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 容肆,你属狗的?咬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35:22本章字数:2034字

    言梓瞳看着他,一脸认真的问道。

    与刚才那戏笑娱乐的表情完全不同,此刻的她则是严肃的,认真思考的。

    “为什么会这么想?”容肆将名片往边上一放,看着她沉声问。

    她耸肩一笑,“不知道啊,直觉吧。他们沈家不是走政途的吗?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才他们把商业立在T市的原因吧。毕竟,T市虽不是一线城市,但经济也不差。最重要的是离Z市不是那么远,飞机两个小时,高铁也就两个小时候。还有一点,那就是这里高湛呆过三年。”

    她还想继续说的时候,传来敲门声。于是,将接下来的话暂时吞进了肚子里。

    服务员推门而入,手里端着容氏点的菜,笑盈盈的朝着桌子走来,“您好,您的菜。”

    “好,谢谢。”言梓瞳朝着他们颔首一笑。

    容肆点的都是她喜欢吃的鱼蟹虾以及海贝之类的。

    看着满满一桌子她喜欢吃的菜,心里再一次被满满的幸福填满。

    双眸柔情似水的看着他,对他的爱意又填加几分。

    服务员上好菜后,便是离开了。

    容肆给她倒了一杯现榨牛奶后便是开始剥虾,“你继续说。”

    言梓瞳看着他剥虾的动作,微有些出神。

    修长如钢琴师般的手,连剥虾都是那么的优雅。

    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越来越花痴了呢,面对他的时候,总是会不断的走神,痴痴迷迷的看着他。

    “嗯,”轻轻的,略有些小小尴尬的咳了一下,将自己的思绪调回,觉得喉咙有些发干。端起牛奶吸了一大口,猛的吞下。

    这才继续说道:“高湛当初被高家老太太免去了高氏的总裁之位,几近于流放之势让他在T市作出一番事业来。不过,却没有给他创业的资金。但是,仅仅三年的时候,他却重新获得了高老太太的信任,重新将高氏的掌权交给了他。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与沈家的合作了。”

    他剥好了一小份虾,很认真仔细的听着她的分析,将装着虾仁的盘子往她面前一推。

    她夹起一只虾仁蘸了蘸醋,往嘴里塞去,一边咀嚼着,一边继续说道,“听说沈从嫣也在T市呆过,不过是为了读研。但是,读研?她为什么非要跑来T市呢?Z市那么多高校,哪一所了不比T市的差吧?所以,如果不是沈家的烟雾,那就是她自己的意思。不过,在我看来,两者的结合更为实际。”

    她边说边剥着一只大虾,蘸了一下醋,想也没想很自然又顺手的朝着他的嘴边递去。

    看着她那递到他嘴边的虾仁,容肆微微的怔了一下,似是犹豫又似是惊喜。

    然后张嘴吃进去,含进之时,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舌尖触到了她的手指。

    一股湿意传来,随即又似电流一般,“咻”的一下,从她的指尖蹿至她的全身。

    言梓瞳整个人僵怔了一下,一脸木讷的看着他,他的脸上漾着痞笑,坏意,还有邪佞,就那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在她还没来得及收回自己的手时,他竟又是张嘴。

    这回竟是直接将她的手指含进了嘴里,舌尖还绕着她的手指啜了一圈,把她手指上沾的那虾渍竟是全给吸了进去。

    “轰”的一声,言梓瞳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雷击中了一般,有一种瞬间要炸开的感觉。

    她就那么呆呆的,木木的,脑袋完全一片空白的看着他,整个身子都是僵直的,彻底没有了反应。

    他……竟然,竟然……

    言梓瞳不知道该是用怎么样的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反正就是整个人都是懵的。

    一种麻麻的,酥酥的感觉袭遍了全身,还有一种悸栗。

    指尖再一次传来被触抚的感觉,他用着那如炬如火一般的眼神直视着她。

    本能的,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指。然而他却一手握拄她的手腕,不让她有这个机会抽离。

    手腕处传来粗粝的触感,言梓瞳只觉得自己的脸是火烫火烫的,就跟灼伤了一般,那一抹烫意一直漫延往下,脖子,胸口就连小腹都有滚烫的感觉。

    心早就已经“砰砰砰”的在加速中,简直就快在从喉咙口跳出来,那速度快得她自己都想伸手按住胸口,不让它再继续加束。

    “你……松口。”她一脸娇羞又嫣红的看着他,再次想要缩回自己的手。

    真是自作孽啊!

    剥什么虾给他吃?

    就算剥,那也跟他一样,剥好了放在盘子里啊!

    这下好了,自己把自己给推坑里了。

    言梓瞳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那么鬼迷心窍的往他嘴边送去了。

    他不旦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上下牙齿轻轻的碾了一下她的手指,舌尖绕着她的脂尖又是一圈。

    那种异样的,悸动的感觉再一次袭遍全身,言梓瞳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酥了。

    “容肆,你属狗的吗?喜欢咬人!”她一脸气愤羞涩的怨嗔着他。

    只是那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柔软又缠绵的情话一般。

    那娇嗔他的眼神,更是一种催化剂一般,揉酥着他的心房。

    如果不是在包厢里,如果这会是在酒店的房间里,他一定就化身为狼,将她扑倒在身下,然后狠狠的爱她,用事实告诉她,他不是属狗的,是属狼的。

    但是,有一样却是一样的,那就是喜欢咬人,而且这个人还只是她。

    喜欢咬遍她的全身,不放过每一寸土地。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意犹未尽的奸笑,含糊不清的说道,“我不止喜欢咬人,我还喜欢吃人。”

    说完,嘴一张牙一松,终于放开了那被他“禁箍”了良久的手指。

    言梓瞳见他松嘴,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指。气的恨恨的剐他一眼,抽过几张纸巾愤愤的擦拭着手指上的口水。

    脸,已经比桌上那一般大虾还要红,又如剥壳的鸡蛋一般,嫩滑。

    看着她那娇艳而又玉润的脸颊,他有一种想扑上去咬一口的冲动。

    然而她却一脸嫌弃的睨着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晚上就多送几个让你吃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