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诱人的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8本章字数:2086字

    看着祝初雪微微嘟起的嘴,粉嫩的光彩动人,像是一个果冻,看的人很想一口咬下去。

    傅阎眯了眯眼,感觉喉咙似乎很干涩,下意识的艰难的吞咽一下。该死,这女人怎么总是能勾的他不受控制。

    祝初雪还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丫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勾引人?”傅阎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低下头含住那人水润娇艳的粉唇。

    湿润的舌头顺着祝初雪的唇型滑过,“丫头,把眼睛闭上!”这丫头怎么接吻都能犯花痴?

    祝初雪刚想要“哦”一声,然后乖乖闭上眼睛。傅阎抓住机会,灵巧的舌头一下子就钻了进去,带动祝初雪的小舌一起在嘴里跳舞。直到祝初雪有点缺氧了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那个美味的容易让人沉迷的地方。

    祝初雪迷茫的望着他,看着他的食指放在自己有些红肿的唇上,用指腹轻轻揉了揉。

    “丫头,别这样看着我,如果你不介意我就在这里把你办了的话……”傅阎看着祝初雪,好笑的提醒道。

    然后坐回去,发动引擎,启动车子。

    祝初雪当然知道他说的就在这里办了她的意思,呆呆的点点头。把头望向窗外,祝初雪不喜欢关着车窗,所以只要她在,傅阎就会把车窗打开。

    她喜欢坐在车里,让风吹在自己脸上的感觉,那种感觉会让她觉得很舒服。

    “丫头,晚餐想吃什么?”傅阎看着前面的路况,同时问着靠在车窗上吹风的祝初雪 。

    祝初雪,转过头来看着傅阎。她记得她家金主大人做的东西可是很好吃的。

    然后满脸期待的说:“金主大人做的东西比外面的好吃,我想吃金主大人做的菜。”

    呵呵,这丫头竟然会喜欢吃他做的,反正也什么事。干脆去超市买了些祝初雪喜欢吃的排骨,还有牛肉。然后在随便买了些菜。

    祝初雪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的超大屏液晶电视,闻着从厨房传来的香味,冲还在厨房忙活的傅阎大声喊到:“金主大人,好香啊!”

    然后看着傅阎把饭菜端上桌,赶紧凑过去,贪婪的望着桌上的糖醋排骨和水煮牛肉。然后看着傅阎咽了下口口水。

    “吃吧!”同时把盛好饭的碗和筷子递给她。

    祝初雪面对着两盘菜,像是八辈子都没吃过的一样,狼吞虎咽的样子看的傅阎都不禁咋舌。

    “你慢点吃,我不和你抢。”说着只是把筷子伸向一旁的炝炒白菜。

    然后又舀了碗汤放到她面前,喝点汤,别噎着了。看着这样子,傅阎都开始怀疑这丫头在剧组有没有吃过东西。但据他了解,这丫头明明吃的香的很啊。

    没一会儿功夫,祝初雪就通通解决完了,双手撑着小脸,乐滋滋的望着对面的傅阎。

    才发现他好像一直都在吃旁边的白菜,撅着嘴边,“金主大人,你是吃素的啊?”

    傅阎也没功夫搭理她,淡淡的从嘴里吐出“嗯”然后继续吃饭。

    “那你干嘛还要买肉啊?”

    傅阎抬起头看着双手撑着头,一脸不解的望着他的祝初雪,他总不能说是知道她喜欢吃才买的吧,很没面子的。

    “看见了就买了。”顿了顿放下筷子,幽冷的目光看向祝初雪,“还有,我不是素食动物!只是忽然不想吃肉了而已!”像是在强调什么一样。

    “哦!”

    收拾好后,祝初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忽然想起金主大人之前好像生气了。

    偷偷瞟了眼慵懒的靠在沙发闭目养神的人,然后小心翼翼的扯了扯他的手。

    “金主大人?”

    看着他抬了抬眼,这才小心的问:“金主大人,你是不是在生气啊?”

    “嗯?”

    傅阎抬起眼皮,黝黑的深不见底的眸子望向她,“我像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嗯?”傅阎的语气拖上一个长长的尾音。

    祝初雪不由得打个哆嗦,谄媚的笑笑,“没有,金主大人哪像生气的人啊!”心里却想着,之前听他的话语,明明就很生气嘛!

    “你和那个叫莫言的,关系很好?”傅阎依旧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单手撑着自己的头,眼睛紧紧的盯着祝初雪。

    “不是很好,就是一般吧!”然后看了看傅阎有点发黑的面色,又赶紧解释,“但是金主大人说不能和莫言来往,我就没有和他一起玩儿了。”说完又偷偷的看了看傅阎,已经闭上了眼睛,没发现没有什么变化。暗自拍了拍心脏,金主大人最近好像脾气不太好啊!

    暗自下决心,还是先不要去惹金主大人的好。

    拿过放在透明茶几上的果汁,咬着吸管深吸一口,然后咽下去,甜甜的味道弥漫在嘴里,然后顺着喉咙一路往下。脸上扬起一抹笑意,不禁感叹道:“哇,好甜哦。”

    傅阎听见祝初雪满足的声音,睁开眼看了看,“我也要!”

    祝初雪疑惑转过头望着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东西,“那我去给你榨吧?”

    想了想,好像自己把冰箱的水果已经消灭完了。

    又十分歉意的对傅阎说:“可是金主大人,没有水果了怎么办?要不我出去买吧?”然后作势就要站起来,却被一双大手按了回去,“不用,我就喝你的。”

    这么晚了,外面哪里还有卖水果的,而且别墅离城里还有好一段距离。这丫头这时候出去,不是纯属找事儿吗!

    而且自己本来就是看中了她手里的,有哪里会想要一杯新的。

    祝初雪犹豫的盯着刚刚被自己放在茶几上的果汁,又看看傅阎。

    小心的拿起果汁递给傅阎。

    傅阎看着祝初雪递过来的果汁,然后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清冷的声音从嘴里传出,“喂我!”霸道的语气蹿入祝初雪的耳朵,脸颊微微发烫。

    小心的把装有果汁的玻璃杯拿的离傅阎更近一点。

    谁知傅阎含过之前祝初雪用过的吸管,深吸一口,“嗯……是还不错。”

    祝初雪呆呆的望着傅阎,那根吸管已经被她咬的很扁了,他竟然还是放进了嘴里。

    一瞬间,祝初雪脸蛋通红,赶紧低下头去不再看傅阎。

    祝初雪放好杯子,又坐回到沙发上老实安静的看电视,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