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连打带骂教规矩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8本章字数:2019字

    那位靳主子真可谓雷厉风行。

    宁璞玉才回到潋滟居的厢房里,椅子还没坐热。

    靳佩瑶就领着两个婆子急匆匆的赶过来。

    “我说宁婢子。”靳佩瑶眉心皱着,眼底的怒色未减:“爷说你不会伺候人,那你就得在这上面多花些心思!”

    言罢,她瞟了一眼领来的两个婆子,继而道:“秦婆、陈婆在府中伺候多年,最是懂这些规矩。一定能调教的你让爷满意。你就跟着她们好好学吧!”

    “是。”宁璞玉也不和她多说什么。

    看着她颐指气使的样子,她反而更加乖巧顺从。“奴婢一定好好学。”

    不知道为什么,靳佩瑶见她这幅样子,反而更加生气了。

    她轻摇慢晃的走到她身边,附耳低语:“不管你以前如何风光,从现在起,收起你的轻狂样!在这里,你不过就是个婢子而已。”

    宁璞玉从前不是会忍气吞声的包子。

    为了嫁给冷决,这三年她忍得很辛苦。

    哪知道,她的隐忍最终换来的竟是这样的结局。

    稍微抬头,宁璞玉微微一笑:“靳主子您放心就是,奴婢保管好好学这伺候人的本事。来日,定当叫殿下满意!”

    满意两个字,她拖长了尾音。

    落在靳佩瑶耳朵里,竟成了挑衅。“你敢!”

    “呵呵。”宁璞玉抿唇而笑:“靳主子不是就这么希望的么?”

    心想反正和她的梁子也结下了,何必叫她痛快呢!

    “你……”靳佩瑶咬牙切齿:“好样的,咱们走着瞧。”

    转身之际,她冲秦婆子使了个颜色。示意她一定要好好的管教这贱蹄子。

    秦婆子含笑会意,恭敬的恭送靳主子离去。

    一眨眼的功夫,秦婆子脸上的笑意就换成了鄙夷。“二皇子府规矩一向严明。身为婢子,理当顺从,岂敢与主子顶嘴冲撞主子。再者,婢子就该有婢子的模样!瞧瞧你这一身的衣裳,还当自己是宁府的千金不成?”

    “衣裳是荣侧妃所赐。身为婢子,主子的赏赐岂能推辞?”宁璞玉才不怕这些看脸色做人的婆子。

    秦婆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一脸的横肉看上去特别的凶。“你不必伶牙俐齿的和我斗嘴。有得你受。”

    说完,她一把抓住宁璞玉的肩膀,使劲儿将她转了过去。

    宁璞玉还没站稳,后腿弯就突然挨了一脚,整个人“嘭”的一声跪了下去。

    陈婆子叉着腰,高声道:“身为婢子,首先得学会怎么跪着。你得挺直了腰杆子,低着头跪好。跪到主子满意,方能起身。”

    “是了。”秦婆子冷笑连连:“瞧你这水蛇一样软的腰身,看着就是个没骨头的。”

    说完抄起了手边的尘掸子,狠狠朝宁璞玉的后腰抽了过去。

    那种疼,不亚于鞭子。

    宁璞玉身子朝前一歪,双手撑着地,只觉得背上火辣辣的。

    “都说了让你跪直身子,竟然偷懒。”那陈婆子不解恨似的,一脚蹬在宁璞玉肩上。“这样没用,当婢子都嫌你蠢。”

    有点想笑,宁璞玉忍着疼,慢慢的直起身子。

    “你们也就这点手段了。难不成,还敢弄死我么?”

    “哼,有什么不敢的?”那秦婆子淡漠笑道:“你当这二皇子府忽然死了的婢子还少么?”

    “陈婆婆、秦婆婆安好。”

    宁璞玉正想开口,就听见芽枝温软乖巧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秦婆子冷蔑的瞪着进来的丫头,一脸的不高兴。

    “奴婢芽枝,是荣侧妃指过来照顾宁姑娘的。”芽枝笑眯眯的说:“奴婢知道两位婆婆过来传授礼仪必然辛苦,便端了小厨房新做的糕点沏了茶给婆婆润润喉。”

    陈婆子看了一眼芽枝捧着的托盘,不由一笑:“潋滟居竟然有这么懂事的丫头。”

    秦婆子也是温和的点了点头:“正好渴了,你倒一杯茶来。”

    “是。”芽枝柔顺的应声:“婆婆不如去偏厢歇歇,偏厢里还准备了其他的心意。”

    其他的心意,指的不是吃喝,而是金银。

    宁璞玉默不作声的听着,只觉得芽枝有些小聪明。

    “你,给我跪直了,别想着偷懒。”陈婆子恶狠狠的吼了宁璞玉一嗓子。

    随后便跟秦婆子互递了眼色。

    芽枝便乖巧的领路,带着两个婆子往偏厢去了。

    其实挨这么两下子,疼归疼,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宁璞玉跪着,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些不过是开始而已。往后的路,步步艰辛。

    芽枝去而复返,轻快的走了过来。“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宁璞玉朝她一笑:“这些都是小意思。倒是你,给了她们什么好处?”

    “奴婢哪里有那么多金子。”芽枝轻柔的笑着:“是扶苏姐姐送来的。想来是荣侧妃不愿意姑娘受苦。”

    宁璞玉点了下头:“荣侧妃对我倒是百般的照顾。”

    “姑娘你有所不知,这荣侧妃和靳主子从来就不对付。先前还闹得挺凶。后来爷不痛快了,她们也就消停了。”芽枝没心没肺的说:“府里的事情,还是得看殿下爷的脸色。”

    “是啊。”宁璞玉点头。

    她就是因为得罪了殿下爷,才要跪在这里受罪。

    不过这伺候人的功夫,她是真的得好好学着。也许哪天真的让他满意了,就能换来一纸休书放她出府呢!

    “姑娘,还有一件事。”芽枝低着头,小声的说:“靳主子把清心堂里伺候的奴才,全都带回醉心楼审问了。看样子是想揪出那个偷蜡油的。”

    “就知道她忍不住要去查。查查也好!”宁璞玉心里怎么会不恨呢,她已经被关进柴房了,马上就有人想要她的命。

    这事情真想要查,总归能顺藤摸到瓜。

    “姑娘,您千万放宽心。”芽枝看她跪着,不由得心疼。“奴婢偷偷去找张皮子,给您做一双护膝的垫子。这天冷地凉的,看别跪出什么毛病才是。”

    “芽枝,多谢你。”宁璞玉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这个时候,我身边知冷知热的也就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