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璞玉连番遭诬陷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19本章字数:2223字

    冷决被这话激的心头一颤。宁璞玉啊宁璞玉,真有你的。

    短短十多日,就能让一向寡恩薄情的二殿下对你倾心。

    忍着心痛,他凝眉凉意十足道:“事情还没弄清楚,多说无益。”

    “你明白就好。”冷衍唇角浮现的霜意,被几乎同样冰凉的笑容取代。“去看看你的侧妃要紧。”

    身边的两个人,都叫宁璞玉感到陌生。

    一个曾经无限温暖过她的人,如今却只有猜忌与怨怼。

    一个让她厌恶和怨恨的人,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挡在身前,温暖了她千疮百孔的心。

    双眼泛起了雾气,她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好。”冷决背过身去,怔怔片刻,忽然又扭过脸来。

    宁璞玉以为他要说什么,莫名的有些紧张。

    然而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匆匆的走了。

    “为什么帮我?”宁璞玉侧过脸,不愿让冷衍看见她红了眼眶。

    冷衍轻描淡写的说:“我不想这件事牵累到整个二皇子府。”

    忽然又凑近她的耳畔,他托起了她的下颌把脸扭过来。“你既然是我的人,就只有我才能欺负你。宁侧妃。”

    “你……”宁璞玉本来还满腔感激,此时看见他挑衅的目光,清冷的声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哼!”冷衍轻哼了一声,松开了手,轻蔑道:“有什么可哭的。”

    还没等宁璞玉反应过来,他已经拂袖而去。

    “简直了!”宁璞玉气得咬牙:“都是一群神经病。”

    她攥着拳头,恨不得锤在哪里才舒坦。也就是转身的一瞬间,她忽然看见个小丫头鬼鬼祟祟的躲在稍远处的树后面。

    见她转身,连忙鬼头鬼脑缩起了身子。

    心中一惊,宁璞玉不由得绷紧了心弦。这是有人在盯着她啊!

    不用说,肯定是这府里的人。

    “宁侧妃,你还是过去看看吧。”另一侧,荣燕雯换了衣裳,急匆匆的赶过来。

    瞧见宁璞玉站在最里面的厢房门外发呆,便喊了她一声。“咱们一路。”

    宁璞玉回过身朝她点头:“也好。”

    这会儿,妙音向皇子妃说明的情由,正好返回来。“荣侧妃娘娘安。”

    荣燕雯点了下头,没多说话。

    她便走到宁璞玉身边:“小姐,芽枝还在被问话,那茶……”

    “树后有人。”宁璞玉拉着她的手,轻声道:“你想法子去看看是谁,千万别惊动了她。”

    言罢,她从庑廊上走下来,随着荣燕雯一道去了苏惜婼歇着的厢房门外。

    “这下,祸怕是闯大了。”靳佩瑶一瞅见她来,就故意声调怪怪的说了这么一句。

    荣燕雯板着脸没吭气。

    宁璞玉也懒得和她多费唇舌,毕竟这时候不应再生事端。

    “荣侧妃。”靳佩瑶微微屈膝,俨然是没有向宁璞玉请安的意思。

    “怎么样了里面?”荣燕雯有些着急的问。

    对方则是爱答不理的回了一句:“三殿下在里头呢,冯青柠也在。”

    “青柠最擅长这个,想必不会有大碍。”荣燕雯舒了口气,脸色微微缓和。“皇子妃呢?”

    “皇子妃陪着滢妃娘娘,在旁边的厢房里审芽枝呢。爷也在里头。”靳佩瑶一改冷漠,提到爷的时候,眸子里都是笑意。

    荣燕雯点了下头,没再多说什么。

    感觉这一刻,气氛特别的低沉。

    除了靳佩瑶满脸的得意,旁人的心都被压的很低,脸色难看。

    “啊——”

    房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惊得众人毛骨悚然。

    “怎么了这是?”荣燕雯按着怦怦跳的心口。“这……”

    宁璞玉也觉得后脑勺发凉,一阵阵的阴风吹过。

    对面厢房的门紧着就敞开了,宁璞珍急匆匆的走出来:“怎么回事?”

    靳佩瑶倒是显得伶俐,上前一步道:“皇子妃别担心,许是青柠在里头施针驱毒呢。”

    宁璞珍略点了下头,目光就沉了下来:“好好的出这么档子事。”

    这时候,厢房的门从里面打开,温碧婷一脸惊惧的走出来。“到底是谁下的毒,妾身斗胆,请二皇子妃给个明白。”

    她的语气充满了愤怒,显然是心疼的厉害。“害的惜婼她遭这样的罪,简直丧尽天良。”

    “是是。”宁璞珍一脸愧疚的点着头:“这事情的确……”

    话还没说完,里头又是一声惨叫!

    “天啊!遭这样的罪!”靳佩瑶不由得缩了缩肩:“怎么会疼的这么厉害?只不过……”

    靳佩瑶话锋一转:“苏侧妃所品尝过的糕点和茗茶,滢妃娘娘用了,宁侧妃也用了,不可能只有她有事。啊!”

    她故作心慌的皱起了眉头,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宁璞玉脸上:“难不成是陪着宁侧妃换衣裳的间歇中了毒?宁侧妃,那会儿到底你给苏侧妃吃了什么?”

    她这样一问,温碧婷不由得的警觉起来:“宁侧妃,那会儿惜婼有否真的吃过什么?她身子一向不好,如今又遭这样的罪,若是你知道什么,可千万别瞒着我们才好哇。”

    宁璞玉微微扬起下颌,沉静的说:“没吃什么,只是喝过一杯茶。”

    “什么茶?”温碧婷自然要问清楚。

    “百花茶,里面放了几颗甘草梅。”宁璞玉如实的说。

    “什么?”温碧婷的脸色瞬间就冷寂了下来:“甘草梅!怎么可以放甘草梅?你不知道惜婼才服了有甘遂的药汤么?两者相克,是最寻常的十八反!身为宁家嫡千金,难道你会不懂这些?”

    她这样激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惊惧起来,一错不错的盯着宁璞玉。

    “我不知道。”她淡然的说:“苏侧妃的病情和所用汤药,我根本不知情。”

    “胡说。”靳佩瑶几乎冲口而出:“苏侧妃的病来得及,群医无策。三殿下一掷千金征集良方,那人将方子就写在了榜文上,整个皇城无人不知。咱们府里也是无人不晓。你竟然说你不知道,这未免也太牵强了吧?”

    荣燕雯皱着眉头,脸色冷厉的不行:“佩瑶你的话也太多了吧!”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靳佩瑶仰起头,一脸的无畏:“她是侧妃又如何,是宁家的千金又如何,即便冒着得罪皇子妃的危险,妾身还是要实话实说,今日这是,若是不查清楚,留下这样毒如蛇蝎的妇人在二皇子府,那才是真的要坏事。谁知道她下一次要害谁呢?”

    “不错!”温碧婷凛眉:“惜婼一向与人无争,前头还在好心的为她求情,跟着就惨遭毒手。这事,请二殿下正妃给妾身和三皇子府一个说法。妾身相信,二皇子妃你公众持重,不偏不倚,必然不会包庇自己的亲妹,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