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黑化树妖5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3551字

    寻青疑惑的看了看便毫无关系的转身,继续用一只机械手臂,和一只健康的手相互协助清洗着青菜。

    “白白!下次有出发任务,你不能先提醒一下吗!”晚月在内心发飙的咆哮,每次受这种突然袭击的惊吓真的很不好受,感觉心脏有种秒秒钟要停止跳的节奏。

    【谁让你叫我白白,本系统可得至高无上的新研发产品,我的代号你又记不住,我才不要那么丑的名字。】

    “你全身毛都白的,我不叫你白白叫你啥?110实在是太难听了!”晚月非常不爽的拍掉衣服上的污渍,半边脸已经被泥水给污染了,只好拿着左边干净的袖子擦了擦。

    整个人已经成了一只泥汤鸡,跌跌撞撞的走到河边,结果看了看好像是在上游,白发少年就在不远处洗菜,她要是这样洗,估计会把那菜给污染了。

    又拖着湿漉漉的身体走到下游,小胳膊小腿扎到水里,开始清洗身上的污渍。

    一直在一旁洗菜,沉默不语的白发少年,蓝色的瞳孔闪烁着异样的神情,那个幼崽好像是怕自己的污渍弄脏了这菜,所以才移去下面……

    这个世界是一个很冷酷的地方,很少会有陌生人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晚月佯装在认真清洗手臂,其实眼神一直打量着那个白头发的人。系统告诉他对方是上古邪神,虽然她不明白邪神是什么,但总觉得与对面岸上那位白发少年相差甚远。

    【大大……快点去收货……随机任务发出时间不是很长……】

    “你不早点说!”后面全是某人的咆哮,赶紧麻利的爬上岸,下半身湿透了,一路滴答滴答的滴到白发少年身旁。

    晚月伸出手向对方示好:“那个你好,我叫晚月……”

    寂静的一分钟过去……

    在寂静的五分钟过去……

    晚月尴尬的收回了手,强行摆出笑脸的脸颊上,已经僵硬了。

    “寻青……”

    晚月已经做好了被关小黑屋的准备,没想到对方竟然豁然的回答了自己。

    这高冷莫测的人还比较难相处,不过好像是天生的面瘫,因为她看见对方抬头时那蓝色的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神情,表示对方的确在打量自己。

    晚月赶紧将长长的袖子挽好,把旁边一箩筐的青菜,费力的拖了过来,反正下半身的裙子已经湿了,便直接跳进水里,一起清洗。

    寻青三千银发倒映在水面上,又被霍然的水波给打乱,清澈的小溪里游鱼可见,有些还淅淅沥沥围住了晚月苍白瘦弱的小腿。

    晚月可是生活在都市里的女孩,从未见过如此接近大自然的美景,手上握着的青菜僵硬在空中,两颗圆溜溜的眼睛兴奋的盯着在亲吻着自己脚皮肤的鱼。

    “你喜欢?”

    寻青不淡不咸的声音,并没有透露出多少的激动或者异样。

    “颚,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鱼离我这么近,很好奇,他们不怕吗?”

    以前她也去过海洋生物馆,那些鱼儿都是被隔在玻璃里面,根本无法靠近,更别说像这样有触感的接触了。

    寻青利落的将一筐菜洗好,盘腿坐在河边,看着对面娇小的人全身的衣服湿透,渗透出里面瘦弱的肌肤。

    他从未见过如此娇弱的幼崽,脆弱的宛如轻轻一碰就会致命,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对方没有戒备了。

    寻青的右手不仔细看的话不会发现那长袖之下是一只机械手,迅速快捷利落的插入手中,几条泛白的银鱼,条条插在对方的手指上,还在不停的摆着尾巴。

    “给。”

    晚月被对方的举动给洒了一脸的水,才抹掉脸上的水珠,就看见对方修长的手指上插着一条条鱼,不过画风有些怪,那手指怎么看起来像机械手臂……

    “给我的……”

    晚月小心翼翼的将一条条修长的鱼从寻青的手指上扣下,小鱼虽然已经被穿破肚皮,可还是生命力顽强的在晚月手掌上活蹦乱跳。

    晚月赶紧将肚皮上的外套卷起来,直接放到衣服里包裹着。

    寻青眼神不眨的倒吸一口凉气,直勾勾的望着少女露出来的皮肤,粉白的肚皮上流露着一滴水珠,诱色可餐。

    他虽然是军部的玩物,可从未对任何士兵动过真正的感情,有的只是被对方玩弄所剩下来的怨恨,眼前的少年是他从未见过的形象,他觉得对方和自己很像。

    瘦弱力量薄弱的战斗力,不用想也知道对方在这座城市地位降低。

    “小月!”

    在两人愣神之际,竹林不远处响起了一个少年着急的呼叫。

    晚月昂着脑袋一抬,就看见汗水吧啦的黎渡顶着弱不禁风的身躯,一步步极快的向自己这边奔来。

    “黎渡,你们训练完了,罪人是不是好恐怖,他有没有惩罚你?”晚月可不会忘记罪人最讨厌的就是树妖,他可是好几次趴在厨房窗户上看见罪人,有事没事就故意利用队长的身份,欺负黎渡。

    “没有,队长很厉害。他说我如果继续加油的话,下一季的保卫战,我也可以跟随真正的士兵离开城池,保家卫国了。”

    晚月看了看少年弱不禁风的身躯,对保家卫国的四个字有些呲之以鼻,努力忍住笑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别太勉强,保家卫国什么的就算了。”

    黎渡蹲在河边赶紧将河里的人拉了上来,只看见对方全身湿漉漉的,胸口到肚子上小腿粗的衣服还若隐若现,瞬间眼神黯淡了许多。

    他早就瞧到旁边白色头发的人,打入部队这么久,或多或少,他也听过关于这位少年的流言蜚语。

    不就是一名军妓,而且还是首长从东区玄冰首长那边埋尸洞里捡来的,首长并未打算救这位白孔雀族的少年,对方硬是死缠烂打不惜砍掉了自己一条手臂作为保证,绝对不会出买陨殇之都,玄色才将对方带进厨房之地。

    寻青丝毫不回避黎渡眼神挑衅的打量,他知道自己低贱,甚至在这座城市已经臭名远扬,若是以前他肯定会默默的无视对方的眼神,可现在却不一样了。

    就算他再怎么不堪,可还是会有像晚月这样值得交朋友的人闯进他心里,他发现心口渐渐有了活动的血色,好像活着有了目标一样。

    “哦,对了。他叫寻青我的朋友。”

    “寻青他叫黎渡。”

    晚月简单的给两个人做了介绍,赶紧将揣在衣兜里的鱼放在菜叶上。

    寻青眼神炽热的望着晚月,他刚才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了朋友两字,对方竟然把自己当成了朋友,这是他在这个城池生活了多少年,麻木了不知多久,听到了一句让他暖心的话。

    “晚月……”

    “嗯?”晚月疑惑的望着白发少年扯住自己的手臂,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

    黎渡强行挤在两人中间,拍开了那只肮脏的手臂。

    “他是军妓子,罪大人让我们远离他……”黎渡害怕自己这样的行为,会在对方的印象里留下不好的记忆,怯生生的开口为自己辩解。

    “军妓子……”晚月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对方可是一个男的,她又猛地拍了一下脑袋,这个世界可没有女的。

    一个男的是军妓子,其实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吧。

    反而看对方的眼神,带着许多同情。

    【叮——成功收获上古邪神寻青,奖励魔法卡一张。】

    晚月一脸蒙蔽,耳畔的声音震得她脑袋有些疼痛。

    她可是什么都没做呀,怎么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收获了?

    【恭喜大大,成功收获一枚上古宠物。】白白在系统空间里高兴的,玩弄着刚刚奖励下来的魔法卡,这可是一个好东西,魔法卡可以作为交换物质,转换成另一种物品。

    “可我什么都没做呀?”晚月有些糊里糊涂。

    【大大,你快看你的手腕,寻青趁你还没反应过来时在你的手上下了契约印记。】

    经过白白这提醒,晚月抬起右手腕,果然看见手腕处有一个黑色类似于孔雀羽毛的图案。

    黎渡此刻也注意到了对方手上的图案,整个脸上泛起杀气。

    “你对她做了什么?!”

    寻青自顾自的拍了拍衣服上的水珠,丝毫不应对方的询问,心情略带不错的将一篮子的菜拿好,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黎渡,没关系的不就是一个图案,我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咱们就别计较了……”反正还不是自己挣到了,晚月赶紧劝阻有点暴动神情的黎渡。

    “可是……”黎渡很讨厌那只白孔雀,孔雀妖族的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所以陨殇之都的人才会对他们厌恶至极。

    “走吧,下午你们还要训练,赶紧去休息,罪人那家伙太狠了,每次都让你们站在太阳底下……”

    晚月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训练方法,总觉得那像惩罚。

    “呵呵。”黎渡原本气愤的心情,在晚月双手不自然的挽住自己手臂时,整个秀气的脸颊一红。

    ……

    下午,太阳比平常还要毒辣几倍。

    晚月在曼吉的安排下将新鲜的肉,一片片切好,放在调料里搅拌。

    从彤是素食主义者,所以他根本不会弄这些东西,看着那血淋淋的肉块,整个人就忍不住躲在墙角吐了。

    “真是没出息!”

    每到这个时候,曼吉毫不遮掩的朝角落里屁股上有一个短尾巴的家伙送去一脚,再一脸嫌弃的讽刺。

    “厨长……”从彤红色的瞳孔里瞬间眨巴眼泪,这种事情又不能怪他,兔子本来就不吃肉。

    “你每次都这样,人家本来就是兔子……怎么可能和你们蛇相比……”

    说着他更加露出疑虑,眼眶里的泪水也没在打转,语气好奇的问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晚月。

    “晚月,你是什么妖族的。我竟然看不出你的本形?”

    从彤虽然不擅长战斗,可法力也不是那种低的连保命的能力都没有的妖,自己思量了一下,看个妖的本形还是可以的。

    眼神更加疑惑的望着晚月,自从这家伙的到来,他貌似都还没有瞧过对方的本形。

    晚月腌制肉片的双手一抖,她可以很肯定这具身体就是人类,可却不明白这身体的本形是什么,毕竟她还没有细细想过这一点。

    抬头,只发现两股视线瞄着自己,咽下一口气,胆颤惊心的回答。:“我……是……人族……”

    世界仿佛安静的许久,从彤红色的瞳孔眨巴眨巴。

    曼吉也是同样的动作,大脑还非常认真的思索一帆。

    “不知道。”

    “我也没听过……”

    两个人回答的干净利落,对于从未听过的族群丝毫不感到惊讶,只是有些失望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