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黑化树妖12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2本章字数:3232字

    寻青知道对方不会原谅自己,但他不会痛下杀手对自己的朋友,愧疚的走到对方面前,一点点抬手,拿起了对方被签了契约的右手。

    然后,一点点俯下头亲在那个图案上。

    一瞬间晚月右手上的黑色孔雀图案,豁然变成了金色的花朵,很小很小的花朵,却很精致。

    “你在干什么?”

    晚月疑惑的话才问出,大脑里就响起了系统的提示声。

    【叮——上古邪兽寻青收集完毕,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是否返回空间站?】

    晚月呆愣了一下,这样就完成了,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高兴的答应,马上回到空间站,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她觉得有些事情没做,始终是放不下,何况她还答应过某个人,一定会站在城门口等待他凯旋归来……

    “暂时不回。”

    【是!收到指令。】

    寻青放开了亲吻过对方的右手,单膝跪地在对方的面前,一头银色的秀发在月光下散发着莹莹的光辉。

    “我寻青,这一世对不起,死后一定追随着你,不管你去哪里,都将永远保护。”

    晚月将对方从地上扶了起来,捏了捏拳头,最后宣丁斩铁的问道

    :“如果,如果我救出了你那些族人,不要再做卧底了吧,这条路的尽头仍然是黑暗的……”

    寻青不可思议的抬头,还未看清楚晚月的面容,就发现原本站在他面前才说话不过两秒的人,豁然消失不见了。

    “白白,送我去寻青他们族群被关押的地方?”

    白白好不容易才睡一觉,就发现某个家伙坐在系统空间的沙发上,理直气壮的要求自己干这干那。

    非常生气的一甩头,一张屏幕就出现在了晚月面前。

    屏幕的内容血腥不堪直视,她首先看见的是一片安详的山谷,许许多多白色头发的人悠闲的生活着,最后画面开始暴动。

    三三两两其他族群的人掠夺厮杀,最后活捉了一些贵族的白发之人,将它们拴着链子,关押进笼子里。

    画面继续跳转,最后晚月在一个角落的笼子里发现了还处于幼年时期的寻青,几个士兵将他拖了出来,最后拖进一座森林里,后面的事情不用看,她也知道会发生什么。

    躲在笼子里的其他人被那声音吓的脸色苍白,紧紧靠在一起,相互拥挤着肮脏的角落,不敢去看自己的同族被糟蹋的情景。

    最后画面又被跳转,那是一个凶魁的人在笼子面前细细挑选,似乎在寻找一个他满意的可怜之人,用做最合适的卧底心心培养。

    最后那人的目光定格在了,幼年时期充满怨恨的寻青身上。

    许多画面零零散散重复,晚月大概知道了寻青一开始的遭遇都是那个人精心策划好的,最后将对方抛弃在荒野当中,路途遇上了玄色被对方所救都是那人精心计划的。

    继续往下看,那首领用寻青的族人来威胁他,结果在对方去了陨殇之都后,马上翻脸,毫不犹豫将所有的同族赶尽杀绝,埋在森林的深处。

    看到这里,晚月觉得心口异常难受,如果寻青知道,他心心念念一直想救的族人早已被杀害,一定很难承受住打击吧……

    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对方这个真相,可他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现在知道了吧,那些人早死了。就算你去了对方的领地,寻找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想想怎么应对呢。】白白飘浮在空中,白猫的尾巴卷曲着上下晃动。

    晚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豁然发现背在背上的那把剑也在,整个神色泛着浓重和一丝深深的哀愁。

    【大大,你不需要把那些人的感情牵扯太深,时空跨越的距离是最远的距离,以后你们也没办法再见面了……】

    白白最担心的就是宿主,太过看重位面某些人的感情,从而影响到任务的发展度。

    “我知道……让我再呆一会儿吧,然后在离开这个位面行不行?”

    白白一副望尘莫急的摇了摇头,【好吧,到时候你想怎么离开?是要被人杀死,还是自杀,反正灵魂脱离,有很多选择的。】

    白白对于脱离灵魂的选择方法,他还是很尊重宿主志愿。

    额……

    晚月额头上三条黑线,每次灵魂离开都需要这样的方法吗?

    “上次不是直接抽走灵魂吗?这次难道不行吗?”

    【大大,上次那只是一个考察期任务,纯粹是给你适应的,现在这个世界除非你这具身体死掉,否则灵魂会一直呆在里面,直到这具身体的生命枯竭殆尽。】

    “哦。”

    ……

    离开了系统空间,晚月双脚刚刚落地,就落在城池高高的嘹望塔上,远处是一片星火缭绕,那是战争一触即发的景象。

    虽然隔了一座山很远很远,可那火光之中的烟雾味还是弥漫到了他们这里。

    黎渡……

    寻青……

    火颜……

    罪人……

    玄色……

    她一直站在城头,只希望她心心念念的人千万不要出事,虽然他们相处的机会很短,可她真心的把他们当成了朋友看待。

    最后还是狠下心了,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嘹望塔,握紧了手上的剑,毕竟这个时候城池里的卧底肯定不止寻青一个。

    宽敞的大道上,黑压压的路基反射着月光,一个人影子都没有,刚刚下过雨的石板路上湿漉漉的。

    晚月小跑穿过树林,果然看见一些鬼鬼祟祟的人,虽然不知道对方要去哪里,可她不想贸然跟上去,毕竟自己能力有限。

    她根本不会用剑,只好将那把宝剑插在腰上,掏出怀里的转换卡,正准备使用时,大脑里突然又响起了提示。

    【警告!转换卡只剩下倒数三次使用机会,请宿主珍惜使用。】

    只剩下最后三次?晚月默默看了一下这张卡,这不是终身使用的吗?

    白白在系统里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马上回复着自家的宿主。

    【大大,转换卡的确是无限使用,可是在不同的位面是有次数限制的……】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晚月默默捂脸,非常崩溃这个系统每次提醒的时候都那么慢。

    【这能怪我呢?】白白无语的又是一个白眼,赶紧断绝了联系。

    晚月刚听完系统的回复,就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赶紧压低头往树林里窜。

    “还没有找到?”

    “是的,大人!”

    晚月躲在草丛中的身躯突然一颤,因为那个说话的声音是黎渡,那些人怎么会称他为大人,晚月觉得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她到感觉奇怪,都这么久了飞翔不可能还没来找自己,除非他在城主府碰到了什么困难。

    晚月想也不想突然猛的站起来,结果踩到了一根树枝,立马把外面的人给惊扰到。

    “谁!”

    士兵正准备去捉拿那个躲在树林里的人,黎渡眼神锐利的发现那个人有些熟悉,便挥手示意手下离开。

    “小月,我知道是你,出来吧。”

    晚月没有磨磨唧唧,很坦率的走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黎渡眼神的炙热丝毫不收敛,反而毫无顾忌的去打量,最后发现对方毫发无伤,才松了一口气。

    “先跟我回去吧,到时候我再跟你解释清楚,好不好?”

    晚月并没有太关注对方的这句话,而是直接问道。

    “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跟着罪人前往战场吗?怎么还留在城里?”

    黎渡伸出手的动作一顿,脸上柔和的表情变得狰狞,这一切的一切难道是他想要的?他做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面前的人,可对方毫不领情,反而还质问自己。

    “呵,小月,都这个时候了,就别撒娇了,我们赶紧离开,去我的地盘,以后不会有人再来欺负你,我会给你位高权重的位置,让那些人都在你的脚下臣服于你!好不好?”

    “你怎么变得这么恶心?”晚月怎么没发现对方变成这样了,以前的他不是还好好的吗,可为什么才几个月不见,他的野心就那么蓬勃了。

    “小月,你这样不乖,我就要强行将你带走了。”

    “我是不会离开的,那些高高在上的位置我不稀罕,是你自己想要吧?”

    晚月后悔自己早应该察觉的,一个人从小被欺负忽然有一天被别人看中,是谁都会窥探权势的诱惑,被诱导也是情理之中的。

    黎渡不在多说,手上的法术豁然开展,想直接将对方打晕,可才走了两步,才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了。

    眼神疑惑的望着那个还未成年的幼崽,没有成年的人是无法使用法术的,可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晚月用转换卡将面前的一群人给定身,只剩下两次使用的机会了。

    她赶紧跑开,朝着城主府的方向奔去。

    飞翔也在这个世界和她一起执行任务,她可不希望对方出事,赶到城主门外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门口的两个守卫早已一命呜呼,鲜血在脖子上尚未干涸。

    晚月赶紧摸着转换卡,只剩下两次宝贵的机会,她不能随便乱用,一路上都是尸体,杀人的手法格外厉害,全部都是从心脏击穿的。

    晚月推开城主的房门,并没有发现飞翔,在她退出房间时,突然听见一声爆炸,那声音是从城门口传来的。

    大事不妙,有人想攻城了。

    晚月此刻脑袋乱哄哄的,什么也想不通,赶紧爬到阁楼上,只看见火光缭绕,已经弥漫了半个城区,而那雄宏的军队旗子上,是一个黑色的虎,看来城池已经被其他族群攻破了。

    飞翔……

    她不知道飞翔在哪,但此刻她必须去寻找寻青,得将他亲人死掉的消息告诉他,免得到时候被他们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