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身边不止她一个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9本章字数:2122字

    宁璞玉轻轻的点了下头。

    冷决的脸色瞬间就不那么好看了。他以为这些绸缎不过是摆设,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会答应。身旁的温碧婷一下子就觉出他的不自在了。“爷,这佳酿香醇扑鼻,不如妾身同你敬二皇子、皇子妃一樽?”

    端起酒杯,冷决敛眸:“借花敬佛,愿二皇兄、皇嫂,恩爱逾常。”

    冷衍很爽快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宁璞珍也满面笑容的喝了下去。酒真辣,闻起来香醇扑鼻,可送进嘴里那种滋味,当真不好受。

    就好比有些苦,总是要自己往肚子里咽。

    “爷,滢妃娘娘想看璞玉跳舞呢。”宸贵妃一走,靳佩瑶就活过来了。

    碍于自己姑姑只是宸贵妃的近婢,那会儿她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冷衍的目光这才慢慢的落在宁璞玉脸上:“准备了这么久,自然是不会叫满座宾客失望,你跳吧。”

    “那就容璞玉去换身衣裳。”她刚站起来,一旁的苏惜婼就跟着站了起来。

    “宁侧妃若不嫌弃,就让妾身陪你同去吧!”苏惜婼的声音很温柔,听着就让人不忍拒绝。

    宁璞玉不知道她为何要献这样的殷勤。

    两个人欠了身,便从二楼走了下去。

    换衣裳的厢房,在一楼后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妙音和芽枝动作麻利的替她摘下了沉重的头饰,取了轻盈的飞蝶花做装饰,点缀的恰到好处。随后,宁璞玉换上一件鹅黄色轻纱衣,从缠枝的牡丹屏风走出来。

    “哎呀!”苏惜婼随即起身:“宁侧妃真是艳压群芳,不管是华服贵饰,还是清淡着装,都看着叫人心动。”

    “这话怎么敢当。”宁璞玉看不明白这女人的心思,不由得勾唇一笑。“左右这曲子还没奏完,我与苏侧妃说会儿话,你们出去等着就是。”

    妙音点头,领着芽枝关了门,轻快的退了出去。

    “今日多谢苏侧妃解围。”宁璞玉与她并身而坐,面前的茶盏冒着热气,是方才芽枝才沏的茶。

    她很自然端起茶壶倒了两杯,递给苏惜婼:“喝杯茶润润喉吧。”

    苏惜婼笑着接过,只在唇边浅浅抿了一口。“你也瞧见了,若真是想替你解围,凭我也做不到什么。”

    宁璞玉抬起头,对上她的目光:“不管怎么说,有这份心对我来说就很难得了。”

    放下了茶盏,苏惜婼轻巧的笑了:“聪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宁侧妃许不知道,其实多年以前,我就已经知道你了。也可以说,多年以前我就已经认识你……只不过,你不知道我罢了。”

    “是么?”宁璞玉当真想不起和她有过什么旧事。

    “时间宝贵,多说也是来不及。”苏惜婼楚楚可怜的表情,惹人心疼。眉心一皱,眼圈就泛起红意。

    这又是怎么个意思?宁璞玉纳闷的看着她。

    “我知道你对三殿下的心意。”苏惜婼说的有些勉强:“其实,我知道决哥哥一直都很喜欢你,只是……”

    决哥哥?

    这个称呼刺激的宁璞玉汗毛都竖起来了。“你知道的不少么!”

    “璞玉姐姐,你别误会,我真的没有敌意。”苏惜婼垂下眼睑,浓密的睫毛覆下来,遮住了她明亮的眼眸。“决哥哥总跟我说你的好,说你最喜欢在柔软的草地上光脚起舞,说你最喜欢吃雨后的樱桃,还说你总爱和他背靠背的坐在亭子里,看漫山遍野的花草……”

    她的语调很柔软,却叫人听着不舒坦。

    宁璞玉不由得攥紧了拳头:“这些事,冷决为什么会告诉你?”

    “是我缠着决哥哥讲给我听的。“苏惜婼缓缓抬起头,脸色变得很苍白:“我从前很羡慕你,璞玉姐姐。所以,每次决哥哥见了你,我都缠着他讲你们的事给我听。听着听着,我就以为自己也可以和你一样……”

    “嗬!”宁璞玉很生气,原来她早就在冷决身边了。

    这么多年,她知道他们所有的事,可自己却对她一无所知。

    “姐姐,你别生气。”苏惜婼很是委屈:“我从没想过能取代你,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别说什么不可能,你现在不是已经做到了么!”宁璞玉心情不好,懒得再和她说下去。“曲子就要奏完了,我还得献舞。”

    “璞玉姐姐。”苏惜婼赶忙站起来,追着她走到门边:“能成为决哥哥的女人,是我一辈子的幸福。哪怕……他心里的人并不是我。姐姐,我知道你心里苦,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决哥哥的。”

    宁璞玉伸出去推门的手停在半空,胸口闷的她很想呕。

    她从没想过,原来自己拼命拼命的等,拼命拼命的忍,换来的只是被别人取代。

    “那就多谢你。”她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并不是太用力的推开了门。

    妙音被她的脸色吓了一跳:“小姐,你没事吧?”

    宁璞玉摇了摇头:“好好的。”

    苏惜婼已经跟着她走了出来:“姐姐,等下我会好好看你跳舞。”

    不知道为什么,宁璞玉觉得这声音特别的刺耳。她越发走的快,可身后的人就是这么没脸没皮的跟上来。

    最后几步阶梯的时候,宁璞玉忽然就停了下来。

    “姐姐,你没事吧?”苏惜婼赔着小心:“和你说这些,只是……我想让你放心!”

    心道,想让我放弃才对吧!想告诉我冷决现在有了你,根本就不需要我了!

    宁璞玉不想和她争辩,沉着脸色道:“知道了。”

    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笑容缓缓在脸上绽开。“想看我跳舞不是么,那就好好看着。”

    这支舞,是冷决当年为她所创。

    她不会武功,轻功却是他教的!

    “来了。”滢妃一瞧见宁璞玉,便笑了出声:“我就说么,二殿下的眼光最好,这宁侧妃可真是美艳动人,一点也不输她姐姐。”

    宁璞珍尴尬的笑了笑,目光最终落在宁璞玉的脸上。

    她哪里有她这么美?若是有,早该叫爷倾心了。

    丝竹起,悦耳动人,宁璞玉伶俐的飞身上了丝绸编就的彩桥,那一刻,她真觉得太轻盈了。

    好像整个人都被掏空了,没费力气就穿了上去。

    “啊!这是怎么了?”荣燕雯忽然惊叫了一声,惊得所有人侧目。

    经过她身边的苏惜婼一口血喷出来,摇摇晃晃的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