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见招拆招仍被动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9本章字数:2125字

    滢妃满脸天真,看着五色缤纷的娇花,笑得合不拢嘴。

    春日和煦的阳光洒在她俏丽的面庞,倍感舒适婉约。

    看着看着,宸贵妃的心就禁不住绷紧了。

    这样的青春年华,自是一去不复。宫里的岁月,是在锋刃上打磨着过来的。每一步都格外的难。

    她怎么可能容忍有谁坏了她的好事。

    “卿馨。”宸贵妃抬眼示意近婢上前:“本宫想起二皇子府差人送进宫的梅子不错,你去拿些过来,给滢妃尝尝。”

    “奴婢这就去。”卿馨恭顺的屈膝行礼。

    宁璞珍故意慢走了一步,指着一簇迎春笑道:“妹妹,你看这一枝花上缀满了嫩朵,看着黄灿灿的喜人。”

    “是啊。”宁璞玉满眼都是这种清新,却会意的靠近了姐姐一步。

    “那婢子便是靳佩瑶的姑母。”宁璞珍蚊音说了这么一句。

    怪不得这靳主子送消息出府这样容易。

    宁璞玉这时候才明白,昨晚靳佩瑶为什么急着去沧浪园解释。

    可惜,她再怎么解释,那位爷也必然不会相信。

    “娘娘,梅子取来了。”卿馨端着酸枝木托盘,恭敬的奉了上去。

    宸贵妃笑着打开雕刻喜鹊登梅的圆木罐子,笑着捻了一颗送进嘴里。“唔,这梅子是用蜂蜜和桂花一同腌渍的,酸甜可口,吃着也滋润。滢妃,你尝尝看。”

    听她说的这样好味,滢妃喜滋滋的捏了一颗。

    正要送进口中的时候,花枝勾住了胸前的珠链。她一分神,那梅子就从指间脱落,掉在了地上。

    “呀,我怎么这样不小心。”滢妃一着急,身子前倾,那珠链竟断了。

    玛瑙珠与羊脂玉珠纷纷落地,一时间噼啪作响,看的人眼花缭乱。

    卿馨怕宸贵妃会踩了珠子跌倒,连忙去扶。这一扶不要紧,酸枝木托盘倒被前来捡起珠子的侍婢撞翻了。

    “你们怎么这样毛躁!”宸贵妃相当不悦:“这一点事情都做不好!”

    “贵妃姐姐息怒。”滢妃抿唇一笑:“都是我不好。这珠链是自己穿的,许是太沉才压断了线。倒不是她们的过错呢,只可惜了这么好的一罐梅子。”

    宁璞珍赶紧吩咐洛晴和妙音帮着去捡。“娘娘若是喜欢,稍后妾身再让佩瑶多送一些入宫。”

    她这话是说给滢妃听的,毕竟滢妃今日帮了好些。

    “也好。”滢妃暖融融的微笑沁出眼底:“本宫听闻,今年的春日宴席是设在了二皇子府。若是皇上能恩准我与贵妃姐姐同去就好了。”

    宸贵妃的心弦倏的一下绷了个紧。“怎么滢妃也有兴致凑热闹?”

    “姐姐还不知道我么,宫里住了这段日子,哪哪都看腻了。”滢妃抿唇而笑:“宫外可有趣得多。”

    “这话也就你敢说。”宸贵妃心里不高兴,就知道这蹄子不安于室。都已经是皇上的妃子,还惦记着宫外的洒脱与恣意。

    滢妃淡然的一笑:“让姐姐见笑了。”

    宁璞玉低着头,也帮着捡落在地上的珠子。然而耳朵一刻也没闲着,听着宸贵妃和滢妃说话。心想局就这么被滢妃搅和了,宸贵妃一定不会甘心,保不齐又憋着什么坏水呢。

    “那婢子,你过来。”宸贵妃忽然唤了一嗓子。

    宁璞珍连忙低唤了一声:“璞玉。”

    宁璞玉抬起头,这时候才发觉宸贵妃是喊她。“奴婢在。”

    她大大方方的上前,手里还攥着一把珠子。“宸贵妃娘娘有什么吩咐。”

    余光划过滢妃的脸庞,宸贵妃笑的有些冷厉:“这东西原本是极好的。日前皇上赏赐了滢妃不少。可落了地,珠子的表面就难免被碰伤划伤,不但不那么圆润光泽,还会斑痕累累。对着光这么一照,那些痕迹就显露无疑。想来滢妃是不会再要了。”

    话说到这里,宁璞玉就猜到宸贵妃是要借这些珠子羞辱她了。

    果不其然,宸贵妃不紧不慢道:“既然滢妃不要,你捡起来,赏你就是了。你手里这一捧,怎么也能串一条手链。”

    说完这话,她还得意的朝滢妃一笑:“妹妹不会怪我擅自做主吧?”

    滢妃当然不好驳了这面子:“就按姐姐的意思办。”

    宁璞珍脸上,一阵的红白交替。

    到底是皇上赏赐滢妃的东西,即便滢妃不要,璞玉要了,也会招致话柄。

    她的身份如此尴尬……

    再有,这东西被说的这样不堪,若还是要了,那不是要衬得宁府低人一等,还损了二皇子府的名誉。

    “怎么?”宸贵妃见宁璞玉半天不谢恩,唇角一僵:“是不喜欢还是不屑?”

    宁璞玉就是等她问这句话呢。

    她双手捧着那些珠子,如获珍宝似的上前几步,恭敬的跪在宸贵妃面前。

    “贵妃娘娘所赐,奴婢岂敢不屑。这玛瑙鲜亮,羊脂白玉通透,都是极好的东西,璞玉又怎么会不喜欢。只不过,奴婢就是奴婢,主子的东西,奴婢怎么敢自专。说着,她从其中,一样选了一颗。奴婢只求能将这两颗带回府中供奉,时时感念宸贵妃娘娘厚恩。”

    滢妃眼珠子一转,唇角就卷了起来:“四姑娘心很细呢,做事也知进退。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便如此做吧。姐姐,我瞧这丫头精灵聪慧,伺候二殿下倒是很不错。”

    这话是完全堵住了宸贵妃的嘴,再想要做什么辩驳就难堪了。

    “本宫瞧着,倒是妹妹你同这丫头投缘。让她在二皇子府当婢子,倒不如接进宫来与你作伴。哦,本宫的意思是,留在你身边伺候也不错。”

    “启禀宸贵妃娘娘。”宁璞珍手心里捏了一把汗:“二殿下从不许人入沧浪园伺候,璞玉是头一个恩准入内的。若骤然送进宫,只怕二殿下会……”

    “衍儿那里,本宫自然会去说明。”宸贵妃微微虚目:“身为皇子妃,你理当以为衍儿开枝散叶为己任,你都入府三载了,肚子还没有半点动静……府中如今有妾室成孕,你理当多加照顾,怎的还有空闲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话呛的宁璞珍脸色发青,她最见不得人的地方,就是没能有个孩子!

    “娘娘说的是,只是璞玉毛手毛脚,妾身怕她服侍不好滢妃娘娘……”

    “滢妃不是夸她精灵聪慧么!”宸贵妃明眸转冷:“本宫觉得这样安排挺好的,莫非你不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