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布满内线早知情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9本章字数:2100字

    冷衍步伐矫健,飞快的来到沧浪园最后面的竹馨居。

    对月而立,他颀长的身影看上去格外挺拔,与生俱来的坚韧。

    “怎么这么急?”他看着远处朦胧的月色,语气竟然有些哀伤。

    一缕轻而冷的香气,轻飘飘的随风送来。

    妖娆的女子,徐徐而降。一袭黑色的裙褂,勾勒出她美好的身姿,月色之中更显妩媚撩人。

    “缭绕。”冷衍轻声唤她,慢慢的走过去。

    缭绕随之退后一步,笑容冷厉:“二殿下好风情,只怕我来的不是时候。”

    显然,她应当是看见了刚才的事情。

    冷衍薄唇一抿:“你这是……吃醋了?”

    “吃醋?”缭绕眸子里掠过一层秋霜,唇角的笑容凝滞而僵硬:“二殿下未免太看得起缭绕了,缭绕是什么身份,无时无刻不记在心间。”

    她说了谎。她的确吃醋了。

    看见二殿下捧着那女人的脸,覆唇上去的时候,她的心像是被锥子扎了一下。

    不然,她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吹响哨声,引他来。

    “你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冷衍见她面有愠色,话锋一转,步入正题。

    收拾了情绪,缭绕低眉:“春来百花娇美,争奇斗艳。尤其冬春园的景致。猜想皇子妃应该会喜欢。”

    “知道了。”冷衍凝眸看着她:“这种事情,不必你亲自过来。”

    “是啊。”缭绕倒吸了一口凉气,背过身去。不愿意看那张朝思暮想的面庞。“我不该来搅扰殿下的兴致。告辞。”

    她腾空而起,一跃就攀上了墙头。

    春夜的风,竟然还是这么冷,吹在脸上,刀割一般的疼。

    “缭绕……”冷衍还想说什么,她已经走远了。

    闭上眼睛,轻轻的吮吸,空气里那股她身上冷冶的香气还没有散。

    心里难受,冷衍默默的迎风站了好久。

    “爷。”冯铖冻得手都冰凉了,实在忍不住才出声:“这么晚了,早点歇着吧?”

    “你去告诉皇子妃一声,明早过去用膳。”冷衍说完这一句,兀自转身回了东厢的卧房。

    冯铖传了口讯,宁璞珍欢喜的不行。

    连夜就吩咐小厨房的婆子们,将炖品汤品都准备好,又熬上了二殿下最喜欢的银耳粟米粥。

    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陪着二殿下用早膳。

    躺在宽大的酸枝木床上,她几乎一直笑道天亮。

    “我这样行么,洛晴?”对着镜子,宁璞珍仔细的整理了衣饰。

    “娘娘容貌秀丽,举止雍容,自然是最好的。”洛晴笑吟吟的说:“爷见了一准儿喜欢。”

    “多嘴。”宁璞珍笑得很是温婉:“吩咐她们仔细盯着早膳,别处岔子。”

    洛晴心想,吃个早膳能出什么岔子,皇子妃真是太久不见二殿下了,弄什么都紧张兮兮的。

    “娘娘放心,这些厨娘的手艺都是爷最喜欢的,一准儿不会有错。”

    宁璞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来:“但愿爷能满意。”

    冷衍来到倚俪阁的时候,早膳已经摆在了桌上。

    看着琳琅满目的各色糕点,他不由得勾起唇角:“皇子妃想必是天没亮就起来准备了。”

    宁璞珍端庄的行了礼:“为爷准备早膳,是妾身应当的。”

    客套话说多了也没意思,冷衍坐下,品尝了面前的几道糕点。

    “爷尝尝这银耳粟米粥吧,味道不错呢。”宁璞珍将玉碗端到他手边,笑着也心慌。

    总觉得能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弥足珍贵,她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冷衍吃了两口,慢慢的问道:“姑母昨日傍晚入府所为何事?”

    宁璞珍心头一紧,忙道:“宸贵妃娘娘入府乃是为母妃那一对羊脂白玉的镯子。都是妾身不好,未曾发觉璞玉拿给青柠的镯子,竟然是一对精致的’赝品’。发觉时,青柠已经戴上了镯子,妾身也不好当众叫她取下来。”

    并未做声,冷衍只是自顾自的吃着面前的糕点、小菜。唯独那碗粥,他没有再碰。

    “也是妾身愚钝,竟没想到这件事情会传到宫里。更想不到,宸贵妃娘娘雷厉风行,得了信就急匆匆的过来了。幸亏……误会解释清楚了,青柠的孩子也平安无事。”宁璞珍低着头,显然自责。“虽然只是虚惊一场,可也让妾身惶恐至极。”

    “你怕什么?”冷衍漫不经心的问。

    “府里的事情,怎么就会那么快传到宫中?这一次幸而是误会,万一……万一要不是误会……那青柠和她腹中的孩儿,还有妾身的妹妹,不就都没……”

    宁璞珍的话,把她自己吓着了。

    “无妨,不过是个误会。”冷衍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

    随即又吃了几块糕点,才道:“你也吃一些,准备了这么多。

    “是。”宁璞珍的脸色稍微暖了一点:“爷,妾身还让她们准备了炖品,不如……”

    冷衍摇了摇头:“不必了。”

    冯铖在门外轻轻的唤了一声:“爷。”

    “进来说话。”宁璞珍心里不高兴,可依旧维系着温婉大方的笑容。

    “爷,皇子妃娘娘。”冯铖规矩的行了个礼。“宫里的曹公公来了。”

    冷衍略点了下头。

    冯铖这才将人请进来。

    “奴才给二殿下、皇子妃请安。”曹公公也是依足了礼数。“今日天光甚好,冬春园的花都开了。宸贵妃娘娘想请皇子妃入宫赏花,特意吩咐奴才来相请。”

    这时候,宁璞珍才晓得二殿下为什么要过来用早膳。心里不禁更加失落。

    “自然是好。”冷衍答应的很爽快,目光落在皇子妃的脸上:“府中琐碎事多,烦你累着。既然姨母有此雅兴,你便去好好赏花吧。”

    “是。”宁璞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烦劳曹公公替妾身多谢宸贵妃娘娘美意。容妾身更衣,随后就入宫去。”

    曹公公温和施礼,跟着又道:“宸贵妃娘娘还说,很喜欢宁家的四千金。若是能与皇子妃一同入宫,也总算是热闹些。”

    这话一出口,宁璞珍的心又是一蛰。宸贵妃叫璞玉同去,只怕这里面大有文章。

    冷衍轻微颔首。

    曹公公便恭敬的告退:“那奴才先回宫复命,还请皇子妃与四千金即刻入宫。”

    “爷,这……”

    “无妨。”冷衍不等皇子妃说完就道:“姑母盛情难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