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黑化树妖6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3172字

    从彤搅拌了一下蔬菜,赶紧将放在冰块里冷冻的水果提了出来。

    “晚月,你那也快好了,帮个忙呗。”

    晚月瞧着从彤精打细算的小眼神,不用想也知道,对方又是想让自己跑腿。

    便无奈的点了点头。

    “把这水果送去城主可好?这是首长亲自选的。”

    从彤刚从冰水里捞出来的水果接触到炎热的空气,冷气迅速散发开来,白蒙蒙的烟雾从水果上浮起。

    “可我不认识城主府的路……”

    “额……”这可就不好办了,从彤抓了抓一把头发,又看了看正在厨房外拿着斧头劈柴的白发人影。

    “让寻青给你带路,早去早回。”免得在路上碰见麻烦,从彤忽悠着晚月赶紧出门,将放在篮子里的水果用帕子盖好,他并没有告诉对方,寻青在这座城池可是经常碰到麻烦的。

    晚月提着一大箩筐的冰水果,费力的迈着脚步走到放了一堆柴火的石板路外。

    寻青银白色的头发扎着鞭子,圈在脖子上,额头上的几丝刘海在汗水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秀气。

    “寻青……”

    寻青早就听见脚步声,只是没有抬头而已。

    晚月将寒冷的水果放在脚边,走近了才发现劈柴的人脸色潮红,这火热热的毒辣太阳,把面前的男子晒得汗流不止。

    “停下了吧,我要去给城主送冰水果,不知道路,你可以帮我带一下路吗?”

    寻青蓝色的瞳孔忽闪一下,他不是没有听见厨房里从彤理直气壮指名要他带路,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问自己一句,这种被人尊重的感觉让他心里很舒服。

    心情也好了许多,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看错人,和这个人签契约绝对不会后悔,笑了笑,将斧头靠在墙边,将缠绕在脖子上的银发梳理下来。

    “嗯。”

    寻青本就是那种不擅长表达语言的人,看着晚月提着一大箩筐的水果,有些艰难的前行。

    直接走过对方身旁,用着机械手臂轻轻一捞,并将那一套水果挂在自己手臂上。

    手上的东西被夺走,晚月吃惊了一下,但是觉得这人挺好相处,一点也没有系统说的那么可怕。“谢谢!”

    两人迎着火辣辣的太阳,才离开厨房就被晒得汗水不止,不远处的泥土操场上,刚成年的妖族士兵,正在威武的操练者。

    站在指挥台上威风粼粼的罪人,手握一柄一米长的长刀,立在泥土里,眼神像10万伏特的电泡般,扫视下面众兵头顶。

    黎渡手握着弓箭,眼神锐利如猎鹰般瞄着靶子,箭在弦上,随即出发。

    可他的眼神突然发现了,走在操场不远处的一条石板路上的晚月。

    硬是没有听见指挥官说放箭的指令,眼神冷冷的望着一黑一白的人已离开,手中的箭羽被他捏得变形。

    这个世界,本就没有女性。男男之间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当两个人相爱,决定需要一个后代时,便会协同来的“汝”树下,两人寻找一颗自己满意的果实,共同将精血滴在果实上。

    那颗果实便会在两年之内孕育出,爱的结晶。

    从他被同族殴打逐出族群开始,他就认定了那只温暖的手,决定这一辈子要守护的就是那个人,虽然对方柔弱甚至武力之势差,可他依然喜欢晚月。

    紧握着手中的箭,将所有的怨恨或者不满的力量都融合在这只箭上。

    空中传来“嗖”的一声,一只小小的箭头射穿了靶子的红点,穿透牢牢地板子扎在靶子后面的石缝里。

    罪人眼尖的发现了这边的蹊跷,黑色的瞳孔里透露着赞赏,这个少年是一个可塑造的厉害角色,将来一定会成为陨殇之都下一届的勇士。

    只可惜怨气太重,双眼里面的怒气太深,只怕不好好引导,可能会走向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黎渡!不听指挥官指挥,围绕操场20个圈。”

    罪人命令一下,许多同样与黎渡是一个队伍的士兵,纷纷替他打抱不平,明明对方已经射中靶心,可还要被惩罚20个圈。

    觅槐漆黑的皮肤,打着浓浓的汗水,他有些不满意指挥官这样的安排,黎渡长得瘦弱又俊俏客气,实在是看不出它能承受20个圈的压力,便担忧的询问着站在他前面漠不关心的人。

    “要不要,我是向指挥官求情……”这20个圈跑下来,就他那瘦弱的双腿不废也得残,觅槐实在是看不过去,可心里更加心疼。

    紧握着手中的弓箭,一次一次的警告自己,你不能这样,你背负着整个虎族群的希望,来到陨殇之都成为勇士,不可以在羽翼还未长成之际就被拔掉羽毛。

    紧握的双手,在看着瘦弱的少年墨绿色的头发飘逸在操场上时,强行紧紧的松开。

    ……

    离开了北区军营训练区,走出巷子是一条长长的石板街道,石板街道的另一边,则是一直和北区抗衡相互抵制的东区。

    两个区域的人穿的衣服是不一样的,东区所有人的衣服都是蓝色带着条纹的花边,头上还绑着一根细带。

    北区的服装大多呈现紫色,滚边是白色的没有任何条文,头上也不会细的带子,只是有些长头发的人,会有一条紫色的发带捆绑头发。

    此刻寻青长长的银白色头发就是用一根紫色的发带系着,那种宛若嫡仙的美感,走在大街上都有一股引人犯罪的趋势。

    晚月咳嗽一声,紧紧的跟着身高有些偏高的寻青,朝着石板路一直向前走,不远处的尽头则是城主府的牌匾。

    “寻青,为什么你的头发是白色的?”

    寻青默默的走着,其实一直都在观察身旁的少年,少年看似柔弱,可眉间带着笑意,声音也和他们不一样,那种声音带着柔和有一种婉转的气息。

    一点也不像其他人的声音浑厚磁性,或者就是沙哑干涩。

    “白孔雀族……”

    回答的简短利索,晚月呆呆的点了点头,走了两步,整个人惊悚的看着旁边的白发少年。

    白孔雀,白孔雀呀!

    这可是国家保护动物,她都没有见过,毕竟不是所有动物园里都养着白孔雀,有生之年能亲眼看一看就好了。

    寻青自然发现了对方的激动,正常人听到不是应该很排斥吗?他有时候觉得身旁的少年古灵精怪,让人猜不透她的想法。

    “寻青,你一定长得很漂亮……”晚月说完只看见对方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快,立马想到了这句话,并不是表扬的意思。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想错。在我的家乡白孔雀是神圣的存在,她们漂亮美丽我家乡的人都非常喜欢白孔雀。我也喜欢。”

    他第一次听见这种赞言,世界上真的有这种地方吗?他们不排斥白孔雀,甚至喜欢上这种虚伪的颜色,红润的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即使有他也未必有机会去看。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说你?”晚月赶紧闭了嘴,低头手挽着手又看了看右手上的黑色孔雀图案。

    “没有。”

    “你说什么?”自己刚刚是不是听见对方说没有了,晚月疑惑的抬头却发现对方停下了脚步,甚至压低了身高朝向自己。

    对方热气的呼吸,铺洒在自己脸上,晚月瞬间脸红脖子粗,这是对方长得太好看了,白皙的脸颊和修长的睫毛,还有那张红润的嘴唇,都让她看得浑身燥热。

    不想入非非都难。

    “你真的喜欢白孔雀?”仿佛是在询问对方的意见,又好像在博得一种同意,眼神里范起固执和一丝挣扎,仿佛在期待对方说是。

    晚月没想到对方那么在意自己这句话,可是21世纪白孔雀本来就是比较受欢迎的,那也算一种珍稀物种。

    孔雀自古以来都很漂亮呀!

    “喜欢!特别是它们的羽毛好漂亮,在我家乡的时候我一直很想去看,可惜那时候没钱……喔!”

    后面的话被一个温热的吻给堵住,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活生生被对方给亲了!

    晚月脸红的跟个猴子屁股似的,呆愣在大街上,她能敏锐的捕捉到街道两旁路人奇异的眼光,有些带着鄙视和不削,有些直接冷漠无视。

    离开那个又软又香甜的嘴唇,寻青不削的看着对方呆愣的神情,对方果然是说说而已,看吧,被自己的亲了同样反应不过来,还不是一样,不敢去承受路人鄙视的神情。

    心里有一股失望的疼痛,可这点疼痛对于长年遭受迫害和欺压的他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

    “这样你还喜欢吗?”

    晚月保持那种僵持的姿态还没反应过来,这跟喜欢白孔雀有毛关系,算了她也不计较对方亲自己,她现在的任务是赶紧把冰水果送到城主府上。

    晚月气鼓鼓的瞪了对方一眼,抛下一句狠话:“喜欢!我这一辈子都喜欢,关你何事!”

    这下轮到寻青呆愣在女孩身后,她说喜欢,难道她没看见路人那种不削和厌恶的神情吗?还那么执着的喜欢?

    跟上疾步走在前面的女孩,寻青整个人有些朦朦胧胧心口也砰砰跳个不停,拎着快要没有冷气的水果,赶紧跟上女孩。

    可才走了几步,迎面来的袭击让他措手不及。

    被一拳打飞出去,刚好砸到路边一个兔妖老头的摊上,摊上的蔬菜被他砸烂,脸也因为那力量雄厚的一拳左半边脸红肿了一块,嘴角还流着鲜血。

    闻言动静的晚月,原本还在生对方亲自己的闷气,只听见系统在大脑里响起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