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撞上人墙险遭欺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9本章字数:2078字

    宁璞玉怕撞见来的那位主子,就躲在回廊一边,一根不起眼的柱子后面。

    借着来人提的灯笼,看清了那人的脸。

    果然就是她心里猜到的那一位。

    书房的门再次被推开,冷衍眉头微凛,缓缓看了过来。

    靳佩瑶快步走上前去,柳絮扶风一般的行了礼:“妾身给爷请安。”

    冷衍疑惑的看着她,不解道:“这么晚,你过来有事?”

    听不出爷的语气是好还是坏,靳佩瑶有些不安。脸上的笑容虽然妩媚,却也难掩谨慎。

    “爷,今天的事情,都是妾身不好。”

    “哦?”冷衍示意她近前说话。

    走上前,靳佩瑶被浓烈的香气呛的直咳嗽。“爷怎么今天点了这么浓的香?”

    对方冷着一张脸,丝毫不搭理这一茬。

    自觉没去,靳佩瑶忙接上方才的话头:“爷,今天的事情,可能是妾身捅到宫里的。”

    她低着头,咬着唇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是便是,不是便不是,什么叫’可能是’?”冷衍很不满意这三个字。

    靳佩瑶眼底泛起了雾气,拧了秀眉:“前些日子,姑姑叫人送了好些东西给妾身。妾身腌渍的杏花梅正好到日子,就叫嫦笑让人送了一些进宫。”

    冷衍修长的手指,吧嗒吧嗒的敲着桌案,好半天没做声。

    他的沉默与肃和,叫靳佩瑶越发不安。“许是……许是送东西的奴才最快,将府里的事情说了出去,这才会惊动宸贵妃娘娘。毕竟姑姑一直伺候宸贵妃娘娘,想必不敢对娘娘有所隐瞒。”

    “嗯!”冷衍轻轻颔首:“你姑姑伺候宸贵妃多年,也是难得的忠心。”

    这话怎么听着都不像是褒奖。

    靳佩瑶连忙跪了下去:“都是妾身不好,没管教好自己房里的奴才,还请爷惩罚。”

    “你不是说,’可能是’么?”冷衍凝眸看着她,那一抹红唇娇俏动人,来之前显然是精心装扮过。又哪里会不安和惶恐。

    “可是,妾身心里还是不安……”靳佩瑶抬起头,闪动着雾光的眸子,看上去多情而撩人。

    绯红的双颊,若雪的肌肤,整个人清新的如同池子里的碗莲,又像是一簇开在春风里的娇花。冷衍只觉得赏心悦目,看久了,唇边就有了笑容。

    而这笑容,无疑是对靳佩瑶最好的回应:“爷,妾身以后一定好好调教……”

    “你不必不安。”冷衍沉静的看着她,语调温软:“不堪用的奴才何须调教。”

    不等靳佩瑶反映过这话的深意来,面前宽座的二殿下已经起身,拂袖而去。

    “爷……”靳佩瑶紧忙起身,跟了上去:“这么晚了,您这是……”

    “这么晚了自然要歇下。”冷衍没多停留,甚至没有回头:“让人送你回去歇着就是。”

    正好冯铖回来,迎面走过来:“爷。”

    冷衍微微虚目:“去割了替靳主子送杏花梅入宫那奴才的舌头。”

    靳佩瑶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坐在地。

    这声音冷衍听的很清楚,可依旧没有回头。“送靳主子回去。”

    “是。”冯铖也明白了什么,脸色和语气都不太好:“靳主子,您请。”

    嫦笑不许入这园子,身边竟然连个扶她站起来的人都没有。

    靳佩瑶咬紧牙关,硬挺着站了起来。“爷这是……”

    冯铖笑得有些刻薄:“爷这是不高兴了。至于是为什么,靳主子应当比奴才清楚。”

    不敢再说什么话,怕惹得二殿下更不高兴,靳佩瑶只有忍着气,一瘸一拐的跟着冯铖往外走。这时候,宁璞玉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虽然眼下没有证据证明,柴房里放火的事情和靳佩瑶有关。

    可她下绊子、使得坏也是真的不少,该给她一点教训了。

    人走远了,她才从回廊另一边跳下去,避开奴才的耳目回房。

    哪知道还没走两步,就撞上一堵人墙。

    “谁?”宁璞玉额头撞的有些疼,语气当然不好。

    “许你躲在暗处看戏,就不许人揭穿你么!”冷衍的语气也并不是多好。

    宁璞玉真没想到他会去而复返,还在这里堵了个正着。

    心有些慌,她尽量掩饰了情绪:“爷说笑了,奴婢在这里候着,是怕您临时有什么吩咐。”

    冰凉的指尖,轻易就托起了她的下颌,冷衍的目光更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爷乏了,你既没走,正好暖床。”

    温热的气息就这么喷了过来,吓得宁璞玉一个哆嗦。“你想干什么?”

    她这样的举动,无疑是暴露了她的内心,根本不情愿和他亲热。

    冷衍淡然的抿了抿唇,刻意挨的更近了一些,语气邪魅的更甚:“还用问么?”

    心里抗拒,宁璞玉瑟瑟发抖。她很抵触他这样的靠近,这种感觉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怎么?不愿意?”冷衍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威严。“不愿意——”

    尾音拉的很长,叫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宁璞玉当然不愿意,她心里除了冷决,根本就容不下第二个男人。

    即便冷决的话让她伤心了,她也想证明给他看,入二皇子府,从来不是她情愿的。

    “爷就喜欢硬来!”冷衍没客气,再一次托起她的下巴,冰凉的薄唇就覆了上去。

    “唔……”宁璞玉拼命的多,下颌被他钳的很疼。“不要!”

    冷衍心里有气,手上的力度当然不会轻。

    宁璞玉挣扎不开,心里忽然有些害怕。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再经历那一晚的事。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怪响。像是鸟儿的啼鸣,却只有简短的一声。

    冷衍的手,倏地就松开了。

    “你回去吧,不必跟来伺候。”丢下这句话,他转身就走。

    这样的举动,让宁璞玉如获大赦,同时也感到很奇怪。

    这是什么人给他的暗号,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没容她多想,冯铖又出现在她面前:“宁姑娘还是早些回房歇着为好。”

    “自然。”宁璞玉挑了挑眉:“你要我留在这里我还嫌冷呢。”

    冯铖冲她笑了下:“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护着青柠。”

    说完,他也利落的转身离开,卷走了一股凉风。

    宁璞玉使劲儿用袖子擦了擦嘴巴,低声鄙夷的说:“主仆俩还真是一丘之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