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黑化树妖7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1本章字数:3492字

    【警告警告!上古邪兽寻青即将黑化,现黑化数60%。请宿主阻止寻青黑化,不然无法在此位面进行任务。】

    这都什么跟什么狗屁,晚月看了一下大脑里的三维图像,那60%是什么东西,还黑化。

    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剧情吗?

    【大大,虽然被神所抛弃的世界没有剧情,可不代表黑化邪兽就没有摧毁这个世界的能力,我们要阻止一切会破坏位面的威胁存在。】

    “说的倒轻巧,就我这瘦胳膊瘦腿,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你让我拿什么和他们拼?”

    【不是还有魔法卡吗,大大等一下马上传过去。】

    晚月站在围观群众外围,虽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可那一声声打在肉上的闷哼声,让她不仅担忧寻青有必要这么容易碰到麻烦吗……

    还有这城池的人整天都是吃屎的吗,无聊到这么爱围观热闹。

    手上忽然多出来一张卡片,晚月低头一看,黑色的卡片上拴着金色的框边,卡片上的图案有点像一种花,花朵下是一张人形哭泣的脸,整张卡片给她的感觉充满力量。

    “要怎么用?”

    【大大,只要在大脑里集中思维就行。这是一张交换物质魔法卡片,只能转换不能使用其他途径。大大你看着办吧……】

    白白的声音很快消失,晚月在卡片上翻来翻去,还是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转换,难道在地面上转换出一个洞,把那个正在殴打着寻青的人给弄到洞里。

    着急的在一群围观群众外面思索了一番,晚月眼前一亮,物质转换是不是代表着力量的大小也可以转换,管不了三七二十一她默默握着卡片,在大脑里集中着思维。

    将那个人的力量转换到寻青身上……

    将那个人的力量转换到寻青身上……

    快点!快点!

    过了差不多几秒钟,只听见围观群众一阵呼喊,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寻青呆愣了一会儿,他只是轻轻将对方推了一下,可没想到对方就飞了出去还把街道的建筑砸了个稀巴烂。

    还有这身上充满力量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白孔雀族是没有战斗力的,所以才会沦为奴隶,可他明显感觉到丹田里浓厚的灵力和法力,还有这浑身的力量,都来的很奇怪。

    现在不是他思索这个时候,赶紧起身,水果也在自己被摔倒时,散落的一地都是,被围观的人踩了个稀巴烂。

    围观群众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白孔雀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力量,将一个蛇族的士兵给摔了出去。

    “那贱奴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不知是哪一个围观群众发出不满的呼喊。

    “真是逆了天了,这小子平常被大家欺负的时候,只有抱头挨打的份,今天都翻了身……”

    “你还别说,他那眼神好可怕……”

    “走了,走了。这事要是传到城主那里,咱们这些围观的也逃不了,要挨骂……”

    淅淅沥沥围观的群众都散开了,只有一个别还带着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寻青。

    “你没事吧?他们为什么突然动手,你流血了……”

    晚月看见人群疏散开来,好不容易挤进去,就发现寻青红肿的半边脸和流着血丝的嘴唇。

    还有那一地被踩的稀巴烂的水果,她真的有种出门没看黄历的节奏,这不就是送个水果吗,搞得好像天天被仇人追杀似的……

    寻青随意的擦掉嘴角的血丝,丝毫不觉得刚才被打的是自己,沉默的蹲下身子,将那些烂掉的水果捡到笼子,捡了一半被晚月给拦了下来。

    “都烂了就算了吧……”

    寻青眼神忽跳了几下,他捡这些水果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对面这个人,他们奉命给城主送东西,可这会儿东西都成这样了,受处罚的不是他,而是对面这个人。

    “东西没送到,城主是会惩罚你的……”

    就对方这小身板,估计板子还挨不了十个,就已经没有命了。

    晚月闻言赶紧低下身子,将那些烂掉的水果通通捡好,然后迎着众人疑惑的视线,拖着寻青来到一条漆黑的小巷子。

    “你要做什么?”寻青不明白对方拉着自己来到这小巷子干嘛,难道是要将这些水果毁尸灭迹?

    他有些好笑,谁不知道这城中的人都是城主的心腹,他们这些小动作估计早就被那些躲在暗处的守卫给发现了。

    将对方的动作给拦了下来,想拖着她离开这条小巷子。

    “哎,你干嘛出去。回来呀!”

    晚月直接拿过对方提着的篮子,揭开帕子,下面便是面目全非的水果渣,水果渣上还粘了许多碎石头与灰尘,反正就是不能吃的程度了。

    “我们还是直接去领罚吧,我来替你承担。”

    原来他是担心这个,晚月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的朝对方摆了摆头。

    “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在寻青一脸不相信又带着好奇的眼神下,晚月将手里的转换魔法卡轻轻的放在额头上,集中所有的思维。

    默默在心里念叨。

    将它们转换成完好如初的水果……

    静静的几秒,寻青不敢相信水果篮子里的水果豁然变成了完好无损的样子。

    水果上还冒着冰气,简直和刚才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好像比原来的水果还要红润好看多了。

    “这是怎么做的?”寻青看着对方放在额头上的纸片,他始终不相信小小的纸片有这样的魔力。

    他们也会修行法术,可这种法术是很厉害的存在,不是他们这种平民低贱的人所能学习的。

    “这件事情可以替我保密吗?就是关于可以把水果变得完好如初的事情……拜托……”

    晚月摆出可怜兮兮的模样,殊不知在对方的眼里甚是可爱。

    见对方点了点头,晚月才开心的给了对方一个熊抱。

    “太感谢了,我的力量很薄弱,就是靠它才能存活下来的。我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可能会引来麻烦……”

    白白在系统空间里看着屏幕上,自家宿主大人不要脸的装逼,默默的捂着心口,认真的评估了一下。

    这个临时打工的宿主,还不算太傻。

    寻青将水果盖好轻轻一提,发现这水果简直是轻如鸿毛,也可能是因为力量突然的增加,才有了如今的轻松。

    两人又悄悄地离开小巷子,朝着辉煌的牌匾走去,那一座金碧辉煌的城堡便是城主的府邸。

    被摔在一堆残渣里的人,可就没那么好运了,那人活动了一下被摔的骨头散架的身体,发现自己怎么成弱鸡了。

    竟然连压在自己身上的石头都搬不动,而且手臂还软弱无力,瞬间如面临大敌,他的经脉力量武功包括法术通通都空虚,仿佛刚刚出生的幼崽。

    ……

    “报!启禀城主,北区玄色送来水果,城主大人要不要拿进来?”

    守卫在门口通报着,可屋子里静悄悄的,依然没有人回答。

    飞羽不耐烦的看着一张张手下递来的资料,仍然没有找到他想要找到的人,烦躁的一把将资料甩在地上。

    和主人失散有两年之久,他一睁开眼睛时,便发现自己在一具陌生人的身体里,在铸造辉煌的宫殿吃着奢华的餐饮。

    也很快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记忆,这个世界没有人类和女性,是一片汪洋的妖界大陆,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经常受到其他族群骚扰的蛇妖族领地陨殇之都。

    而自己的身份就是这座城池的城主,一开始他有些接受不了自己可以变成蛇的事实,想他堂堂的上古邪兽朱雀,竟然会沦落到成为一条蛇的节奏,虽然这些只是暂时的,可还是有些排斥。

    这两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主人,奈何这具身体的记忆开始,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女子,所以他一直在想主人或许和另一个位面一样,灵魂附在一具男子的身体。

    这汪洋的妖界大陆,他要去哪里寻找一个小小的人。

    苦恼的他想了各种办法,仍然没有结果。

    听着守卫的禀报,他烦躁的一脚踹开门,那门口的几个守卫吓得连滚带爬趴在地上,身体颤抖不已。

    “城主大人……”

    他现在哪有这个心情吃水果,给他山珍海味他都吃不下,无时无刻都想着主人到底在哪个地方受苦,自己还住着奢华的宫殿,心里有种浓浓的悲伤。

    “本城主没有胃口!”

    跪在地上的士兵更加颤抖,城主的脾气总是变幻莫测,他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好猜疑,总是承受着主子的责罚。

    “大人,可那是首长进贡上来……”

    飞羽有些烦躁的思索了一下记忆,他对这个首长好像还有些印象,好像是叫什么玄色,北区的管理者。

    貌似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对那个首长十分的器重和爱戴,甚至到了宠溺的地步,可惜花落有情水无情,玄色压根儿就不喜欢城主这块肌肉的料子,一心一意钻研着训练战士。

    对于这个至高无上的爱慕者的追求,视而不见。

    飞羽烦躁的挥了挥手,示意将那两人带进来。

    既然他继承了这具身体,不应该做得那么明显,一个人好端端的突然,不喜欢以前执着的人,可能会引起猜疑。

    ……

    晚月走的没有寻青步伐快,总是小跑小跑的扯着对方的衣袖。

    寻青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一个满意的弧度,他非常享受这种被依赖的感觉,心里也被填得满满的。

    “两位就到此等候,我去向城主大人通报一声。”

    “好的,麻烦了。”

    晚月觉得这城主府的守卫还算有礼貌,只可惜她想错了,要不是他穿着北区的衣服,那要是东区的人,直接会被轰走的。

    侍卫匆匆离去,没一会儿带着笑脸急忙忙的跑过来。

    “城主大人说了可以把水果端过去,那个就你吧。”

    晚月指了指自己,大哥你眼瞎吗?我长得这么小,还让我端那么大一盘水果……

    “这次小心点……”

    “嗯,不用担心。”不就是送个水果吗,晚月赶紧将水果放在精致的餐盘上,双手清洗了一下。

    赶紧端着水果盘跟着守卫离开,穿过一条条装饰奢华的走廊,很快停在一间镂空雕刻的推拉木门边。

    “大人,你要的水果到了,是否送进去?”

    侍卫毕恭毕敬的弯着腰,显然里面的人看不见,可还是不敢抬起头,晚月无所谓的假装一下弯着腰,眼神则像10万伏特扫描器一样四处打量。

    “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