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宁可挨打不愿挨骂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50本章字数:2039字

    “嗯,你们先去酒店放行李吧!这是房卡,酒店就在那边不远的皓阳酒店。然后你们吃个饭还是就先过来大家一起对对词吧。”

    陈义康面带笑容的说着,然后把她们的房卡递给金迪,因为这些一般都是交给经纪人的好。

    金迪笑着接过房卡,“那谢谢陈导了,我们就先走了,您忙。”一边说一边拉着祝初雪走。

    “金迪,这个陈导怎么样啊?”

    刚刚看他笑的好像还挺善意的,应该不会很凶吧?

    金迪当然知道祝初雪问的是哪方面,好笑的看着她。

    “陈义康这个人难说,你做的好他就高兴,若是做的不好肯定得挨骂!”说着看了看祝初雪的表情,果然整张脸一下子就苦下去了,然后又笑着继续说,“不过……你可以不用担心,你演这部剧的校花绝对没问题。放心啊,你不会被骂的。”

    因为她之前看过剧本了,这校花,整个又是一傻白甜,圣母心泛滥的那种。祝初雪演这个角色绝对是个不二人选。

    祝初雪一听,果不其然,精神一下子就打起来了。

    “真的?不会挨骂?”祝初雪看着金迪,两只眼睛bling bling的(咘灵儿咘灵儿的)。

    “我的妹啊,我的亲妹。你别瞎担心了,你自己好好演他能骂你吗?”金迪真想对祝初雪翻个白眼,想想还是算了,顿了顿接着说:“你要是好好演,他都敢骂你的话……哼哼,我让他这部剧白拍!可以了吧?”

    别的她金迪不敢保证,但是要没事找事的话,她不仅让他这一部剧白拍,还会让他今后的剧都白拍,她这点儿实力还是有的。

    “哇……”祝初雪崇拜的看着她,“金迪你好棒棒哦,我放心多了。”

    祝初雪想了想,看着金迪,一脸严肃的说,“金迪,我告诉你个秘密吧?”

    金迪疑惑的看着她,“嗯?”

    “其实我不怕别人打我,我就怕别人凶我或者骂我。”祝初雪认真的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伤心。

    不过还是别聪明细心的金迪给发现了。

    金迪也是很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打在身上很痛啊,而他骂两句又不会痛。为什么你宁可挨打也不愿意挨骂呢?”

    “因为,打在身上是皮肉的痛,如果是骂的话,是心在痛。我不喜欢心痛的感觉。”祝初雪诚实的解释着。

    金迪看着她,原来只觉得她呆头呆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很多时候蠢蠢的。她现在才发现,原来祝初雪的内心是这样的。宁可挨打也不愿挨骂,却只是不想要心痛而已。

    由此可见,她很重视和她在一起的每个人,就算是没有太多交集的导演也是如此。

    难怪,难怪她每次拍戏都会问,会不会挨骂,导演凶不凶之类话了。

    顿时,心里的一处柔软就这么被祝初雪触碰到了。

    金迪牵着她,牵着这个比她小好几岁的女孩子。

    “别担心,不管怎么样还有我呢!我可是你的经纪人啊,就算这部戏我们不要了,我还可以给你接更多其它的戏。”金迪拍了拍她的肩膀,略带安慰的说,“你就负责演好你的每一个角色,剩下的就都交给我了。”

    祝初雪听着金迪的话,心里暖暖的,“好,我会演好我的每一个角色的。”说完对祝初雪甜甜的笑着。

    有时候,祝初雪真的就像是个单纯的未成年的孩子一样,听话,天真,善良,诚实,而且没有坏心思。她就像一张白纸,没有被沾染上一点的坏东西。

    金迪真的就想好好保护她,保护这个没有受到世俗污染的宝物。

    “到了,皓阳酒店,就是这了。”金迪看着匾额上的四个大字,有点古色古风的感觉。

    金迪拉着祝初雪坐电梯到五楼,看了看门牌号,“502,就是这里了。”金迪拿着房卡开门,“进去吧。”

    把东西放置好,然后两人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又回剧组了。

    导演看着重要角色都在了,才开始说,“我们拍摄的地点是S大,这里很符合我们这部戏的需求。今天下午,我们的任务就是熟悉剧本,然后可以适当的练习一下。明天我们正是开机!”导演大声的吼着。

    导演是吼得吗?额……那么大声应该算是吼吧。祝初雪默默地在心里想着。

    然后拿着剧本乖乖的坐在一棵垂柳下,认真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剧本。

    一个小时后——

    “喝口水吧!”一个男生拿着一瓶矿泉水递给祝初雪。

    祝初雪抬起头,诧异的望着那个男生。他好像是这部戏的男主角吧!

    想着才伸出手接过男生递过来的矿泉水,道谢,“谢谢你!”然后扭开瓶盖喝了一口。

    看了这么久,她确实有点口渴了。看着已经坐到她对面的男生友善的笑了笑。

    “我叫杨炎,担任这部戏的男主角。请多多关照!”杨炎自我介绍的同时又伸出手来做握手状。

    祝初雪看着人家都把手伸出来了,还是把自己的手伸出去友善的象征性的握了下。

    杨炎看着祝初雪继续看着剧本,又说,“要不我们一起来对对词吧?”

    祝初雪愣了愣,淡淡的点头,“好啊!”

    “同学,你撞到我了!”杨炎拿着剧本看着上面的句子,故作无奈的说。

    祝初雪赶紧回答,“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语气中可以听出真的是出自内心的抱歉。

    “没事,倒是你下次小心点!”顿了顿又说,“同学,我叫彦霖。”

    “哦。”

    “难道你不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季兰音。”祝初雪淡淡的答,语气里隐藏了一抹喜悦。

    杨炎震惊的看着祝初雪,夸赞道:“你的语气把握的恰到好处,你真的很不错哎 ”

    祝初雪一如往常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害羞的说,“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啦!”

    “真的,很棒。没有要奉承你的意思。”说着又怕祝初雪误会,解释着。

    他倒是真的没有要奉承祝初雪的意思,本来他以为祝初雪就是一个花瓶,就想过来看看花瓶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做女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