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纨绔子弟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29本章字数:4490字

    “小浅不必在意!”王若温和浅笑,看向左小浅一脸的不安和微窘:“只不过一件衣服……”

    只不过一件衣服?左小浅瞥嘴,她刚刚拍他肩膀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手掌下那柔软细致的衣料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穿的起的……

    而他仅仅轻描淡写的说,只不过是件衣服……

    莫非,这个人很有钱很有钱?

    “王若,你……你很有……”左小浅试探着开口,却在那双清澈黑眸的注视下,卡住了:“我是想问,你是做什么的啊?”

    上帝作证,她原本想问,你是不是很有钱啊?

    王若轻咳一声,温润的神情上似有控制不住的笑意漾了出来:“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

    嘎?左小浅的瞳孔不可避免的紧缩了下,感情眼前这风华如此美好的少年,就是一不务正业的败家子?

    可是电视上面的败家子形象跟他这形象也相差太远了吧?哪有败家子可以用美好这个词语来形容的?算了,管他是不是败家子,只要他能帮到自己就好……

    想到这里,左小浅忍不住咧开嘴角,甜甜一笑:“纨绔子弟好啊!纨绔子弟也不是谁人都可以做到的……那个也是也是有技术难度的……”

    王若花瓣般美丽的唇角微微上翘,唇边的笑痕于是更加深了:“小浅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嘲讽我呢?”

    “都不是——”左小浅腾出左手,伸出食指在他面前坚定的摇了摇:“我是羡慕……”

    “羡慕?”王若清秀的眉毛轻轻拢了拢,似乎有些不明白。

    左小浅使劲点头,双眼闪闪发光:“是啊是啊,我最羡慕的就是什么都不用做然后还有资本用力败家的纨绔子弟……”

    王若唇角的笑容僵了僵,似有些抽搐的模样,随即一连串清朗的笑声从他嘴里逸出,‘啪’的一声合上折扇:“我倒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你这么新奇的人儿……”

    面前这个拥有奇特思维的女子,不管是谁,已经成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新奇?左小浅傻笑两声,这个叫王若的,莫不是将自己当成了有趣的玩具不成?真是憋屈得要命……

    “王若,我其实有个不情之请呢!”左小浅盯着那张让人几乎快要失魂落魄的秀美容颜,吞了口口水后才勉强说出完整的话语来。

    都说红颜祸水,但看在左小浅眼里,这个叫王若的男人,他的‘祸水’程度,绝不亚于所谓的红颜,尤其是他用如此温柔的眼神望向自己的时候,左小浅觉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嗯?”王若状似漫不经心的应着,面上温润柔和的神情却始终没变:“小浅有什么不情之请?”

    左小浅呆滞的目光仍然停留在王若的脸上,这个少年,真的是怎么看怎么都不会生厌呢!这么秀美绝伦的皮相,这么绝好优雅的风姿……

    这样的美色,越看越是喜欢,这样的气质,怎么看都跟纨绔子弟扯不上半点关系!

    “小浅?”王若关心的语气响起,身子也微微前倾了一点:“你在发呆?”

    那忽然近在眼前的美色,却让左小浅猛地一凛,随即傻笑着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哦呵呵,我刚刚在思考……”

    “思考什么?”王若扬眉的弧度很轻微,语气依然不急不躁的温柔:“你刚才说有不情之请,是什么样的请求?”

    左小浅这才想起这一出来,连忙敛了心神:“你有办法带我出去吗?”

    王若秀美的眉毛拧成不解的弧度:“带你出去?我不懂小浅的意思——”

    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左小浅说得再清楚一点!这个左小浅自然是听的出来的:“虽然我是王府里的丫鬟,可是一直呆在这个让人不舒服让人反感生厌的地方,会很容易憋出病来的,对不对?然后我就想说,你能不能带我出府逛逛?”

    她本来是想叫他直接带她走得了,可是想了想,这事还是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地,一步一步来……

    “这个请求自然不过分!”王若紧拧的眉舒展开来,看见左小浅因为他这句话而亮的灼人的纯净眸子,轻轻勾起唇瓣:“只是——”

    哪个丫鬟敢在主人的府邸里对陌生男子毫不掩饰的说她讨厌反感主人的地方?她怎么会连这样的自觉都没有?

    只是?左小浅在听闻这两个字时,立刻警觉的瞪圆了眼睛,那眼神近乎虎视眈眈:“只是什么?”

    “王若虽是王爷的朋友,但你是府里的丫头,王若实在无法自作主张的将你带出去……”王若为难的看着左小浅生动的模样,如是说道。

    左小浅垮下肩膀,沮丧的扔掉了手里的鸡翅膀。

    “不过,你也不需要失望成这样子!”王若宽慰道:“这次不行,下次一定带你出去走走,可好?”

    “真的?”左小浅原本灰暗的眸子,立刻又灼亮了起来。生怕对面的人会反悔般,急急伸出小指头:“来来来,咱们打勾——”

    王若的视线往下,落在左小浅尚带着油渍的小手上,长长的睫毛轻垂,在细长好看的凤眼上,打下淡淡的阴影。

    缓缓的伸过白皙美丽的手,用小指头勾上那只等

    王若目送左小浅几乎一蹦三跳离开的背影,唇瓣的笑容始终没变,直到左小浅与小怜的背影消失在长廊转角处,才轻轻开口:“雷诺——”

    细微的衣袂破空后,一名全身黑衫的男子闪电一般出现在他面前,恭敬抱拳,低沉的嗓音没有半点情绪起伏:“王爷,有何吩咐?”

    “你觉得这个女子有什么问题?”温和的笑容这才缓缓从他唇边褪去,但温润的神情依然不变,轻扬下巴,颀长秀美的颈脖划出优美的弧线。

    “王爷,属下斗胆以为,这女子根本就不是顾家小姐!”雷诺顺着他的视线望向空空的长廊尽头,淡淡回答。

    “好,明天之前将这女子的底细查清楚!”他起身,轻轻抚了抚雪白的衣衫:“后院暂时不准任何人靠近——”

    沿着偌大的后院转了一圈,左小浅有些疑惑这个迷宫似的院子——任凭她怎么转,都离不开这些翠竹和桃树。

    本想吃饱了后溜达溜达消消食,顺便也熟悉一下环境,眼下看来,此路是不通的了。“小怜,你出去过这个院子吗?”

    跟在她身后的小怜连忙乖巧的摇头,又点点头:“小怜出过这个院子,可是……”

    “可是什么?”生机盎然的院子,一边绿意喜人,一边粉嫩轻盈。

    她随手撩起粗布裙,随意躺在翠竹下光滑平坦的青石台上,微眯眼睛,看着蔚蓝纯净不含一丝杂质的天空。

    小怜被左小浅一气呵成的动作惊吓到了,张着的小嘴轻轻嚅动了下:“可是我奴婢只出去过一次,当时因为娘娘您从假山上掉进池子里,奴婢一时情急,在院子里胡乱冲撞,却不想竟被奴婢冲出去了……”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当时到底是怎么冲出去的了?”左小浅慵懒的询问,抬起纤细漂亮的小手,覆在自己的眼睛上。

    小怜局促不安的点头:“是的,娘娘!”

    左小浅沉吟了一下:“那么送返来的小芹丫头是怎么出去的?”

    想不到,这个看似平凡看似简单的院子,竟然还有玄机:“还有那个叫王若的,他又要怎么出去?等等——”

    她猛地翻身坐起,拉了小怜就往之前的长廊跑去,周边一致的绿色和粉色,却叫她根本分不清楚刚来时的路:“不会吧?”

    她傻眼,呆呆的站在一片粉色下,有风吹来,桃花纷纷落下,洒在左小浅的头发上,衣服上……而她显然没有心情理会调皮的花瓣,急忙旋身:“还是没有,怎么会没有……天,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有些崩溃的望着一望无际的碧绿和粉红,为什么连那个有美食有美男的长廊都找不到了?

    稳了稳心神,左小浅闭上眼睛,松开拉着小怜的手,试图像之前一样,找到那个亭子的所在地——若找不到,她还不得饿死啊!

    可是试了几次后,她放弃了——大概是因为这会儿没有食物的香味来吸引又或她。

    垮下脸,她扁了嘴巴蹲在地上,用手搅着地面上铺着的薄薄一层粉红。小怜站在她身后,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情绪低落沮丧的左小浅:“娘娘,那里……有一堵墙……”

    “哪里?”左小浅速度极快的起身,四下张望,顺着小怜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隐于绿竹后长满青苔的墙壁:“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哇!”

    跑到墙角,仰头,虽然有墙,但是,要翻出去吗?以目前这可怜的小身板状态,爬墙也成了一件难度系数很大的事情……

    更要命的是,墙身上的那些绿幽幽的青苔,那么滑,打死她也是没办法的吧?

    “娘娘,您不会想要从这里爬出去吧?”小怜看着左小浅沉思的模样,忍不住怯怯问道。

    “不然,你还有什么很好的办法不成?”她也来了大半天了,早想出去看看古代的风土人情,却被困在这个院子里,怎不叫人觉得憋屈?

    “可是,就算您翻过去也不一定就能出去啊!”小怜认真而诚恳的说道:“娘娘,咱们还是回去吧?”

    “我不!”左小浅坚决的回答,她的表情倔强而任性,死死盯着墙体,半晌后将垂在胸前的辫子往脑后一甩,撩起裙摆扎进腰带里:“我还就不信了,一堵墙能难倒我?”

    院墙高大约两米,左小浅四下张望,周边院里种满了树或竹,却偏偏院墙两米范围内,寸草不生……

    “小怜,你在干嘛?”正转着慧黠的眼珠想着办法时,小怜却径直走到墙边,蹲下了身子。左小浅吃惊的看着她的举动,不明白她这是想做什么?

    “娘娘,您不是想翻过去吗?踩在奴婢的肩头上,就可以出去了!”小怜偏头,清秀的小脸漾着认真。

    “你快起来!”左小浅连忙伸手去拉她,她就是想出去想得要死,也是没办法踩在眼前这个瘦弱家伙的肩头出去的——虽然她左小浅并不是个良善之人,可也并不是不择手段之人!

    “娘娘——”小怜并不起身,固执的看着左小浅的眼睛:“奴婢知道娘娘是心疼奴婢,可是娘娘,奴婢并不觉得委屈……”

    可是我的心里会觉得不舒服啊!左小浅心说!

    但小怜那么固执的趴在那里,用那么固执坚持眼神望着自己,一时竟让她进退两难……

    小怜依然固执的趴在那里,左小浅盯着她的小脸,实在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对待自己?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她是主而她是仆的原因吗?

    叹口气,她走过去,平静的开口:“小怜,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我也并不是非要出去不可……”

    “奴婢知道娘娘您想出去!”小怜侧头望着她:“虽然您以前一句话都不说,可是奴婢知道。您每次用那种空洞绝望的眼神望向高墙之外时,奴婢都能看得出来,您想离开这里……”

    “好!”左小浅看着她盈满晶莹泪花的大眼,咬牙道:“既然如此,我就……我就踩了哦……我,我真的踩了哦……”

    小怜被她征询的语气逗笑,柔声道:“娘娘小心一点……”

    左小浅在心里叹口气,她要踩着她爬墙,她却还不忘提醒她小心点,这小丫头心地怎么可以这么纯良?

    左小浅小心翼翼的踩着小怜的肩膀,生怕踩疼了她。小怜吃力的、缓慢的直起身子,将左小浅的身体抬高。左小浅的双手紧紧扣着墙头,好不容易才扑腾着爬了上去,站在宽不到两尺的墙头,她抬手擦了擦额际细密的汗珠,这才转身朝小怜伸出手:“来,我拉你上来——”

    小怜有些惊愕的后退一步,看着左小浅蹲在墙头朝她伸出的手,面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娘娘,您要……带小怜一起走?”

    “废话!”左小浅嗔道:“从现在开始,你我就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了……卧日后有吃的,也必然会有你一份……好了,手给我!”

    小怜被那番话感动得要掉眼泪的样子,使劲点点头,咧开大大的笑容,踮了脚尖将手递给左小浅。

    左小浅使出吃奶的劲儿,用力抓着小怜的手,往上边拽,无奈墙壁太滑,试了几次均告失败。休息了一阵后,左小浅朝沮丧的小怜吼道:“再来——”

    使出浑身解数的她,使劲拽着那只手,小怜憋得通红,小手被勒得生疼,她依然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小怜也使足了劲往上爬,终于上去了一点点,又多了一点点,正想松口气,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下掉去……

    虽然她已经及时松开了左小浅的手,可是惯性的作用,导致左小浅无可避免的一头往下栽来。

    完了,非毁容不可!左小浅紧闭了眼睛往下跌扑——脸着地的下场,她已经做好了毁容的准备!

    可是预期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反而还觉得舒服得可以。鼻尖嗅到淡淡的桃花味道,她才蓦的睁大眼睛,惊讶的瞪着做了她肉垫的身下的眉目如画的少年:“王若?你……”

    王若温婉浅笑,嗓音却带着淡淡的促狭味道:“小浅,这就是传说中的投怀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