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青玉凤霞佩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5:41本章字数:2842字

    我叫白不二,四年前我第三次高考落榜,离高职高专都差了好大一截,心灰意冷之下打放弃这条路,跟着爹干典当生意,也就是当铺。

    铺子是祖上传下来的,叫长生当。

    爹对这个倒是无所谓,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现在这年代连挑大粪的都能买车买房,不上大学也饿不死。

    从小的时候爹就给我灌输了很多关于当铺的知识和规矩,还包括什么金银首饰、古玩字画以及现在各种汽车家电的辨认和估价。

    说实话虽然我学习不怎么样,但是干这个还是挺有天赋的。

    有关典当行的知识一学就会,一点就通。

    爹说我这是遗传了老祖宗的基因,天生就是干这个的。

    但是越是古老的行当就越是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规矩和禁忌。

    这些规矩和禁忌没人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定制的,却是千百年来行内人视若性命的戒条。

    但是我却为了一时贪欲,违背了祖训,坏了老祖宗的规矩,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平常之路。

    那两天恰巧赶上村里头自家屋的老人过世,爹娘得回去帮忙,就让我暂时帮着看店,还说一万以内的东西我自己做主就行。

    那个年纪父母不在身边,自己一个人看店自然觉得很新奇,早上起的比上学都早,先拜一拜先人,然后收拾的人模狗样的坐在门口等着客人上门,好一施拳脚。

    结果从早上坐到日落,连头上的发蜡都粘了,中间除了两个来吊幌子的,也就是光问不当,一个真正的买卖人都没有。

    等熬到了太阳下山,路上基本上没什么人了,肚子也饿了,就准备关门歇业去弄点吃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来人了。

    那是个中年男人,行色有些匆忙,一直低着头,进门的时候还回头望了一下,像是怕被人发现,进了屋我冲他打招呼,问有什么需要帮忙。

    他这才抬头看见我,表情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又四处望了望问道;“老板呢?”

    我说你找大老板还是小老板,大老板有事回乡下了,过几天才回来,小老板就是我,有什么跟我说也一样。

    他有些狐疑地盯着我看了半天,好像是不相信一样。

    本来今天就被两个吊幌子的搞的有点心情烦躁,看他这样看我,当时就说,你可以等几天再过来,我要关门了,意思就是要当就当,不当滚蛋。

    他犹豫了半天,问我能不能先把门关上。

    我当时就火了,心想你还想打劫咋了?

    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连忙解释道:“这是我家的传家宝。。。”

    说着望了望门外,心思很明显。

    我摆摆手说不用,我这店里店外全都是监控,十米外就是派出所,你不用怕,多值钱的东西在这里过手都没有出事,而且没有关上门做生意的道理。

    那人迟疑了片刻,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灰布包裹,那包裹鼓囊囊的,像是包了一个不小的物件,我当时就来了兴趣。

    但是随着包裹被里三层外三层地打开,我吊起的心马上摔了个稀巴烂,合着全是布,解了好半天,才看到里面东西的真正面目,一块小孩巴掌大小的玉佩。

    我当时就皱起了眉头,当铺有个很古老的规矩,叫三不当。

    神袍戏衣不当、旗锣伞扇不当、低潮手饰不当。

    “神袍戏衣不当”防的是那些死人的寿衣、殓服,而“旗锣伞扇不当”“低潮手饰不当”主要的还是指那些拿琐物来游戏开涮的人。

    其中神袍戏衣还指这些来路不明的古董文物。

    古董文物不像房产本和机动车行驶证那种东西,上面有名有姓,还有政府的大红章在上面,丁就是丁,卯就是卯,谁也赖不了。

    但是古董文物就不一样,你说是你的,等你写好当票钱拿走人,再有人来说东西是他的要拿走怎么办,上面又没有写谁的名字,很麻烦。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就是这玩意儿通常都是从死人坑里拿出来的,万一东西的主人夜里来找我拿,我这是有命赚没命花啊。

    见我脸色不对,那人问我怎么了,有问题?

    我说这是你的传家宝?

    他点点头说是,从他爷爷的爷爷辈就开始流传下来,一直摆在家里,现在孩子上学急用钱,就拿出来当了,等过阵子还要赎回去。

    我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将玉佩拿在手中,拿起放大镜看了起来。

    那是块灰黄色的白玉凤凰镂雕腰佩,放在手中冰冰凉。

    在放大镜下,整块玉体中绿通透,中间的镂空玉凤雕刻的栩栩如生,像是古代女人腰挂的物件,年代感很强,但是看不出是哪个朝代的产物,这种东西我目前只对唐朝和唐朝以后的工艺比较了解,对唐朝之前的还是一片空白。

    那就是这块玉很有可能是唐朝之前的产物,隋朝?晋朝?汉朝?

    记得前阵子听爹说,有家当铺出手了一件死当,是唐朝的和田玉貔貅,收的时候是13万,出售给了一个行家卖了21万,中间足足赚了8万。

    这个玉佩的品质和颜色明显是产自辽宁的岫玉,虽然同和田玉都是四大名玉,但是还是稍逊一筹,而且也比那个貔貅小了很多,但是市场价怎么着都得5万往上。

    见我一直不说话,那人有点沾沾自喜道:“怎么样,没骗你吧,好东西!”

    我没有搭理他,因为这时我在玉凤的凤尾处发现了一个刻上去古篆“刘”字,“刘”字非常小,要不是用放大镜,根本看不到,而且古体刘字写法非常复杂,古人的工艺真不是开玩笑的。

    “嗯”

    看完之后我点点头,把玉佩还给他,说:“东西还行,不过在这之前我要问你个问题。”

    那人愣了一下说什么问题。

    “你姓什么?”我问道。

    “我姓刘啊”那人看着我一脸迷茫。

    “身份证给我看下。”

    “啥?”

    “是这样,在我们这里进行交易都得先进行身份登记,以防在交易过程或者交易后出现人当不匹配的情况。”

    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心想着如果他真姓刘的话,那这块玉佩是他传家宝的可能性还真不小。

    “哦”

    那人也挺憨厚,没多想就把身份证掏给了我,上面写着刘德贵,67年的,家是阳城县小洼村十三队的,再对照了下照片,看来是没错了。

    将身份证还给他,我问道:“你准备开多少钱?压多久?”

    “你给个价吧,你们都是行家,自然懂得价格。”那人说道。

    “行,那我就不废话,直接这个数。”

    说完我冲他竖起食指,意思是一万,这是我爹给我的最大额度。

    我这人不爱废话,老话里说,当铺里卖孩子—贱人,这玉佩如果真是唐朝以前的还值个五万块钱,要是唐朝以后或者近代的,那也就万把块钱了,什么东西进了当铺都是九去十三归,给个保底价,我做生意不能亏钱不是?

    刘德贵见我的手势,当即摇头,说:“太少了,而且钱不够用。”

    我眯着眼睛问他:“那你想要多少?”

    他说:“五千,不能少于五千,我娃等着上大学的学费呢。”

    当时我就哑然,合着他把我的比划当成一千了,我说行,五千就五千,准备压多久?

    “1个月。”他说道。

    我心中默然,看来真的是给孩子凑学费来了,东西也应该是传家宝无误,当即写下单据拿给他说:“不知名朝代下品岫玉玉凤镂空一个,当5000元人民币,周期一个月,2分利,即时扣除,给你4900块,同意就签字吧。”

    他当时愣了一下,说:“下品岫玉?还要扣利息?”

    我说废话,不扣利息我吃什么去,而且这上面写的下品岫玉是我们这的规矩,不信你打听打听看看有哪家不是这样写。

    他哦了一声点点头便低头签字,而我也回爹娘房间从保险柜里点了4900块钱,然后把玉佩360度无死角拍了照后再在单据上长生当铺的大红印,把钱交到他手里,这单生意算成了。

    虽然只有100块钱利润,但是也算是我平生以来第一桩独立完成的生意,心情很不错,跑到门口买了点卤菜花生和啤酒犒劳下自己。

    买好了晚饭打包带到房间,准备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剧,顺便上QQ和同学们吹吹牛逼。

    结果刚把QQ登上,右下角就弹出来一条腾讯本地新闻:

    阳城县小洼村发现大型汉代公主墓葬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