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勾心斗角互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9本章字数:2023字

    有好几日,二殿下都没踏足潋滟居。

    算起来,是从宁璞玉搬进沧浪园的那天起。

    荣燕雯不喜欢这样的冷清,吩咐了扶苏做了好几样小菜,打算自己送上门去献殷勤。

    也因为,爷今天从库里提的那两样东西……

    “娘娘。”扶苏声音甜美:“咱们到了。”

    轿子停在沧浪园门外,荣燕雯就着她的手走下来:“让人去通传一声。”

    门外的小厮机灵,不等扶苏开口,行了礼就赶紧去了。

    不多时,冯铖就迎了出来。“荣侧妃娘娘安好,奴才这就给您带路,里面请。”

    荣燕雯和颜悦色的问:“这时候,爷在忙什么呢?”

    “回娘娘的话,爷在书房看卷册呢。”冯铖不时的回头答话。

    “青柠初次有孕,你这当哥哥的可得多替她留神些。”荣燕雯温和的提点:“什么能吃,什么不能碰,她未必清楚,总得你多加照顾才是。”

    “多谢侧妃娘娘关怀,奴才一定留心着。”冯铖笑着应声:“娘娘您请。”

    扶苏一手提着食篮,一手扶着荣侧妃走上了庑廊。

    才到书房门外,一股香味就飘了出来。

    荣燕雯也闻到了。“这是……”

    扶苏摇了摇头。

    收拾了满脸的疑惑,荣燕雯推开了书房的门:“爷……”

    宁璞玉连忙站了起来:“给侧妃娘娘请安。”

    “宁姑娘不必多礼。”荣燕雯小心的掩饰着情绪,端庄的朝二殿下行礼:“妾身给爷请安。”

    冷衍“嗯”了一声,还是没舍得放下手里的碗筷。

    荣燕雯示意扶苏把食篮拿过来:“正好爷在用膳,妾身也让扶苏准备了几道菜。快摆上。”

    “是。”扶苏连忙打开食篮,将菜端到了桌上。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仔细看清楚桌上简单的几道菜,根本就不是二殿下平时享用的那些。

    “爷,您尝尝这道江米桂花酿鸭子。”荣燕雯拿了公筷,择了一块最好的鸭肉夹到小碟里。

    “唔。”冷衍示意她坐:“你也一同用些。”

    扶苏连忙添了碗筷。

    荣燕雯坐好,朝宁璞玉一笑:“妹妹别拘着,快坐下。也尝尝扶苏的手艺。”

    这一声妹妹把宁璞玉叫的很是尴尬。

    除了皇子妃,这府里,能把她这婢子当妹妹的,她还是头一个。

    “有菜无酒不成席。”宁璞玉心里明白,故意找了个理由离开:“厨房里有陈年的稻香酒,我这就去拿。”

    “怕是害羞了呢。”荣燕雯看着她的背影,娇美笑道:“爷,这宁妹妹打扮起来,可真是好看呢。”

    冷衍并不做声,只是低着头吃着面前的那盘清炒菜心。

    普普通通的一碟小菜,是怎么能做的这么好吃呢?

    稻香酒是让冯铖送进去的,宁璞玉才不想再回去碍人眼。

    不管怎么说,入府这些日子,那位侧妃对她不薄。何不成人之美。

    “妙音,走,回房去。”宁璞玉拉着她的手:“咱们总算能好好说说话了。”

    “是呢四小姐,奴婢也有好多话跟您说。”

    ————

    春宴的前一日,府里已经焕然一新。

    娇美的鲜花映衬出春日里的勃勃生机。亭台楼阁,玉阶青砖,擦拭扫洒的一尘不染。

    即便如此,宁璞珍依旧不放心,生怕有哪里疏失失了二皇子府颜面。

    “劳动几位妹妹帮着看看,园子里,宴宾楼还有哪处不妥。”宁璞珍走在前头,就着洛晴的手四下环望。“左右明日才是宴席,这会儿更换增添还来得及。”

    荣燕雯随着皇子妃的话,也环看了四周。“娘娘慧心兰性,园子里鸟语花香,处处秀丽,哪有不妥之处。”

    靳佩瑶也是随声附和:“皇子妃眼光极好,妾身觉得,再好也就是如此了。”

    宁璞珍略微点头,心里还是不踏实:“青柠,你看呢?”

    冯青柠含笑应道:“花草清新,树木葳蕤,园子里生机勃勃,令人陶醉。妾身身处其中,只觉得舒心。自是极好。”

    唇角上扬,宁璞珍展露笑颜:“就知你平日里最爱侍弄些花花草草,你觉得舒心,自然也就是好的。”

    皇子妃显然是只听进去了冯青柠的话。谁叫人家如今肚子里有宝,金贵着呢!

    靳佩瑶看她笑容灿烂,心里就不舒坦了。“青柠妹妹素日里就爱侍弄些花花草草,这会儿若非有孕,想必是要亲力亲为来打点装饰园子,叫皇子妃省心。”

    “姐姐说的是,这会儿有孕,倒是不能为皇子妃分忧了。妾身心中有愧。”冯青柠就弯饶舌,低首之时,眼神飞快的划过靳佩瑶的脸,那一瞬间,眸子里的光是冷的,也是得意的。

    “你有孕在身,只看着就是了。”宁璞珍语调温和:“好好的安心养胎,才是最要紧的。”

    这一句话,就堵得靳佩瑶心口疼。

    “皇子妃就是端惠。”她笑容生硬,偏偏语调柔软:“谁都知道您最在意的就是爷的子嗣。”

    宁璞珍转过脸,笑着与她凝视:“说的是呢。本皇子妃入府三载,都不曾为爷诞下麟儿。倒是盼着府里的诸位姐妹能有这样好的福气,和青柠一样怀上爷的骨肉。若能如此,我这个做嫡母的也就感怀安慰了。”

    她不就是只有这一个弱点么!

    所有的人,都拿这件事情来攻击她,耻笑她。说白了,要是心中无畏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娘娘,咱们该去看看宴宾楼了。”荣燕雯转了话头,嫌恶的睨了靳佩瑶一眼。

    心道,天天就这么点事,翻来覆去的说也不嫌烦。

    是,皇子妃的确没有嫡子,可她自己不是一样也没有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自取其辱。

    “说的是。”宁璞珍温婉的笑容依旧得体:“宴宾楼布置了好几日,每样东西都是精挑细选的。你们可得好好帮着看看,几位皇子一同入府赴宴,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是。”几人整齐的垂首应声,却各怀心思。

    宁璞珍转过身,扶着洛晴的手,慢慢的往宴宾楼去。“都这会儿了,也不知道璞玉的绸缎桥搭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