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主角养废了六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3355字

    飞羽虽然被这个紫发少年抱着,但眼神还是看见了后面那片爆炸,这种威力极大的爆炸放射性,即使他们躲在树林里,也会被爆炸的威力所震伤。

    晚月在胸口一股甜腥之味快吐出时,赶紧一咬牙含在嘴里,抱紧了怀里的少年继续向前奔跑,跑到安全的地方,整个人跌倒的倒在地上。

    飞羽借着月光看着衣服上被对方吐满了鲜血,眼神冷不丁的望着那个紫发的少年,黑色的瞳孔里似乎犹豫着一丝挣扎,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对方的额头上。

    一阵白色的图案在他们的脚下突起,图阵一会儿便消失于土壤之中,主仆契约豁然达成。

    神兽固然会签订主人,可他不想签订那个心机略大的女子,眼前这人干净利落,还冒着危险救自己出来,他宁愿和这人签订主仆契约,也不会和那女子签定。

    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主动签订了主仆契约,况且还是终身性的,主人的灵魂转世,他也会跟着主人的灵魂一直追随。

    系统,默默在空间里看着这一切,肥肥的肉嘟嘟脸颊上裂开了笑容。

    ……

    “哥哥……”

    沐子明眼神危险的看了看门口站立不动的黑发男子,他握紧的拳头都快要捏爆。

    无论谁一大早醒来,看见自己心心念念担心的人被别人抱在怀里,还受了伤回来,绝对是静不下来的。

    “咳咳……”

    晚月只感觉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喉咙也干的要命。“水……”

    “哥哥是想喝水了,马上。”沐子明看着床上虚弱的人,艰难的说出一个字,赶紧将放在桌子旁边的茶水,倒了一杯轻轻放在晚月嘴边,看着对方一点点的喝下去,紧绷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松懈的神情。

    “子明……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晚月一阵懵逼,自己不是在山头吗,貌似还救了一个好像是什么神兽来着的人,自己好像眼前一黑,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是怎么回来的,子明。”

    沐子明一听到这个脸迅速黑下去,将故意遮挡住的人,给露了出来。

    “是你呀!多谢了。”

    飞羽眼里闪烁着一种轻快的东西,不过还是赶紧单膝跪地,露出属于神兽对于主人的忠诚。

    “主人!多谢主人救命之恩,吾已经和主人签订契约,从今日起终身陪伴主人,不管灵魂异世。”

    “你说啥?你和我签订契约了(╥╯^╰╥)”晚月靠在枕头上,有那么一脸的懵逼,这么屌炸天的事情自己竟然不知道,还迷迷糊糊被对方给签了契约。

    感觉好惋惜哟……

    系统君刚吃下去的瓜子一颗卡在喉咙上,猛咳了一阵才吐出来,非常不矜持的,对着宿主大人吼着。

    【宿主大大!还惋惜个屁,你这是捡了大便宜,你知不知道,今后不论你去哪个系统做任务,这小子估计也可以跟着去。】

    “还有这么神奇的功能,他也可以跨越位面吗?”

    系统君一脸默默的惋惜。

    【人家上古神兽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肯定也是跨越位面跳跃到这个世界来的,想去哪里自然是可以的。】

    沐子明看着自家哥哥醒来后脸上奇怪的表情,整个担心的神情就更加严重,这哥哥不会是受伤,脑子出问题了吧,虽然他以前也经常看见哥哥脸上摆出不同的表情,但今天的好像有些多。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还跪在地上没有站起来的飞羽,心里一直默默的瞎想着,认为主人肯定是看不起自己,毕竟这个世界对黑发的人是有着歧视的,听见主人问自己名字,整个绝望的脸上绽出了笑容。

    “主人,吾乃飞羽。”

    “飞羽呀,名字真不错,你就别跪着了,起来吧。既然你打算跟着我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不用那么拘束随便找一个地方坐就可以。”

    一听这家伙要留下来,沐子明本来就漆黑的脸上变得更加黑,整个泛着危险的眼神冷不丁的盯着飞羽,恨不得将对方大卸八块。

    自己好不容易和哥哥的感情有那么一点进展,竟然还来个插足的。

    ……

    一阵罐子被摔破的声音,闺房外的下人们,个个惊恐的退后,都不明白公主这好端端的突然发什么脾气。

    可把他们这些下人给急坏了。

    “哪个混蛋,竟然敢和我作对,被我逮到一定饶不了他,毁了我的炸弹制造房,竟然还偷走了我好不容易抓到的神兽!”

    戈漠乍乍呼呼的又是一阵摔,整个人气得坐在地板上,头上的凤冠凌乱不已,但丝毫不影响她现在懒散的气息。

    她花了重金才炼制的炸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陌生人给毁掉,这口气她实在是咽不下。

    “暗一!”

    冲着门外喊叫一声,屋顶上迅速飞下来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单脚跪地,裹着面巾的脸上只露出一双凌厉的眼神,低着头,听命公主的吩咐。

    “去给我查,看看是哪个胆子大的敢和我作对,我要抓活的。”

    抓回来,我要一层一层抽了他的皮,让他尝尝现代的十大酷刑的折磨。

    “是!”

    黑衣人得到命令,很快就消失在房间当中。

    即使这样,她还是硬不下这口气。那可是上古神兽呀,好好的一只神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别人拐了,这口气,她怎么咽得下。

    不行,她得去找主角,毕竟刷好感度这事情可不能耽误,到时候搞不好自己就完蛋了,她也知道剧情没有多久,这个王朝即将被黑发一族所统治,而统治他们的便是主角沐子明。

    ……

    黑衣人从隐蔽的树上跳下到灰堆里,已经被炸成残骸一般的炸弹制造处,此刻只剩下一堆被烧得腐烂的尸体和木材。

    黑衣人裹着鼻子,在灰堆里细细观察,尽管他已经非常小心翼翼,衣服上的袖子还是被燃烧着的木炭烫了几个洞。

    暗一,是三年前被公主从贫民窟买回来的,公主给了他想要的生活,不让他再受那些乞丐的欺负,他便发誓誓死也要效力于公主。

    可如今的公主一言一行,给他的感觉很怪,就好像在密谋许久的行动一般,总是会暗地里派出所有下人去寻找一些他们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东西。

    布鞋踩在灰堆里,突然触碰到一团铁链,铁链被锐利的利器给割开,捆绑的东西已经不翼而飞。

    暗一有些皱眉,这玄铁一看就是拿来捆绑人的,可公主要拿这个来囚禁谁?他想不通,但这个也不是他该想的。

    转悠了一圈还是没有什么线索,正准备打算放弃,在不远处的草丛中发现了被割破的布料,好像是有人从这里走过去被树枝给刮下来的。

    捡起那块白色的布料细细打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将它放在身上,到时候可能会有线索。

    ……

    白天的时候,沐子明一般都会去书院,或者借着去书院的假号,跑到自己的帮派密谋着兄弟们组织一些,诡异的活动。

    可今天他硬死也不会去的,坐在哥哥的房间里,只要哥哥稍有一点不舒服或想喝什么,他都会勤奋的屁颠儿屁颠儿去拿。

    其实他就是不想让那个叫飞翔的男人对哥哥有趁机可为的机会,所以像一只监控器一般,全程几个小时都坐在房间里,不离不弃。

    晚月盖着棉被下的脚有些僵硬,他真想出去走走,真不想躺在床上,不就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吗,有必要,搞得好像生死离别一样……

    “子明,今天怎么不去书院了?”

    “我要留下来照顾哥哥……”

    看着弟弟担忧的笑容,果然取悦了这个从小没有爱的晚月,被对方一句话就给说的心里满满的幸福,弟弟果然还是关心自己的呀,躺在床上,笑得跟朵花似的。

    飞翔全程站在门口,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神兽不吃东西也是可以的,他所吸收的是天地之间的灵气,也幸好他们住的房子比较靠山,山间浓浓的灵气,他站在房间里也可以任由吸收。

    “子明,我感觉要变天了,到时候不知道这个地方还安不安全……”

    沐子明坐在茶几边看着诗经,手上的动作就是一抖,抬头看了看哥哥躺在床上,神情忧郁的眼神,就知道哥哥肯定什么也不知道,只是被外面慌乱的谣言给影响罢了。

    “哥哥放心吧,咱们这里肯定不会被那些人给波及的。”毕竟那些人都是自己的手下,搞事情搞到自己家来,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沐子明当然不敢把这种话说出来,12岁半天真的少年脸上,其实那层皮囊之下,心思歹毒的何其冷静。

    “子明,其实这样也好,如果黑发一族统治了这块地方,你们就不用活着那么辛苦了,可以得到一丝尊严……”

    沐子明震惊的,差点把书掉在地上,他从未想过哥哥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哥哥明明是紫发一族的人,竟然还愿意这块地方被他们所统治,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一丝尊严的活着。

    他的心脏有些抽痛,任由自己的计划,却从未考虑过哥哥的感受,哥哥和自己是不同种族,不管这块地方被谁所统治,对另一方来说都是有所伤害。

    他不想看着哥哥那么辛苦,他想让哥哥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受自己保护,而他的心也是这样坚定着。

    “那主人你了……到时候你就会沦为这块地方的奴隶……”飞羽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走了进来,眼神坚定而又冷冽的望着躺在床上的人。

    “我……我其实没什么的,到时候要是被欺负了可得靠你们了。”晚月笑着说的风轻云淡,殊不知听在对面两个人的耳朵里有多么的刺痛。

    这个世界上谁也不愿意沦为奴隶,特别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争,这种谁论为了奴隶就要被欺压的感受,是每个种族都不愿意看到的。

    放心吧,哥哥,到时候我来保护你。

    沐子明眼神坚定得可怕,手上抓着的诗经都已经被他戳破了几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