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味道不错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7本章字数:2045字

    不过傅阎是真的看不得她这无辜的样子,好像冤枉了她又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一下子就没了心气儿。

    “没有。”

    “真的吗?为什么我觉得不像啊?”

    看着因为没他高而抬起头望着他的人,红润的嘴唇一动一动的,不难看出她今天是特地打扮了一下才来找他的,心里就莫名的高兴。

    低下头轻轻的含住那红润的两片唇瓣,看着她闭上眼睛,睫毛又长又黑的不断颤动着。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另一只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隔着单薄的纱裙几乎可以触碰到她光滑柔嫩的肌肤。

    感觉道两只纤细的手臂慢慢的放在他的腰上环抱着,

    直到略干了她口中的每一缕芬芳,耗尽了她唇齿间的每一丝氧气,才不舍的离开那个美好的地方。

    看着脸颊涨红的祝初雪,抱在怀里,柔声的说:“真是个蠢丫头,这么久了都还不会换气。”不过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祝初雪被他吻的脑袋现在都还是晕乎乎的,哪里有力气听到他说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祝初雪才恢复过来,坐在沙发上说:“金迪老师说明天让我去试镜……”

    “我知道!”看了眼正兴奋的祝初雪,又还是忍不住的提醒道:“明天虽然有金迪陪你去,但你自己还是要努力,放聪明点,知道吗?”

    祝初雪鼓着两个水灵灵的大眼睛,使劲儿的点头,“知道,保证不给大人丢脸!”说完右手握紧拳头向上一举有放到胸前,做出个加油的动作。弄得傅阎哭笑不得的。

    相处了这么久,他当然也清楚其实祝初雪就是个胸大无脑的人,长得漂亮却傻兮兮的,做事说话也不带个脑子。

    真怀疑像她这样走出去要是被别人卖了会不会还帮别人数钱。

    本来今天是想叫她过来,好好欺负一下,已好平平他心里的窝火。可是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又想着明天还要试镜,就暂且先放那蠢丫头一次,反正都是他包养的,以后有的是机会。

    “去洗洗睡吧,明天一早金迪会来这里接你。”

    看着乖乖听话上楼去洗澡睡觉的祝初雪,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笑容浮现在他脸上。

    按了按太阳穴,起身上楼却并没有去卧室,而是径直来到书房,由于这些天被某人的遗忘而愤愤不平的丢掉了好些工作,现在、也该把这几天给他送来的资料合同好好看一看了,还有些需要处理的事也该处理一下了。

    你来我往之间,这个纵横商场的商界风云人物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蠢萌蠢萌的女人这么上心了呢?

    从小他忍别人之不能忍,做别人之不能做,学别人之不能学,说别人之不能说。小时候承受的一切,迫使他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不能再独立的人,冷漠的不能再冷漠的人。

    后来他十六岁留学归来,十七岁就一手创办了集团,也就是现在的傅氏。由于他对事不对人,做什么都雷厉风行,而且手段高明,脑子也十分灵活,不管什么事都可以处理的妥妥当当的,而且似乎还有一定的黑道势力,商场的人几乎是没人敢挑衅他的。。没两年的时间傅氏就被他做的声名鹊起,再世界上也是排名靠前的,可见他有多么厉害。

    这边祝家,好看的别墅大厅里,祝清浅一家人打着帮祝初雪管理家产的理由住在里面。茶余饭后间不知道怎么的就谈到了祝初雪。

    祝初雪的叔叔坐在棕色楠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报纸。

    祝初雪的婶婶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一边换着电视频道,一边对坐在旁边的祝清浅问道:“你们表姐不是已经放假了吗?怎么还没有回来?”一句看似十分关切的话语从祝初雪的婶婶口里说出来却是另一番感触。话语间丝毫没有关心,反而似乎还透露着一股子恶毒味儿。

    不难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正所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祝清浅眼里闪过一丝妒忌,上次明明已经约好傅阎了,谁知道她坐在咖啡店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只好灰溜溜的回家。

    又想起上次在图书馆外面看到他们如此暧昧的样子,心里就不是滋味。

    听着自己妈妈的言语,又有点不喜,毕竟她们不是祝家名正言顺的主人,而自己的父母打的什么主意她自然知道,虽然她不喜欢她那所谓的表姐祝初雪,但是像这种企图夺人家产的事,她祝清浅还是做不来的。

    看看自己妈妈,只好简单的回应道:“不知道!”又看了看时间,打了个哈欠,“不早了,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晚安,妈妈。”说完径直的走向她自己的房间。

    或许她能够猜到此时的祝初雪应该还在傅阎的床上,眼底又露出一丝鄙夷。但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甚至比祝初雪不堪的多!

    一大早,果然金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睡得迷迷糊糊的祝初雪,伸手在旁边的黑色木柜上摸到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吓得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傅阎皱着眉头看向她,问:“谁?”

    祝初雪诺诺的又坐下来,把手机转过去让好让傅阎看清楚。谁知道,傅阎一把夺过手机,接通,冰冷的腔调通过电话传递过去,金迪闻声被惊的腿一软,又仔细看看电话,没打错啊!忽然恍然大悟,道:“傅总要试镜了,晚了我可帮不了你的小情人了。”

    “我知道,等着!”说完“啪”的一声把电话关掉。柔声说:“金迪在外面等你,你去洗漱吧,衣服给你放衣柜了。”对待两人的态度真的是天差地别,看的祝初雪傻愣愣的。

    一切准备就绪,想想还是觉得应该去给自己的金主说一声,于是小心翼翼的跑到床前,小声的喊道:“那个,金主大人……我走咯?”

    听见祝初雪蚊子一样的声音,慵懒的睁开眼睛,淡淡的回答:“嗯,别紧张。去了后就听金迪的,放聪明点。去吧……”

    “好的,金主大人放心,我一定不会丢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