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张良计敌过墙梯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9本章字数:2126字

    迎宾楼飞檐叠嶂,琉璃盖顶。

    两层楼阁,面阔三间。

    一层用来宴客,布置的素雅讲究,又不失皇子府的尊贵。

    二层则用来娱宾,设有雅座戏台,宁璞玉的绸缎桥就搭在这里。

    宁璞珍扶着洛晴的手,步子轻盈的走上阶梯。“绒花,上下阶梯的时候,千万扶好你家主子。”

    “是,娘娘。”绒花乖巧的答应,握着冯主子的手又稍稍攥紧了些。

    “呦!这是什么?”靳佩瑶抬眼一看,奇怪的不行:“这绸缎弄得跟蜘蛛网似的,就是绝活吗?”

    不等旁人开口,她自己就大笑起来:“那直接弄些蜘蛛回来结网就是了,还要咱们宁四小姐做这些干嘛?我偏是不信,她的网能结过人家天生就会的蜘蛛!”

    “所以说你孤陋寡闻。”荣燕雯鄙夷之色渐浓:“爷说了,宁姑娘是要为贵宾们献舞。”

    “献舞?”靳佩瑶更奇怪了:“献舞有什么稀罕。绸缎披在身上,扭就是了。谁还没这点功夫?”

    冯青柠看了看这些打了结,又被固定在半空的绸缎,心中一凛:“莫妃宁姑娘是要凌空起舞,踩在这绸缎上借力?”

    “明白人一眼就看出玄机。”宁璞珍笑着点头:“正是。”

    “啊?”靳佩瑶很是不信:“凌空虚步倒是听说过,乃是轻功之中的上乘功夫。凌空而舞却没见过,兴许是妾身孤陋寡闻,总之没有亲见,恕妾身不能相信。”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见“呲”的一声。

    这声音还没停,面前清风一缕,“唰”的掠过凉意。

    定睛去看的时候,宁璞玉正好一个旋身,不偏不倚的从空中落地。

    “啊!”靳佩瑶被吓得惊叫了一声,这人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正落在面前。“忽然这样蹦出来,不知道会吓着人吗?”

    宁璞玉淡淡勾唇:“旁人都瞧见我如何落地,许是靳主子你说话太专注,才没有看见。”

    “宁妹妹好舞艺。”荣燕雯禁不住啧啧赞道。“这样轻滑的绸缎,打几个结,交错几条就能起舞,普天之下也只怕再找不出第二人了。”

    “荣侧妃谬赞了。”宁璞玉温婉的垂下头去。“不过是璞玉自幼爱舞,多花了些功夫而已。”

    冯青柠也是看的愣了神,半天才笑着赞道:“府里皇子妃的筝犹如天籁,荣侧妃弹得一手好琵琶,靳姐姐的糕点最得爷喜欢,如今府中又添一绝,这便是宁妹妹的舞了。倒是我,没有一技之长。”

    “诶!”靳佩瑶学着皇子妃的样子,端然道:“你怀着爷的骨肉,好好安胎就是。会生孩子不就是一技之长么!”

    其余几人,都只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靳氏当真是府里的万人嫌。

    宁璞珍这时才有功夫和璞玉说话:“绸缎够用么?要不要再准备一些?”

    “够用。”宁璞玉笑得有些不自然,其实她根本不想把这“绝活”亮相人前。如果可以,她情愿一辈子不再跳这舞。

    “快搭好了吧?”宁璞珍看着那青粉色的绸缎,心里难免不舒服。粉色本来就不易染,偏又是这还带着些青的……爷还挺舍得,都拿出来赏了她。

    “马上就好。”宁璞玉笑着说:“再检查一遍可有疏失就成了。”

    “嗯。”宁璞珍笑着握住她的手:“爷对你寄以厚望,明天可要好好施展。”

    “是呢。”靳佩瑶听这话就生气,言语间难免尖酸刻薄。“舞跳好了,也许就不是婢子了。可若是跳不好,丢了二皇子府的颜面,保不齐又得被关进新建好的柴房去。到时候还要累着皇子妃给你送饭。”

    这话的意思,就是她要连皇子妃的脸也一并丢了。

    “靳主子不必为婢子担心。婢子一定竭尽全力,好好的跳这凌空之舞。”宁璞玉自信满满的笑容,看上去那么清澈。尤其是那双饱含春意的眼睛,透心亮。

    怔了怔,靳佩瑶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时候不早了,这就散了,你们也都回去各自准备吧。”宁璞珍待她们走了,才宽慰璞玉:“她就是一张嘴吧厉害,实际上心思使的还真是不多。你别忘心里去。”

    “姐姐放心,她嘴巴再厉害,我也不是吃素的。这些污言秽语,自然不会往心里去。”宁璞玉入府这短短几日,是真的看见姐姐的不易了。

    方才还明媚的脸色,这会儿就有些阴。

    “怎么了?”宁璞珍看得出她变了脸。

    “姐,其实……其实你何必这样委屈自己?”

    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呢,宁璞珍饶是一笑。“自己不觉得委屈,就不是什么委屈了。”

    “可是……”

    “路是自己选的。”宁璞珍拍了拍她的手背,立了良久,才默默道:“心有所属,为他做什么都是甘愿。这种滋味,旁人不懂,你一定懂。”

    如此,璞玉也就真的没有什么好劝了。“姐姐说的是。”

    “得了,别想太多,时候不早了,你弄好这里早点去歇着。我还得去厨房看看,明日宴客的佳肴准备的怎么样了。”

    “嗯,好,姐姐你慢着点。”宁璞玉目送皇子妃离开,心里多有愧疚。凌空一跃,跳踩在绸缎上。

    “姐姐啊,对不起也要做一次。”

    她不想留在二皇子府,不管用什么方法。于是绸缎桥中间的那个结,被她打成了活的。

    沧浪园里,那位爷也没闲着。

    冯铖快步走进来:“爷,你吩咐奴才盯着的事,有动静了。”

    冷衍蹙眉,移开了遮在眼前的手:“说。”

    “的确有人存心搅局。”冯铖将热乎乎的炖品放在桌前,才继续说道:“想来是不希望她继续留在府里。只不过……是谁动了这样的心思,奴才一时片刻还未查明。”

    “府中不过就这么几个人!”冷衍很是不满。

    “奴才愚笨,请爷责罚。”冯铖连忙跪下告罪。

    “罢了。”冷衍摆一摆手:“去迎宾楼。”

    “爷,迎宾楼有皇子妃打点,已然妥帖,现在这么晚了……”

    冷衍没有做声,起身便出了房门。”你不必跟着。“

    “爷,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冯铖是怕他过去瞧,让皇子妃多心,以为信不过。

    然而冷衍心里的打算,却远不是如此。那妮子不想留在二皇子府,即便不是旁人,她也会想方设法的搅了明天的宴席……

    哼!他怎么能让她得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