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会做饭的金主大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7本章字数:2062字

    “金主大人,你是不是原谅我了?”祝初雪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坐在傅阎的腿上,试探性的问。

    “今天不上课?”

    祝初雪点点头,说:“明天开始要考试了,所以今天放假一天。”

    这丫头昨晚可是把我折腾的厉害,既然今天不上课,那就好好补偿补偿我吧,当然他是不会说出口的。怎么可以让这个丫头知道他怕她明早迟到,而忍住那团被她勾起来的火,还去洗冷水澡……“你今天我把伺候好了,我就原谅你。明白吗……”话刚刚说完,祝初雪还来不及做出抉择就被傅阎含住了她因为疑惑而微微张开的唇,紧接着又是铺天盖地的一吻。一会儿,傅阎似乎感到不太满足,放在祝初雪背后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一只手搂住祝初雪,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大掌轻柔的抚过她的每一寸肌肤。本来就还穿着束带睡衣的祝初雪被他一扯,睡衣被扔在一旁,她光溜溜的坐在他身上。

    祝初雪还是有些羞涩的红了脸,傅阎似乎也发现了,一把抱起身上的人就往卧室里走,又是春意怏然的一早上啊。

    祝初雪醒来已经是下午了,看着旁边的衣服,拖着快要散架的身子穿上,往楼下走去。

    明天就考试了,想想还是再复习一下总不会错的。祝初雪一遍一遍的翻过,每道题都仔细的看了一遍。认真到傅阎回来都没有发现。

    傅阎走进大厅就看到正认真看书的祝初雪,尽管他知道她现在有多疲惫,但也没好去打扰她。

    看来她真的很在乎自己的成绩啊,难得也是个孝顺孩子。

    傅阎上楼换了身衣服,走进厨房做了些吃的,想着她看的应该也差不多了,才来叫她。

    “啊……”祝初雪望着面前的人,怕怕胸口,问:“金、金主大人?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啊?吓死我了。”说着竟然不自觉的脸红起来。

    “这么快就恢复了,看来还得继续啊……”

    祝初雪看着一身灰色休闲装的傅阎,胸口的V字领露出他小麦色的皮肤。转念一想,怎么感觉他回来好久了一样,衣服都换了……

    傅阎转头就瞧见祝初雪一脸思考的盯着他,不用猜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好笑的说:“别看了,我早就回来了,是你看的太认真,没注意到我。走了,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刚刚做了些,过来吃吧。”傅阎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去。

    还别说,一听他说做了吃的,祝初雪就真闻到了一股好吃的饭菜香。

    “哇,金主大人竟然还会做饭……”祝初雪崇拜的望着傅阎,随手夹一筷子放进自己嘴里,还不忘称赞她的金主大人“好好吃哦,大人好棒,好崇拜你哦。”吃着吃着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睁着大眼睛问:“金主大人,我把你伺候好了吗?你原不原谅我啊?”“你会不会真的不要我了……”说着说着连筷子也放下了,眼巴巴的望着还在厨房的人。

    盯得他后背发凉,“原谅你了,我还是要你的,毕竟你活好不黏人,长得也还行。。。是吧。赶紧吃,吃完去做你的事。”一边回答一边还忙着将做饭的工具调料放回原处,清理好台面。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祝初雪他就是不忍心让她伤心,虽然他有时候是故意的,但是看着这样子她还是不忍心,又或者说是不想她挂科的时候再赖在他身上。

    得到答案的祝初雪如获新生,抓紧时间大口大口的赶紧吃。

    心里得意的想到每天都有这么帅的金主陪她睡觉,而且金主还是学霸还教她做题,现在金主竟然还给她做饭。天呐,真的好享受哦。不难的我重生一次,哈哈哈……

    接下来祝初雪开始忙着自己考试然后又忙着在学校写论文再然后又拿成绩单,一连好几天都不见踪影。

    “爷爷……我回来了!”祝初雪高兴的拿着她的宝贝成绩单回家,看见祝国兴坐在沙发上,连忙跑过去,像献宝一样把成绩单双手奉上。

    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这么高兴,自己也不由得高兴起来,慈祥的笑着,“我的宝贝孙女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说着接过祝初雪递过来的单子,认认真真的看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哎呀,我的孙女总算能让你爷爷我感到安慰一下了,不错,不错。”祝国兴那叫一个高兴的,毕竟这孩子从来就不用功,脑袋瓜又不灵活的,整个就是一蠢丫头,今天竟然能够考的这么好,倒也是真的心满意足啊。

    祝老爷子可是从小就极其疼爱自己这个孙女儿的,以前她考不好,他也不多说什么,不想让她有什么压力,她不说他也知道,自己的孙女长大了,不想让她失望,才努力学习,为的就好考好一点,让他高兴一点。

    而这边的傅阎就很不满意了,我身为金主,竟然一点不在意我,几天了,一个电话都没有!

    坐在办公室里的傅阎,把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熟练的把烟放进嘴里,身吸一口然后吐出一个个眼圈。

    看着外面的大厦,傅阎的心情越发的不好,对着进来的秘书就是一顿臭骂,骂的那女秘书也是可怜兮兮的。自己不就进来找总裁签个字吗,至于骂的这么狠嘛!但是仔细想想自己又没有得罪过总裁啊,顿时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毕竟长得那么帅,被骂也是不会有怨言的,心想总裁刚刚骂我当然是因为看得见我,眼睛里有我才会骂我啊,顿时心里豁然开朗,眼冒红心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怎么了,发这么大火?”祁绅看着刚刚被骂出去的秘书,不由的替她感到委屈,谁知道此刻的秘书正是春心泛滥的紧啊。自顾自的坐到傅阎对面的椅子上。

    “没什么!”傅阎疑惑的看着对面的家伙,“你跑到我这儿来做什么?”

    祁绅翘着二郎腿,单手放在桌子上十分有节奏的敲打着,好看的丹凤眼望向傅阎,嘴里痞气的说:“我来带你出去玩玩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