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反击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30本章字数:4298字

    让人受不了的酸腥之气,从被左小浅揭开的食盒中散发出来,瞬间弥漫了整个小屋。

    “呕——”因为靠的最近,左小浅被那酸腥之气熏得眼泪花花直往外冒,恶心得要死!

    小怜连忙奔了过来,心疼的扶了左小浅,想要远离那些不知道放了多少天的馊物:“娘娘,您还好吧?”

    左小浅倚在她身上,深吸了口气,才压制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眼角的余光瞄到早退到屋外的荷妃主仆俩的得意嘴脸,怄得眼冒金星。

    从小怜身上直起身子,左小浅伸手将她推离自己一步,敢这样整她的人,那女人是第一个,第一次被整的这么惨,她自然不会放过那个得意的女人。

    “荷妃的好意本王妃心领了!”左小浅屏住呼吸,伸手捧了桌上的食盒,直直的走向那主仆二人:“说实话,本王妃很是感激——”

    荷妃与小芹双眼死死盯着左小浅手里的食盒,面上皆流露出惊讶和嫌恶的表情,看着左小浅走近,连忙以袖掩鼻,皮笑肉不笑:“王妃喜欢就好……那你,就慢慢享用你的早餐吧!妾身告退了!”

    “既然都来了,而且还这么热心的送了早餐来,不如……”左小浅诡异的扯开笑容,继续逼近不停后退的主仆二人:“我们一起吃,你觉得怎么样?”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里的食盒泼向了那主仆二人。

    预料不到左小浅会有此动作的荷妃和小芹,躲闪不及……

    左小浅冷眼看着呆愣在她面前的主仆二人,馊酸的东西淋湿了荷妃昂贵的衣服,当然,她身上彰显高贵的配件也无一幸免,头上还有胖胖的面条讥嘲的挂在二人的脑袋上,狼狈至极——

    “顾昭然,你竟敢——”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从齿缝里狠狠的挤出这句话来!

    左小浅拍拍手,轻扬下巴,冷冷说道:“荷妃,别以为我还是从前的顾昭然……想要再欺负我,门都没有——”

    “我一定会告诉王爷的,他一定会为我做主……你的王妃,也别想再继续坐下去了!”荷妃眼睛上吊,看着尚在头顶上荡秋千的面条,一副想要伸手拍掉又不敢的样子,狠狠瞪着左小浅。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狼狈过。这种狼狈和丢脸,足以让她记恨一辈子。

    “哼!”左小浅冷哼:“你以为姐姐我想做王妃吗?正好,我不想做,你去叫那个什么什么王爷休掉我好了——”

    狠狠除了一口恶气,左小浅心里舒畅得不得了。懒懒的伸了伸胳膊弯了弯腰,她大大的呼吸了一口,抬眼,望了望头顶上属于时间那温暖的来源。

    小怜却万分担忧的望着荷妃主仆二人消失的方向:“娘娘,您今天的行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都被那可恶的死女人骑到脑袋上欺负了耶!”左小浅拧了秀气的眉毛,转头不赞同的看着小怜:“莫非对她的欺负我还要忍气吞声还要点头哈腰?多谢她送过来的猪都不吃东西?小怜,难道你想一辈子被这种女人欺负?”

    “可是娘娘,荷妃在王府里是备受王爷宠爱的妃子,您只是……”小怜飞快的看了看左小浅的表情,见她并没有生气才继续说道:“若到时候王爷怪罪于你,可怎么办呐?”

    见小怜是真的为自己担心,左小浅便笑笑:“没事啊!反正我又不喜欢那什么王爷,他若真的怪罪于我,大不了就是休了我,我还求之不得呢!”

    “娘娘您……”小怜大吃一惊,慌忙走近左小浅身边,做贼似的四下张望着,压低声音说道:“这种话千万不可再说,您身为王府里的女主人,说这样对王爷大不敬的话。很容易被有心之人攻击的,您在府里的日子本来就已经过的很艰难了,若是因为这样……”

    左小浅将小怜真切的担忧放进心里,心里一暖,微笑道:“小怜,你进来一个月了,都没有见到王府里的男主人来找过我,说明他本身就不把我这个女主人放在眼里,既然他都不给我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他面子呢?”

    反正她又不稀罕当这个啥都没有还尽被人欺负的王妃,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不说,还要忍气吞声的受着小妾的折磨,这是什么世道?

    她不是顾昭然,不明白她的忍耐她的隐忍是因为什么?她是左小浅,不可能对别人的欺负示威视而不见,也做不到吃苦受累丝毫不当成一回事。她是左小浅,是个恩怨分明、性情自我的人,做不来卑躬屈膝那一套……

    “娘娘您……”小怜吃惊的望着左小浅。大大的水眸甚至连转动一下都不能。

    “好啦小怜!”左小浅娇俏的笑开,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面颊:“放心吧,有我在,断然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的——那个所谓的王爷也一样!”

    “娘娘……”小怜感激涕零,泪眼汪汪的望着左小浅,被卖进王府以来,第一次,王妃让她觉得自己像一个人,而不是被人当成廉价货物或出气筒的下人……

    “娘娘,小怜会一辈子对您衷心的!”她给她保护和尊严,那么,她这一辈子,便只衷心娘娘一个人……

    左小浅看着她慎重又慎重的认真可爱的模样,面上的笑容更加舒心:“好吧!那你就一辈子只对我一个人衷心好了……第一件事就是,不要叫我娘娘,做得到吗?”

    小怜开心的笑容立刻僵住了,不知所措的望着左小浅:“奴婢不叫您娘娘,要叫你什么呢?”

    “叫我姐姐或小姐,也不要自称奴婢,我听着别扭!”左小浅循循善诱道:“来,你试试叫一声来听听——”

    “娘娘,奴婢……小,小姐,我……”小怜在左小浅的“威严”下,吞吞吐吐试着唤了一声。

    “不错!”左小浅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来,再一遍——”

    “小姐,我叫小怜,请多指教!”小怜羞怯的低头福身,轻快的语气带着不容错辨的喜悦和笑意……

    这是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像一个人,她觉得自己也是可以幻想幸福幻想快乐的!

    左小浅也笑得极为舒心,伸手拍了拍小怜瘦小的肩头,却被肚子传来的咕噜声破坏了好心情,垮下脸来:“小怜,我饿了——”

    “娘……小姐,小厨房还有一点野菜,我去煮来给你吃!”小怜偷笑着,步伐轻快的往小厨房走去!

    “那丫头好像在嘲笑我诶!”左小浅望着小怜轻快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小浅,你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什么?”

    温润好听的声音自背后响起,左小浅飞快露出甜美笑脸,转身对来人甜甜笑开:“王若,早上好!”

    “早上好!”王若依然一身白衣,温和的笑容映着天边的的朝阳,温暖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吃过早饭了吗?”

    “正等着你送,你有给我顺便捎点过来吗?我好饿!”左小浅拉了她的衣袖,撒娇的仰起头,用依赖的眼神仰望着他。

    看她不自觉的流露出这般可爱的模样,美丽的容颜显得更加动人:“呐,这是特地带给你的,先填填肚子,等中午我再给你带好吃的东西……”

    他将背在身后的手平伸出来,修长白皙的大手上,静静的躺着一包白嫩嫩、香喷喷的包子。

    “啊,包子!”左小浅兴奋的尖叫一声,扑过来迫不及待的抢走了王若手里的包子:“王若,你对我真好,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我太喜欢你了……”

    王若美丽的唇瓣轻轻扬起:“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在你需要的时候,为你带来的食物?”

    左小浅嘿嘿傻笑,明亮的眸子微微一转:“那个,都喜欢啦……王若,你喜欢我喜欢你吗?”

    王若秀丽如画的脸容染上一丝郝色,他断然没料到,眼前这个女子,会如此大胆如此坦荡的询问他这样的话题。

    她的眸子清澈如水,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那纯净的模样,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干净可爱。

    左小浅歪着脑袋,用力咬了一口手上的肉包子,这才蹙眉,不满的问道:“王若,你不喜欢我喜欢你哦?”

    她一吃东西,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净顿毁。王若没说话,只将放在她身上的视线转开,盯着不远处的满地缤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若真不喜欢,那我以后不喜欢你便是了!”左小浅没什么所谓的说道:“可是,你还会带东西过来给我吃吗?直到我离开这个地方——”

    王若清亮的眸子立刻转回了她的身上,原来,她的喜欢,是这么的洒脱干脆与无谓:“离开?你要离开这里?”

    他不记得,他什么时候给了她离开这个地方的权利?

    “是啊!”左小浅大方坦然的点头,挺翘的小鼻子不满的抽了抽:“刚才我得罪了王爷的爱妾,我估摸着那女人也该哭哭啼啼的跑去找她的靠山哭诉去了……如此一来,我继续留在这里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她说着,明丽的面容染上点点不舍:“离开后能再见到你的可能性估计也小了……不过没关系——”

    她深吸一口气,露出大大的笑脸来,一巴掌拍下来,落在王若稍嫌有些瘦削的肩膀上:“我会经常想起你的……俗话说,受人点滴之恩,也当涌泉相报,何况,你还是我来这个世界对我最好的人,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王若美丽细致的脸上有些微的错愕,随即微笑道:“想不到你还是个知恩图报的人,那么,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对你的点滴之恩呢?”

    左小浅侧头想了想,豪气万千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以后你若有了难处,我左……我小浅一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真的?”王若征询道。

    “当然——”是不可能的,她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她左小浅哪里有这么伟大和勇敢?赴汤以及蹈火,也只是学着电视剧里的人随便说说的,谁当真了谁就是傻瓜!

    王若看着豪气干云的出现她这么秀美无双的人儿身上,却并不显得突兀,阳光下的她,显得愈发的英气逼人!

    “你刚才说你得罪了王爷的爱妾,是怎么回事啊?”王若状若漫不经心的询问道,转身率先往一边的青石台走去,率性的坐了下来。

    左小浅捧着包子,也跟了过去,简明扼要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嘲讽的瞥了瞥嘴唇:“我觉得,那王爷肯定是个老眼昏花的老头子……”

    “哦?”王若惊讶的看向她立刻转为兴奋的小脸:“你没看见他那个什么爱妾的模样,呃,简直,简直俗气到了极点,本来长得还可以的一个女人,偏偏把自己打扮成那副模样,也不知道是恶心自己还是恶心别人……”

    她讲起八卦的时候,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可爱模样,很容易就能感染到身边人的情绪,是以,王若也跟着笑了笑:“小浅没见过王爷?”

    说他是老眼昏花的老头?

    “我一个丫头片子,身份卑微,地位低下,如何能见到身份那么高贵,地位那么吓人,那么英明那么伟大的王爷殿下呢?你不是跟我说笑么……”明明是赞扬的话语,到了她嘴里,就变成了气死人不偿命的嘲笑语气。

    王若被左小浅生动的表演弄得哭笑不得,半晌后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么小浅想要见见你口中英明伟大的王爷老头儿吗?”

    “没兴趣啦!”左小浅大大咧咧的挥挥手:“我可没有恋父情节,也没打算跟老头来段什么忘年恋……本姑娘要找就要找个英俊潇洒、俊逸不凡的大帅哥……”

    她兀自得意洋洋的说道,没有发现王若本清澈的黑眸逐渐的幽深起来:“看来,小浅是坚定了要离开这里的决心了?”

    左小浅将包子统统喂进肚子后,才懒懒的将双手往后撑在青石台上,仰了下巴,望着高高围墙外的湛蓝而一望无际的蓝天:“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觉得从前的自己好像是个很复杂的人,所有的人似乎都不喜欢我……”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扭头看向正注视着她的王若,她继续说道:“当然,我并不是要所有人都喜欢我,只是……这里的人都那么讨厌我,于是我就想说,不如,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好了……”

    换个地方重新开始,以左小浅而非顾昭然的身份——顾昭然的身份太复杂,她玩不转,最怕的是一不小心,把小命也搭上,那就太不划算了啦!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希望你能留下来,那么,你会留下来吗?”王若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美丽的黑眸略带湿意,认真而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