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再强的人也会累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8本章字数:2055字

    “是吗?”傅阎邪魅的一笑,看的祝清浅是心花路放的。

    连忙点点头,“是啊!不知道总裁愿不愿意和我们祝氏合作呢?”说冲着傅阎甜甜的一笑。

    即使她脸上笑的再清纯,也掩盖不了她骨子里的一种浪荡。

    傅阎看着她脸上清纯的笑,呵!这女人感情是想勾引哦!

    傅阎起身站到她面前,弯腰用手捏住她的下颚,微微上扬。

    “你……这是在勾引我?”暧昧的气息吐在祝清浅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粉红。

    此刻的祝清浅若是被别的男人看到,说不定想要压倒在身下好好疼爱。

    可是,她今天面对的却是傅阎!

    祝清浅看着傅阎脸上的笑意,以为他是看上她了,心里高兴极了。嘴上娇嗔一声,看似害羞的轻轻把头转向一边。

    “总裁,其实浅浅已经喜欢总裁好久了……”娇羞的声音从祝清浅嘴里吐出,好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

    “是吗?”傅阎嘴角挂起一抹讥笑。

    祝清浅点点头,像大多数女生告白害羞的模样。

    傅阎把头靠近祝清浅的耳边,淡淡的说:“你以为就凭你也能勾引的了我吗?呵!你太天真了。”说完直起身子想要走出去。

    祝清浅气还是忍住心里的怒气,温柔的喊住傅阎泪眼汪汪的望着他,“你喜欢祝初雪吗?”

    傅阎转过身子看着满眼泪水的祝清浅,似笑非笑的说:“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还有,现在请祝小姐回去吧。若是想要和我傅氏签合同,还请贵公司拿出些诚意来。我还有工作要处理,祝小姐请便!”

    说完大踏步的离开。

    祝清浅看着傅阎都走了,使劲儿的跺了跺脚,不服气的离开了傅氏。

    “傅阎,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说完眼里泛起一丝狠戾,“祝初雪,都是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跪着求我!”

    吴刚站在门口看着傅阎回来,赶紧跟着进去,“总裁,那位祝小姐说了什么?”

    傅阎瞪了他一眼,吴刚赶紧识相的闭上了嘴。

    看着吴刚那一脸好奇的样子,想想还是满足一下这小子的好奇心吧。

    “那位祝小姐说他父亲想要和我合作,接着又想要勾引我!”傅阎打开电脑操作着,像是在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一样。

    “就完了?”

    傅阎挑了挑眉,抬起眼来看他,幽幽的声音传来,“你还想有点什么?”

    吴刚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赶紧连忙摆手,“不敢不敢。”

    “对了,总裁!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然后恭敬的双手递过去。

    傅阎仔细的看了看文件,然后提笔流利快速的写下他的名字,刚劲有力的线条勾现出他好看的字体。

    “出去吧,我休息会儿。没有大事就先不要来打扰我。”

    吴刚拿着文件走出去,关上总裁办公室的门。

    傅阎趴在办公室不一会就睡着了。

    梦里他梦见那个蠢丫头,竟然敢大胆的闯入他的房间强吻他,甚至直接把他扑倒在酒店的床上,他感受着她的美好,竟然想要沉醉在里面。

    这时却忽然发现她不见了,就剩他一个人躺在床上。

    傅阎突然从梦里惊醒,“该死,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钻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傅阎抬起手揉了揉额头,收拾好东西,然后拿起外套开门!

    “吴刚?你怎么还在?”傅阎摇了摇头,有点诧异的问。

    吴刚双手自然下垂,看到傅阎出来,赶紧挺直腰板站的笔直,“总裁,我看你还没有出来,就在这儿等着!”

    “有什么事吗?”

    “哦,这是弥语拿来的,让我交给总裁!”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档案袋交给傅阎。

    傅阎拿过档案袋夹在腋下,“去把车开过来,回别墅吧!”

    傅阎拍了拍有点发昏的脑袋,吩咐着。

    吴刚点头,直接去开了车到公司门口,为傅阎打开出门。看着傅阎坐上去后才发动车子,平稳的开到傅阎的别墅。

    “总裁,到了。”

    吴刚小心的打开车门,看了看傅阎,“总裁,您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傅阎摇头,走下车,“不用,休息一下就好了。”

    然后就自己走了进去。

    吴刚看着傅阎的背影,心里不禁的觉得有点酸楚。

    “成功的背后总会要承受的更多,牺牲掉更多啊!”吴刚不禁感叹道。

    他知道总裁虽然很厉害,是强者中的强者。但是,他也是经常熬夜受累的。

    傅阎走进去闷闷的坐在沙发上,十分疲惫的样子。

    忽然发现面前递过来一杯白水,诧异的抬起头来,看着笑的一脸明媚的祝初雪。然后接过她递过来的白水,一股脑的全都喝了下去。

    “你怎么在这儿?不是回剧组了吗?”傅阎放下杯子,然后抬起头来望着站在旁边的人。

    祝初雪也不问他怎么知道她回了剧组,只是笑着。

    “金主大人,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祝初雪看着傅阎的脸色不太好,关切的问他。

    傅阎眯着眼睛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以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

    祝初雪又说:“金主大人,不要以为小病就不用去医院的,小病不尽早治疗的话也有可能会拖垮身体的。”

    “没事,就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这才忽然想起,金主大人昨晚一晚都没有上床,应该就是熬了一整个通宵吧,然后又直接去了公司,到现在才回来。

    然后又心疼的看了看傅阎,走上楼去,直接到浴室调好水温,把洗澡水放好。

    “金主大人,我把水已经放好了,你去洗个澡然后去床上休息吧?”

    祝初雪拍着傅阎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把他叫醒。

    “怎么了?”

    傅阎皱着眉头,困难的睁开眼睛望着祝初雪。

    “金主大人去洗个澡到床上去睡吧,初雪已经给你放好洗澡水了。”

    看着傅阎想要起身,赶紧扶着他一路来到浴室,然后给他准备好所有他需要的东西,然后就站在门口等着。

    没一会儿功夫,傅阎就打开门摇摇晃晃的走出来。祝初雪又扶着他到床上,小心的为他盖上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