌子上一丢,一脸不经为然的呢喃自语着,“千万别对姐有多余的想法,你真不是本小姐喜欢的类型。嗯哼。”

    哼过之后,一点也不将这事放于心上。

    ……

    言梓瞳醒来时,对视上的一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正灼灼脉脉的凝视着她。

    见她醒来,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醒了。”

    言梓瞳反应过来,昨晚的一幕幕在她的脑子里闪过。

    “嗖”的一个翻身,跨坐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