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 容肆,你脑子里塞的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1本章字数:2019字

    她一直以为他没看,看到了,他还连一个字也没有。

    “嗯,看到了。”他点头应道,眼眸里没有一点回避问题的意思。

    他翻身而下,在她身边坐下,背靠着床背。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又将被子的捞过,盖于两人身上。

    没有说话,就只是抱着她,沉默着。似是在思考着该怎么说才是最好的。

    “我的那张照片,你是不是剪了一角?”见他不说话,言梓瞳仰眸看着他,沉声问道。

    他先是微微的讶了一下,随即点头,“嗯。你怎么看出来的?”

    “立禾是对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专业的,她看出来的。所以,被剪去的照片那一角应该是与你有关的亲人。你爸?”她的语气虽是询问的,但是却透着一抹淡淡的自信。

    听着她的充满自信的话,以及那肯定的表情,他扬起一抹浅浅的满意的微笑。

    她总是这么玲珑剔透,一点点蛛丝马迹都能让她看出所以然来。

    他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容肆点头,“对,我爸。”

    言梓瞳轻轻的咬了下自己的下唇,“所以,你爸认识我妈?”

    他紧了紧那搂着她腰际的手,摇头,“不能肯定。他们在我五岁的时候离婚,五个月后,我爸离家然后再没有回来过。连一点音信也没有,她再婚。我是姑姑一手带大的。”

    “那张照片,我五岁。”言梓瞳说道,“两个月,食物中毒,送到医院的时候来不及,没能救回来。我妈很少出门,一般就带着我在家里,最多也就在别墅小区里玩玩。那张照片还是我幼儿园有活动,她第一次参加,活动结束后是老师拍的。在我记忆里,每次幼儿园有活动,都是我爸参加的。老师和小朋友都以为我是没有妈妈的。然后,那次之后,他们都很羡慕我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妈妈妈。”

    容肆的眉头隐隐的拧了一下,眼眸里透射着一抹深不可测的光芒。

    “我五岁的时候,你不是十四了?你爸在你五岁的时候离家,那怎么会在时隔九年后出现在我的照片里?”言梓瞳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容肆摇头,“不知道。”

    “你父母感情不好?”言梓瞳再问。

    容肆点头,“嗯,每天吵,为了一个女人。”

    说到“为了一个女人”这句话时,他看着她的眼神有些闪烁。

    言梓瞳隐隐能读出来,他口中的这个女人,很可能是她妈妈。

    “我妈妈?”她一脸不确定的问。

    容肆再次摇头,“不肯定。”

    “所以,你看到你消失了九年的爸爸出现在我和我妈的照片里时,你便觉得那个让他们吵架的女人,一定是我妈。是我妈让你失去一个完整的家,让你没有快乐的童年。但是我妈已经没了,可是你现在却跟她的女儿在一起了。所以,你本能的把这恨意转嫁到了我身上?”

    言梓瞳一下子就是猜到了他当时的心中所想,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炮轰着。

    容肆不说话,就只是那么一脸寂莫的看着她,也不的反驳。就好似默认了她的控诉一样。

    “呵,”言梓瞳一声冷笑,看着他的眼神变的有些迷幻与暗然,用着略有些自嘲的语气说道,“我是该说你太过自信还是太没有自信?”

    他不是不说话,只是抿紧了双唇,双眸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才说出一句话,“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言梓瞳双眸一片凌厉的盯着他,沉声道,“你还想有下一次吗?”

    他本能的摇头。

    她拿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他的肩膀处,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容肆!这一次,我原谅你的发蠢!我告诉你,我妈不可能与你之间有什么。在我的记忆里,我妈跟我爸的关系很好,两人很恩爱。在周云如和言希敏母女俩没出现之前,我们一家三口是很幸福的。言越文很疼我,也很宠我妈。不过,她们母女俩出现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我妈两个月后就没了,然后言越文很快娶周云如进门。我妈又很快被他遗忘了。”

    说到周云如母女时,言梓瞳是恨的。

    她一直觉得,母亲的食物中毒是与周云如有关的。只是一直来都没有找到证据而已。

    但是,她却不会相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周云如带着比她小两个月的言希敏上门,不哭不闹,就只是那么一脸挑衅而滋事般的看着她们。

    那一天,正好是她幼儿园活动,妈妈第一次参加。她别提有多开心了。特别是小朋友看到她有一个那么漂亮的妈妈,那流露出来的羡慕。

    然而回家却看到了周云如母女。

    言越文回来后,也没说什么,只是和妈妈回房间说了很久的话。至于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她知道。

    只知道,两人聊完之后, 言越文把周云如母女送走了。

    再后来,她们母女就没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再一次出现在言家,是以言越文新婚正好子,她的继母身份。

    她妈妈连门都很少出的,怎么可能会和他爸爸有关系。

    “想知道你妈找我什么事吗?一百万是用来干什么的?”她一脸沉寂的看着他问。

    “让你成为她的帮手,和姑姑作对。”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你又知不知道,唐棠喜欢的人并不是你。而且另有其人?”

    “唐鹤霖司机的儿子。”他一脸平静的说。

    这下轮到言梓瞳微微的震愕了,瞪大了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知道的还比她多。

    气的她咬牙又是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拧了一把,“容肆,你什么都知道,你还这么对我!你脑子里塞的是什么?”

    他忽的勾唇一笑,将她拥入怀,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柔声说道,“脑子里塞着你,要不然你觉得这会会在你床上吗?”

    刚才那一脸沉寂与冷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痞雅与兴致盎然,就那么灼灼生辉的锁着她。

    言梓瞳张唇,毫不客气的往他的唇上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