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傅总的命令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7本章字数:2115字

    想到这些,傅阎就开始心生烦躁,觉得其实那个女人也不过是如此!表面上看着的没有心机,都是装的!

    忽然,他就阴测测的想到了,现在的祝初雪说不定还被别人保养着呢!谁说只要是学生就是单纯的?单纯的人会叫他包养?

    越想越气的傅阎准备在外面去看看,他怎么就可能就看上了那个蠢东西?

    想完,他直接叫人,给他准备几个女人。

    “要胸大,脸长得好看的。”

    “眼睛要长得清纯些的。”

    “穿的要性感。”

    那边得到命令的人,真的是瑟瑟发抖啊,但是这还是傅总的命令,他也只有快速的去找人。

    只是这条件那么苛刻的人,哪里是说找到就能够找到的?

    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三个,负责人快速的带着这三个人到了酒店。这个时候傅阎已经是饶有兴致的在等着了!幻想着一会儿看见那双清纯的眼睛,那绝妙的身材。

    只是等到了人来,只是看了一眼,他便是觉得膈应的难受!

    这些个哪里脸长得漂亮了?胸大,又不是要这样毫无美感的大!

    所谓的性感,并不是暴露,暴露并不能给人带来任何的美感,会勾引人,也不是那种看着就是妖媚的眼神!

    “都给我带走,都是找的些什么人?!”傅阎嫌弃的将人赶走了,那负责人还使劲儿的道歉。

    负责人也是按照傅阎的要求找的人啊!

    为什么傅阎不喜欢,还责怪他们?他们也是好无辜的好不好。

    本来就心情不平静的傅阎,在见到那些人之后,心中的火气是完全消散不下去。

    难道他就真的就只是想要包养那个蠢女人么?

    想到这里,傅阎忽然就很想要见那个祝初雪一面,看看那蠢东西是不是真的在复习。

    傅阎开车到祝初雪学校的时候,忽然就愣住了,他作为一个金主,为什么要去看自己包养的小情人儿?这件事情不都应该是小情人儿主动的么?

    停下车的傅阎,拿出手机,看了看,还是给祝初雪打了个嗲话。

    “喂?金主大人?”祝初雪很快的接起了电话,现在她正在图书馆回去的路上。

    “喂,听得见么?”祝初雪见对方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不由得又问了一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不作美,天空忽然下起雨来,祝初雪也不敢贸然挂断金主的电话,只得一只手抱着书,一只手拿着电话开始奔跑。

    过了半天,那边还是没有回应,雨是越来越大,祝初雪躲在一边的树荫之下,“喂?金主大人您在听么?我这边现在下雨了。要是您不能听见的话,我就挂电话了,相信您也不会责怪我的吧?”

    本来祝初雪觉得应该没有人回答,那边忽然传来了冷冷的声音:“现在来学校南门。”

    “南门?”

    “立刻!”傅阎没有了耐心。

    “好……好啊。”

    祝初雪看了看自己穿的,又有些迟疑了,“真的要现在么?”

    “立刻!!”傅阎加重了语气。

    随即摇了摇头,他怎么忽然之间对一个女人是如此的上心?

    “好。”

    祝初雪想了想南门的位置,正好离她是最远的一个门,现在雨还越来越大,她现在还穿的这么挫,也没有化妆……

    想了许多的祝初雪,心一横,直接跑了出去。

    金主可是不能等的!虽然现在是复习时间,但今天的她已经是复习好了,要做个随传随到的小仙女!

    跑到南门也是用了十多分钟,雨将她身上都差不多淋湿了去,不过现在是夏天也不是很凉。

    到了之后,祝初雪是四处看,都没有看见傅阎,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傅阎坐在车中,只觉对面那个到处乱窜的女孩子有些蠢,但没有想到她拿起手机的那一瞬间,他手机也是响了。

    不可置信的看了对面那个女人一眼,傅阎忍下了心中的不适,冷漠的说了一句:“对面,上车。”

    终于是找到目标,祝初雪飞快的冲了过去,还差点被一车撞倒,在上了傅阎车之后,还心有余悸。

    看着旁边的人,凌乱的头发,身上的衣服也是帖着身子,显得好不狼狈。双手还因为刚才的事情,使劲的捂住胸口,喘着粗气。接着又是心疼的看着手上的书,一脸便秘样。

    傅阎看不下去,从车里拿出一张崭新的毛巾直接盖在了祝初雪的脑袋上。

    “不知道撑伞?”

    祝初雪不敢多言,随意拿着毛巾擦了擦脑袋,随即将毛巾搭在了身上,有些微冷。

    一张清秀的脸露了出来,傅阎才真的确认这就是他包养的小情人儿!

    听见这句话,祝初雪顿时就委屈上了:“不是你让我立刻么?本来我都快要跑到宿舍了,你说立刻我顾不得回宿舍一趟,直接就过来了!”

    傅阎见旁边那蠢东西有些瑟瑟发抖,不由得将空调的温度开的高了些。

    “金主大人,你今天叫我干嘛啊?”

    “你说呢?”傅阎随即冷眼的看了一眼祝初雪。

    祝初雪却是立刻的反应了过来,金主找她是所谓何事,难道她还不懂么?她可是重活了一次的人了!当然是有希望次才来找她的啊!

    “我懂了!金主大人!”祝初雪毅然决然慷慨赴死,要是今晚上折腾一晚,明天的复习效率又要降低。

    到了酒店,祝初雪开始畏畏缩缩,她要不要叫金主大人一会儿轻一点?

    “金主大人?”祝初雪想说,又是欲言又止。

    “去洗澡!”

    傅阎冷冷的看着这蠢丫头,真的是这个时候还不忘仗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勾引他。

    虽傅阎是这样想,等着祝初雪进去洗澡之后,他却又是打了电话给前台,叫人送感冒药过来。

    等到祝初雪磨磨蹭蹭的洗完澡,穿上了浴袍,有些害羞的走出来,傅阎只是淡然的看了一眼。

    见她好一会儿没有动静,才不由得冷冷说道:“去吹头发,站这里做什么?”

    祝初雪又开始磨磨蹭蹭的吹头发了,究竟要不要对金主大人提要求呢?

    吹头发,起码是吹了半个小时,她忽然想到明天还是要去学校,这边并没有换洗的衣服,又准备将衣服洗了。

    看着祝初雪这一脸窘迫的小模样,还有那宽大的完全看不出人身材的衣服,金主大人金手一挥:“明天我叫人给你送衣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