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引火烧上殿下身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8本章字数:2061字

    立春的这天,倚俪阁里新添了好些花卉,无不是花房培育的优良品种。

    连黄灿灿的迎春,粉嫩嫩的桃杏亦有所不及。

    请安的女眷们来的皆早。

    宁璞珍才用过早膳,洛晴便来禀告人到齐了。

    她只好补了妆,不疾不徐的来到正堂。

    “皇子妃安好。”荣燕雯领着千娇百媚的女眷们齐齐行了礼。

    “免礼。”宁璞珍温和笑着,吩咐洛晴:“将爷才赏的甜瓜切些来,给大家尝尝鲜。”

    靳佩瑶因为宁璞玉的事情,正有心结,语调自然不那么好听。“要不怎么说皇子妃最得爷钟爱呢。甜瓜本是秋天才有,这刚春日里倚俪阁就有了。还当真是新鲜。”

    旁人或是笑或是品茶,都没有接这个话头。

    宁璞珍也是看出来了,有些人敢说,有些人虽然不开口,可心里只怕和靳佩瑶一样在窝火。

    “新鲜倒也是新鲜。听说是贡品送进了宫,宸贵妃娘娘惦记爷,就叫人送进府了些。”

    提到宸贵妃,便没有人多嘴了。宫里的事情,二殿下一向不许府中女眷们妄议。

    就知道她们是这样的脾气,宁璞珍才要讲得清楚。“爷今早又进宫了,想来是为了春席的事情。今年却不知道要在哪位皇子的府邸设宴了。”

    荣燕雯亲和笑道:“去年是在大殿下府上,指不定今年就轮到咱们了。”

    “如果是,少不得要花些心思。”宁璞珍轻叹:“到底是我没有什么长处,指望着姐妹们多多帮衬。”

    从前这话说起来也是没什么。如今听着,怎么都是别扭的。

    “皇子妃说笑了。”靳佩瑶明眸皓齿,笑起来一对梨涡妩媚撩人。“宁家的女儿,岂会没有长处。皇子妃你自然是不用说,只看令妹那好手腕,府中的姐妹也就心里有数了。”

    “佩瑶你这话是何意?”宁璞珍并不动气,脸上恬淡而高雅的笑容依旧得体。

    看着她假惺惺的样子,靳佩瑶只觉得讨厌,到底是姐妹,惹人嫌的样子分毫不差。

    “皇子妃别怪妾身多嘴。事实如此。爷的沧浪园从来不叫女婢进去伺候,可掰着手指头算算,那宁婢子一去,也足有三日了。这期间,爷连早膳都没有来咱们姐妹房里用过,就更别说……侍夜了!”

    “侍夜”两个字,靳佩瑶特意停顿了一下才说。双颊还透出了羞赧的红色。

    叫听的人都觉得情暖动人,格外的不舒坦。

    宁璞珍的心,也跟被针扎了一样。实际上这三天,她当真是度日如年。

    每一晚,都要站在窗棂前,敞开窗朝沧浪园的方向看过去。一看就是整夜。她顾不得冬夜的风冷,她只想知道,爷就真的这么快对那丫头动心了?

    “爷自然有爷的安排。”冯青柠寡淡的笑了笑,倒像是替皇子妃解围。“宁家姑娘能入沧浪园伺候,不是她福气好,而是爷愿意恩赐她这样的好福气。”

    靳佩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久不见冯妹妹,你看事情倒是更透彻了。”

    实际上,三天前她就已经如常的来倚俪阁请安了。冯青柠明白,靳佩瑶这么说,就是故意给自己难堪。

    “靳姐姐的眼睛和心思都用在爷身上。妹妹我的细碎事,姐姐自然不会留意。”

    宁璞珍轻柔的一笑,转了话题,吩咐洛晴说:“爷既然入宫了,一时半刻也回不来。我那妹子自入府以来,还没好好说过话,你去一趟沧浪园。”

    “是,娘娘。”洛晴乖巧的点头退下。

    荣燕汶瞥了一眼靳佩瑶,这才笑着道:“妾身就不耽误娘娘和宁姑娘说话,先行告退。”

    她这一起身,靳佩瑶和冯青柠自然也跟着起身,齐声道:“那妾身也告退了。”

    端身而坐,宁璞珍目送几人离开,才卸下脸上的笑容。

    坐在皇子妃的位置上,她有哪一日不是殚精竭虑,不是如履薄冰?

    府上的女眷,个个靡颜腻理,娉婷婀娜。看着赏心悦目。然而,她最是明白,稍有不慎,这些美艳动人的女子也是她的黄泉水、催命符。

    洛晴半道上,就遇到了前来请安的宁璞玉。

    两个人很快就回了倚俪阁。

    “皇子妃……姐姐安好。”宁璞玉规矩的行了个大礼。

    堂中的果盘还没撤去,满屋子都是果子清甜的气味。

    宁璞珍朝洛晴使了个眼色,待到她退出门外,才慨叹一声:“你现在明白了吧?不是我由着你来二皇子府,而是我由不得你不来。”

    这话简明扼要,宁璞玉当然懂。“姐姐是说,方才这堂上端坐之人,没少在您面前挤兑我。”

    “何止挤兑你。”宁璞珍秀眉颦蹙,脸色清冷。“我何尝不是遭人揶揄,饱受白眼。入府三载,我始终没能诞下一儿半女……”

    “是爹觉得不妥,所以才想方设法要我入府!”宁璞玉只觉得可笑:“你们有把我当成亲人么?在你们眼里,我最有用的,不过是我的肚子!”

    宁璞珍连连摇头:“璞玉,爹是否有这样的心思,我当真不知。可,要你入二皇子府,难道只是爹说了就算么?”

    她不想这个妹妹,成为她的绊脚石。

    宁璞珍早就打算好了,既然璞玉她心里有恨,何不如将她的恨全都烧到二殿下身上好了。

    这里面,果然是有内容。宁璞玉敏觉,冷衍一定包藏祸心,他才是伸到背后的那只黑手。

    “你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不会怪你和爹。”故意诈她一句,宁璞玉是希望能从她嘴里知道更多。

    宁璞珍起身走到她面前:“如果能婉拒,如果能反抗,我怎么会让你和我共侍一夫!璞玉,我对二殿下的心意,如同你对三殿下一模一样。试问天下间的女子,有谁愿意将夫君拱手让人?何况你又是我的亲妹。旁人不知你的本事,难道我还不清楚么?”

    最后一句话,又成功的给宁璞玉提了个醒。

    她有什么本事,不光姐姐知道,连冷衍也一清二楚。

    是啊,他怎么会清楚的呢?

    “姐姐放心就是,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宁璞玉搁下这句话,转身走出去。

    二殿下,我的爷,咱们这梁子就算是结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