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金主大人不是金刚不坏之身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48本章字数:2043字

    “金主大人,你吃饱没有啊?要不然我再去给你做点?”祝初雪看着已经见底的碗,生怕傅阎还没有吃饱似的。

    傅阎好笑的看着她,打趣道:“你以为我是你吗?吃那么多!”

    祝初雪又问:“那金主大人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昨晚发烧发的可厉害了,又不肯去医院,都快吓死我了。”然后又看了看傅阎,自己回答着,“不过看金主大人已经可以嘲笑我了,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

    说完,端起刚刚吃过的碗下楼到厨房清理干净,然后放回原地。

    她知道金主大人好干净爱整洁的,然后擦擦手上楼,去看看她的金主大人。

    “金主大人,你有没有觉得哪里有不舒服的?”祝初雪一脸关切的问着。

    傅阎摇了摇头,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你昨天怎么回来了?”

    “我昨天右眼皮一直跳,就想回来看看,我去爷爷那里看过了很好,然后又来你这里看看,没一会就看到你回来了,接下来的你都知道了。”祝初雪如实的道出来。

    然后又庆幸的说:“幸好我昨天回来了,不然金主大人怎么办?”

    看着祝初雪一脸庆幸的样子,问:“你很关心我?”

    祝初雪一脸理所应当的的样子,点点头说:“你是我的金主大人啊,我当然要关心你!”她的金主大人要是出了什么事,以后谁抱着她睡觉,谁给她找剧本,上哪儿去找这么帅还会给她做饭的金主大人啊!

    虽然金主大人的脾气有时候很不好,但是她还是很喜欢自己的金主大人的。

    傅阎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原来她之所以照顾他,仅仅是因为他是金主而已。

    “你确定不要休息一下?”傅阎再次问道,就算她是因为他是金主的原因才照顾他的,但是毕竟她还是照顾了一整夜啊。

    祝初雪笑着摇摇头,又忽然想起,自己下午还有戏。

    “那个金主大人,我下午还有场戏,我要走了。”刚踏出房门,又折身跑回来。

    “怎么了,什么东西忘了吗?”傅阎疑惑的抬起头问。

    “不是,我是想说,金主大人要是觉得身体有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不可以不管的。还有虽然工作很重要,但是还是自己的身体最重要。我说完了,金主大人,我真的走了。”说完一溜烟的跑出去。

    祝初雪一边走一边拿手扇着脸,“奇怪,今天怎么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啊!”

    又走出去好远,祝初雪才终于打到车,一路直飙剧组。

    “初雪,你去哪儿了,怎么还气喘吁吁的。”金迪看着祝初雪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祝初雪弯着身子,双臂支撑在膝盖处,大口大口的喘气。

    “金迪,我、我没迟到吧?”

    “还没有,你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快点去换衣服,然后让化妆师给你上妆。”

    “初雪,你怎么才来啊!大家都在找你呢!下次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导演看着祝初雪,略带责怪的说。

    祝初雪一个劲儿的直点头,连忙道歉“对不起导演,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了,一定不会了。”

    导演点头,“行了,赶紧去吧!”

    幸好祝初雪一下午都表现的非常好,不然导演非得念叨死她不可。

    祝初雪拍完戏收工的时候,偷偷的看了看导演,还好还好,庆幸的拍拍自己的胸脯。

    “看来下午的戏份拍的不错嘛!”金迪站在她的身后,轻幽幽的来一句。

    “啊!金迪你下次别站在人家身后说话嘛,很吓人的…”祝初雪再一次拍拍自己的胸脯,抱怨的看着金迪。

    “说,从昨天到今天都干什么去了?”金迪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盯着祝初雪。

    “我昨天回去看了看爷爷,然后又去了金主大人那儿,金主大人昨晚生病发烧了,我照顾了一整晚。”祝初雪坦白的全都说了。

    金迪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震惊的不敢说话。

    过了一会,祝初雪都以为金迪已经忘记这事儿了,才听金迪问,“傅阎竟然也会发烧?天呐!我一直以为他是金刚不坏之身!”

    祝初雪疑惑看着金迪,金刚不坏之身?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啊?”

    金迪一看祝初雪的表情就知道,这丫头对傅阎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啊。

    金迪拉过祝初雪走到一边随意的坐到地上,开始给她说:“傅阎,傅氏的总裁你知道吧,现在已经是世界前三了,你是知道的吧。”

    看着祝初雪点头又继续给她拓展知识,“不可否认,傅阎的确是个天才,特别聪明。但是傅阎能有这么大的成就,全都是靠他一点一滴的拼来的,他不算是富二代,但绝对是个年轻有为又有颜值的富一代。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他都在不眠不休的工作,生活也非常不规律,要实在太累了,就趴在办公室里眯一会,然后继续工作。用非常人的手段去达到他非常人能达到的目的。”

    “那他吃饭呢?”祝初雪歪着脑袋,疑惑的问。

    “吃饭?他忙起来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吃饭,助理拿着盒饭放在他办公桌上,偶尔吃上一两口,有时候是整天都饿着肚子工作,他想要把他的事做的好到极致,他就必须要牺牲掉一些东西。”

    金迪看着祝初雪津津有味的听着,继续讲:“后来,他遇到了祁绅,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很合得来,不管做什么祁绅都很理解,虽然嘴上不依不饶的,但是心里却十分看重傅阎,早就在心里把他当成了兄弟。每次真的傅阎忙的不休息不吃饭的时候,祁绅总回去死缠烂打的拉着傅阎出去放松,顺便趁机让他可以休息,然后拉着他去吃饭。傅阎也总是嘴上对祁绅狠巴巴的,祁绅心里比谁都在意祁绅。久而久之他们就成了可以随时谈天说地的人,不过傅阎的话很少,一般的祁绅叽里呱啦的说一大堆,然后傅阎就在旁边听。”

    金迪转过头看着祝初雪,笑着说:“不过这些年的确没有听说傅阎生过病,你说他是不是金刚不坏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