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小迪对不起你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0:50本章字数:2031字

    “我是南方人,南方的寒气重。就经常自家做火锅来吃,一家人围在一起热闹的很,好吃又可以驱寒。你看啊,这样把牛油倒下去,然后加上高汤,开大火,等烧开了,就可以把自己想吃的东西扔下去,等一会就可以吃了。”

    祝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演示着。在桌上垫上一张竹垫,然后把锅炉都放在上面,开到最大火。然后去把那些菜啊肉的整理清洗出来,装在碗里。

    “玥司,来端一下,放桌子上就好了。”祝老爷子喊着。

    等所有的菜都放好了之后,然后又把祝初雪的排骨弄出来。

    “来咯,雪丫头,你的排骨。”祝老爷子围着一条格格不入的粉色围裙,端着一盘糖醋排骨放在祝初雪面前。因为在座的除了祝初雪没人爱吃这个。

    祝初雪喜笑颜开的看着那盘让人流口水的排骨,“谢谢爷爷。”

    看着齐玥司和金迪都愣着,好笑的说:“你们愣着干什么,喜欢吃什么就往里面放,等一两分钟就好了,菜叶子涮一下就可以吃了。”

    “哦,这样啊!我第一次吃不知道怎么弄呢!嘿嘿”金迪恍然大悟的解释着。

    这才坐下来开始动筷子,夹起一片菜叶放进去,然后拿起来放入自己碗里蘸一点料,放进嘴里。

    “哇,好吃!”然后,下一个祝初雪出现了。

    她想,如果她生活在这里,肯定也会和祝初雪一样那么爱吃东西的。

    齐玥司也优雅的吃起来,他以前吃过,倒没有金迪那么夸张。不过……祝老爷子做的这个真的比外面的要好吃的多。

    以至于多年以后还是经常跑祝老爷子这里来吃火锅,不过那时候就不只是现在的这么几个人了。

    祝初雪吃完盘子里的东西也投入到火锅大作战之中。

    “我的!”

    “我的!”

    “算了,我让你们吧!”齐玥司收回自己的筷子,看着她们两个人目光凶狠的盯着两人一起夹住的最后一块里脊。

    “我的!放手!”金迪凶悍的对祝初雪吼道。

    祝初雪好像也吃定那块里脊了,好不松手,然后使出自己的杀手锏,好像金迪每次都会认输的。

    “金迪~你最好了……”祝初雪嘟着嘴可怜巴巴的望着金迪,嗲声嗲气的说:“就给我嘛~你最好了……”

    果然,祝初雪话都没有说完,就看金迪赶紧收回自己的筷子,无奈的说,“算了,算了,给你吧!”

    然后看着祝初雪一脸笑容,夹起那块里脊慢慢的放进自己嘴巴里,嚼阿嚼的。看的齐玥司和祝老爷子都忍不住的想笑。

    “小雪啊,我拜托你快咽下去了好吗?”齐玥司其实也想吃的,但不好和她们两个女的抢。但是看着祝初雪这样勾引他们,实在忍不住的想要她快点咽下去,别再折磨他们了。

    祝初雪傻傻一笑,看着金迪把脸都扭到一边去不再看她,听话的咽下去。

    一顿饭吃完,已经差不多下午快两点了,可以想象他们是吃了多久。

    齐玥司像个孝顺孩子一样,帮祝老爷子收拾桌子然后帮着洗碗

    金迪接了个电话,神色慌张的说:“爷爷,玥司初雪,我有点急事,先走了!打扰了!”

    “好,注意安全啊!”祝老爷子擦了擦手走出来对金迪叮嘱着。

    然后金迪就匆匆的开着她的宝马走了。

    “又怎么了?”金迪打开车载电话,有些生气又有点不耐烦的问。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金迪皱着眉头,生硬的问,“知道了!你先看着,我马上来!”

    然后直接挂断电话,脚踩下油门,加快了汽车行驶的速度。

    一栋看起来有些年代的老宅门口,已经有一个中年男人恭敬的站在门口。看着金迪的车,赶紧迎上去。

    “小姐,您总算回来了。夫人她……”男人说着,话语一顿。

    金迪皱着她好看的柳眉,“又发病了?”挑了挑眉,幽幽的看着那男人。语气里听不出一丝的担忧。

    “是,但是……这次似乎更严重了,一直在喊小姐你的名字。”男人低垂着头,不敢抬头看金迪的脸。

    金迪不再说话,抬步径直走到她母亲的房间。手握在门把上,顿了顿,好像有点害怕,害怕看到里面的情形。

    咬咬牙,红唇紧抿着,牙齿隐隐的要在嘴皮上。

    推开门,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躺在床上,双手双脚都被牛皮绳拴在床上固定住。地上是被她撕的稀巴烂的布条,有衣服有床单,能破坏的都破坏了被她扔在地上。杂乱不堪……

    金迪的眼里隐隐的含着一点泪水,抬手在眼睛上一抹,一步一步地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女人。

    “母亲……”她此刻除了这句话什么也说不出来。

    女人像是恢复了一点意识似的,缓缓的有些抽搐的转过头来看着站在床边的金迪,昏黄的灯光打在她身上,本来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的金迪,此刻看起来落寞极了,孤寂的样子看着实在惹人心疼。

    “小迪,小迪,你来了。母亲想你了……”女人看着她,眼角滑下一滴泪,落在白色的枕头上,留下浅浅的印记。

    听着女人的话,金迪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停地滑落,大颗大颗的落在地上,打湿了地上已经被撕碎的布条。

    跪在床前,哽咽的喊道:“母亲,对不起……是小迪对不起你!小迪不孝……”眼泪像断线的珍珠般落下。

    “对不起……母亲……”金迪握着女人的手,把头埋在软软的床榻上。

    女人笑了笑,安慰着:“小迪,我的好孩子。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母亲的,你是个孝顺孩子,母亲不怪你。”

    侧着头看着金迪埋在床榻上,双肩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好孩子,别哭了!母亲好久没有看你笑过了,笑一个给母亲看看好不好?”

    她说着,话语里的恳求,金迪听在耳朵里,心却痛的像是被被人捏住了一样。

    好久没有看过她笑了?她不是今天才笑过吗?哦,想起来了,的确,的确好久没有对她母亲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