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金主大人生病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8本章字数:2028字

    祝初雪下楼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看见里面还有一点青菜,“看来金主大人很喜欢吃青菜嘛!”

    拿出青菜,认真的放在水池子里认真的清洗,然后拿出菜板,放在上面切成碎渣。

    看着锅里的粥已经差不多了,再小心的把青菜渣放进去,加上一点猪油,放入盐和鸡精。

    “搞定咯!嘻嘻!”满意的看着锅里面的美味,想要打个响指,但是失败了。

    祝初雪小心的盛上一碗,端上楼,放在床边的黑色柜子上,想要等粥凉一点再叫醒傅阎。

    祝初雪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眉头始终皱在一起,就忍不住的想要伸手为他抚平。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喜欢看到傅阎皱起眉头的样子,感觉他像是有好多的烦心事一样。

    当手刚刚碰到傅阎的额头的时候,突然收回手来,惊呼道:“天呐!金主大人,你怎么这么烫?”说完又重新把手放上去,看看刚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真的很烫啊!金主大人,你发烧了!快醒醒啊,我们去医院好不好?”床上的男人好像很难受似的一手掀开了被子,露出刚劲有力充满诱惑的身体 。

    祝初雪使劲的摇了摇头,拍拍自己的脸,“祝初雪,现在不是犯花痴的时候!”然后又伸手拉过被子,小心的给傅阎盖上。

    就在盖上被子的那一刹那,傅阎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把握住祝初雪的手往下一拉,本来就重心不太稳的祝初雪被他一拉,就这样华丽丽趴在傅阎的身上,然后又被傅阎的另一只手环抱住腰,姿势好不暧昧。

    祝初雪挣扎了一会,发现毫无用处,忍不住的抱怨着,“怎么生病了力气还这么大啊!”

    “金主大人,你发烧了,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傅阎微微动了动,祝初雪趁机赶紧爬起来,继续拍拍傅阎的脸,“金主大人,醒醒啊!你都发烧了,该去医院了。”

    傅阎撅了噘嘴,小声的嘟囔着:“我不去医院!”

    “都发烧了,不去医院怎么能行?乖,听话,我们一起去医院好不好?”看着此刻的傅阎,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孩子。

    看着这样子的傅阎,祝初雪的声音更加温柔了,“不去医院,病怎么能好啊!”

    “我不去医院,不去……”傅阎似乎听见了祝初雪的话,小声的念叨着,眉头皱的更紧了。

    “好不,不去医院,不去医院可以了吧。”看着似乎很难受的样子,也不忍心再叫他去医院。

    祝初雪想起自己小时候发烧的时候,她妈妈都用凉水打湿毛巾敷在额头上,然后又用棉花沾着酒精在掌心处轻轻的来回擦。

    看着再次他掀开的被子,又好脾气的为他盖上。走到浴室打来一盆凉水,放在地上。把毛巾浸在水里打湿,然后又扭干,轻轻的撩起傅阎额前的碎发,温柔的把毛巾贴在他的额头上。

    起身出去找酒精,祝初雪翻箱倒柜的,终于在某个角落的柜子里找到一个急救箱。

    拿出里面的酒精和棉花,赶紧跑上楼。

    棉花沾湿酒精后,拉过傅阎的手,轻轻的来回擦拭着。

    然后又摸摸他额上的毛巾,发现热了就赶紧换。

    看着手里的棉花发现酒精一旦挥发了又赶紧重新倒一点酒精在棉花上。

    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夜。祝初雪实在熬不住了,一只手拉着傅阎的手,另一只手里还用镊子夹在棉花放在傅阎的手心,趴在床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傅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有点僵,轻轻地动了动,发现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一样。

    迷糊的转过头来,看着祝初雪趴在床沿上,一手拿着他,一手还握着夹有棉花的镊子。

    然后用另一只手去下自己额头上面的东西。

    祝初雪动了动,发现自己睡着了,赶紧坐起来,看着傅阎正看着她,“唔……你醒了啊?”又忽然想起傅阎还发着烧呢,赶紧趁站起来,左手撑起身子,右手附上傅阎的额头,庆幸道:“还好还好,烧已经退了。”

    然后拿回傅阎旁边的毛巾,放回盆里,把用过的棉花扔进垃圾桶,收拾好后,发现傅阎正看着她。

    祝初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上的头发,问:“那个金主大人,你饿不饿啊,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然后端起昨晚放在柜子上已经凉透了的青菜粥,想要出去。

    “不用,就吃你手里的那碗的。”傅阎看了看祝初雪端起的那碗粥,想必是昨晚做好想叫他吃的。

    “啊?这个已经凉了,而且是昨晚做的。”

    傅阎笑了笑,“没事,还可以吃的。不要浪费嘛!”

    祝初雪顿了顿,想着傅阎还生着病呢,不可以吃凉的。

    又说:“我还是去热一下吧,凉的吃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没多久,祝初雪就端着一大碗还在冒烟的粥上来放在柜子上,然后又拿出一个碗盛好,一勺一勺的喂到傅阎嘴边。

    傅阎看着她,他从小还没有被人这样服侍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他没享受过,后来长大了,每天忙着工作,很少去享受那些安逸的生活。

    后来遇到祝初雪,他的日子才多了一点生活的味道。

    傅阎看着她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问:“你照顾了我一整夜?”

    祝初雪傻笑着,“也没有一整夜啦,你刚刚不是看到我睡着了吗!”

    “困吗?要不要先睡一会,你都有黑眼圈了!”傅阎有点心疼的问。

    “没事,我想你应该从昨天早上到现在才吃了我刚刚喂你的那么一点点东西吧?”说着又把粥喂到他嘴边,“你先把东西吃完,在说话,好不好?你还在生着病呢!”说完看着傅阎点了点头,把喂到嘴边的东西咽了下去。

    就连这个只是被他包养的小丫头都能对他这么好,彻夜的照顾他,守着他。而他的父母呢?从小就抛弃他,家族里的人也不太待见他,直到他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一定的权势后,那帮人才舔着脸的来说要看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