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王若与若王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30本章字数:4480字

    左小浅怔愣的望着那好看眉眼里的认真,一时间只觉得心跳如鼓,那个好看的仿若天仙、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自然流露出尊贵优雅气质的美丽的少年,竟然跟自己说,他喜欢她……

    “你你你……为什么喜欢我?”她暗暗压住脆弱的小心脏,弱弱的问道:“就因为我长得好看?”

    忽然计较起来,他喜欢的若是这皮相——皮相是顾昭然而不是左小浅的……

    抬眼看向少年,左小浅的心猛地一凛,为什么他对自己说喜欢的时候,面上的神情虽然依然温润柔和,可是眸子却依然似以往一般,纯净透彻,这种眼神,怎么可能是喜欢一个人而应该有的眼神?

    那么,王若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呢?只是单纯的,想要将自己留下来?可是在他面前,自己只是扮演了一个丫鬟的角色,他请求自己留下来的用意,又是什么?

    “难道小浅不喜欢我吗?”王若面色黯淡下来,侧身,安静而忧郁的望着左小浅。

    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贴近左小浅,温热的呼吸软软的吹拂在她的面上,桃花的清香也随着他的靠近而钻进了左小浅的鼻子里。

    那张近在眼前的好看容颜,让左小浅情不自禁的屏息,微微侧头,错开他的呼吸,她虽然喜欢王若,可是却并不能接受,王若的喜欢只是为了能够将她留下而随口说出来的话——这个地方让本就敏感的左小浅更加的敏感起来,他真的,叫王若吗?

    很多事情,她只是懒得动脑筋去深思去探索,但那并不意味,她是个傻瓜。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此刻面临着的处境,所以装傻,也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

    她喜欢王若,是因为这少年拥有纯净的目光,美好的风姿,刚好又是她极度偏好的那一型……是的,她愿意承认,她喜欢王若,那种即便只是看到就会怦然心动的感觉,就是喜欢吧,可是喜欢他,却不表示,她愿意蒙上自己的双眼,捂了自己的耳朵……

    “王若,你真的,就叫做王若吗?”左小浅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径直抬了头,目光坦荡纯澈的看着少年微微错愕的模样:“还是,若王会比较符合您的身份与气质?”

    她装作天真故作可爱的在他面前说了他那么多的坏话,他依然能沉得住气,毫不介怀,足以说明,这少年的城府有多么的深沉。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只微微的错愕,他的面上,甚至连被左小浅揭穿身份后的尴尬与不自在都没有,依然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他错估了这个女孩的智慧,这是天大的失误!

    左小浅精致的面容上浮上点点嘲讽,若不是昨晚上那个不算太次的男人——虽然他的态度不可取,可最终也没打她不是?那个叫曦王的人说,他的哥哥是若王,她的脑子里突然就灵光一闪,若王?王若……

    “昨晚上我就知道了!”左小浅也并不隐瞒,其实她并没有打算这么早就跟他摊牌撕破脸,但是,讨厌欺骗和虚伪的性子,让她忍也忍不住的揭穿了他的身份与伪装。

    泠清若温润柔和的笑容不变,甚至的,他的语气都更加轻柔了起来:“小浅,你是个沉不住气的女孩,如果说聪慧及敏感是你的优点,那么,这个恐怕就要算是你的缺点了!”

    左小浅点头,表示赞同他说的话:“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哪个人是没有缺点的?”

    她有缺点,才能证明她活的像一个人。

    泠清若漆黑的眼眸赞许更甚:“小浅,你让我觉得惊奇!”

    左小浅似笑非笑的抬眼望去,少年如雪般的宽大衣衫被轻柔的风微微托起,乌墨般的长发用一根简洁的木簪绾好,露出线条优美纤细的颈脖。

    他好看的眉眼自然的散发出皎洁的光芒,微一转眸,就有流光溢彩的感觉蔓延开来。有粉色的花瓣落在他的发上,微风过处,又什么都没留下……

    这样秀美又气质绝好的少年,却是她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的人物……

    “能让你觉得惊奇,是我的荣幸!”左小浅努力把持自己的心志,故作礼貌的回答。

    泠清若望着左小浅,眼波柔和得几乎要滴出水来,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吓得左小浅心脏差点罢工:“小浅,请你宽衣!”

    宽衣?左小浅下意识的跳了起来,想要迅速远离这个神经有问题的少年,大白天叫她宽衣——他不会这会儿兽性大发想要将她先那什么在那什么吧?“你休想碰……”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瞧见泠清若一只洁白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手指捂上了她的嘴唇。

    左小浅睁大眼睛,想要闪避,可是此时泠清若迫近半步,含笑的脸看起来是那么温柔纯挚,可是手上动作却半分不含糊,他的另一只手飞快擒了左小浅的双手,压过头顶,微一旋身,将她轻柔的压制在旁边的青石台上。

    “混蛋,放开!”左小浅拼命扭动身体,涨得通红的小脸,一双美丽的眼眸愤怒而惊慌的瞪着他,发出如受伤小兽般的呜呜声。

    亏她先前还认为这秀美得要命的家伙是个无害的人呢,真是瞎了她的狗……哦不,真是瞎了她那美丽无双的眼。

    泠清若用身体压制住左小浅,然后腾出一只手,飞快的扯下腰间的腰带,以不会弄伤她细腻柔滑肌肤的绑法,将她的双手与她头顶上方的桃树绑在了一起。

    细心的拉上左小浅宽大的衣袖,掩盖住了她被他捆绑的事实。他的另一只手,依然捂着她的嘴唇。

    “昨天晚上,有人来找你。我看见了!”他俯视着左小浅,眼神高深莫测,从容尔雅的说道。

    那又怎样?左小浅口不能言,只能用眼神恨恨的瞪过去。来找她的不止一人,她哪知道他说的是哪一尊神?

    “闵新毅来找你的过程,我看得很分明……”泠清若微微一笑,将身体俯得更低了些,嘴唇贴在左小浅的耳边,气息伴着羽毛一般轻柔的声音吹拂过来:“他对你产生了怀疑,检查过你的小腿,相信了你的说辞,也确信,你就是顾昭然,可是我知道你不是,既然你不是顾昭然,那么告诉我,真正的顾昭然去了哪里?”他清楚的记得,她曾经说过,自己是他来这个世界对她最好的人。

    他就这么笃定?

    左小浅心里叹息一声,知道自己的言行举止很是可疑,不用很心思缜密就能发现,就连小怜都看出了她与顾昭然的不同,他由此而怀疑自己,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可是,被发现了,那又怎么样?那个什么什么新的都不能在她身上发现疑点,他又能奈她何?

    泠清若的气息还在她耳边吹着,这一次,那声音是如此的富有又或力:“不要惊慌,我不会将你怎么样的?你只要告诉我,你是谁?真正的顾昭然眼下在什么地方,我会保你自由,你想离开,我甚至立刻就能允诺你……”

    左小浅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说,还是不说?

    说了,可以得到自由。但是,她若真说了,她其实是借尸还魂,从另一个世界来,不知道会不会吓晕他?

    左小浅望着泠清若,眼睛眨也不眨。

    他的相貌依然十分秀丽,乍看上去仿佛柔软而高雅,他的眉目分明,眼珠子是纯粹的漆黑,黑得好像宇宙尽头的深渊,多看一会儿便有一种快要被吸进去的错觉,他的鼻梁挺直,鼻尖又有些柔润,他的肌肤不是纯粹的雪白,而是温润细腻宛如玉石,可是又比玉石温暖柔软。

    四目相对,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彼此的情绪似乎都能一目了然,他的眼里流转着真挚的诚意,随着他轻柔的耳语微微波澜:“相信我!”

    左小浅看着他,眼中的迷茫之色渐渐转化为嘲弄讥讽。

    相信他?

    不,她不信!她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泠清若扬扬眉毛,他的眉眼真的很好看,微微上扬的样子有一种振翅欲飞的风采:“你不说?那么眼下,就别怪我了……”

    嘎?他不会真的对她用强吧?心里前所未有的恐慌起来,眼中的讥嘲之色却更浓了:KAO,强迫女人这样没本事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你丫的还是男人吗?

    可是一方面,左小浅又矛盾的觉得,泠清若不会伤害她,她心中有这样的直觉,不光是因为他的眼里没有恶意,也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他有过太多的机会可以不着痕迹的干掉她,但是他非但没有,还化名出现在她身边,以朋友的姿态——她今天若没有揭穿他,她想,他大概会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呆在她身边,直到被他套出顾昭然的去向为止。

    所以,她本能的觉得,他不会伤害她——至少在顾昭然没被找到之前。

    但是,泠清若的下一个动作,让左小浅情不自禁的全身僵硬瞠目结舌:他伸出那只空闲下来的手,轻轻的握住左小浅的领口,慢慢的,一寸一寸的往外侧拉。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左小浅由疑惑转为豁然明白的眼睛。

    左小浅咬牙,该死的,他在脱她的衣服,却故意一点一点脱,她知道,这是在凌迟,凌迟她的尊严。

    全身的鸡皮疙瘩遏制不住,好像集体要跳出来抗议,左小浅只觉得,连骨血最深处,都在颤抖。

    她其实,是个相当保守的女孩子,前世读书的时候认真读书,上班的时候努力上班,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交男朋友,而那个害自己车祸翘掉的男朋友,是相亲认识的,刚交往没多久,他就提出要同居这样无耻的要求,还口口声声说,若事先不知道身体是否契合,怎么能知道婚后能否好好相处?

    她当即就气愤的赏了他一座五指山,怒气冲天过马路,一不小心就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撞到了。然后莫名其妙到了这么个地方……

    可眼下,这个才认识一天的男人,竟然用这种她完全接受不了的方式,威胁她!

    外面的衣衫已经被他解开,露出里面纯白的亵衣,泠清若停下来,他的眼睛仍然深深的望进左小浅愤怒又屈辱的眼睛里:“还是不说吗?”

    他以为,这个女子是不在乎清白名誉的,却不料,他又猜错了,这个女子,她在乎得要死。

    瞥见左小浅一脸悲痛准备壮烈就义的烈士神情,他忍不住莞尔一笑:“你是哪个派来的?来这之前,竟一点也不了解顾昭然的脾性吗?”

    她这样将任何情绪都外露在脸的人,就算与顾昭然长相一模一样,也是很容易露馅的!那个派她来的人,到底是哪路人马?

    终于将里外两层的衣物都剥开了,左小浅圆润的肩头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粉红的肚兜成了唯一的遮掩物。

    把自己当成死鱼一样的左小浅闭上眼睛侧过头,采取了三不政策:不看不听也不挣扎。

    泠清若看着她的表情,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语气轻柔,却隐隐有嘲讽之意:“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用强吗?”

    左小浅还是忍不住将目光拉回,恨恨的瞪着他:你丫的以这样的姿势压着我,连衣服都剥的差不多了,不是用强是什么?

    泠清若没有理会左小浅指控而愤怒的眼神,目光自然而然的投向她丝绸般光滑的右边上臂。

    然后,他的目光凝固了。

    上臂靠近肩头的地方,用特殊材质纹成的红色“然”字,那么鲜艳的红,与左小浅的眼神一起,好像在嘲弄着他。

    从他目光下移的时候,左小浅的目光便紧张的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那个纹身,自然也就落进了她的眼里。

    左小浅心头的大石才算落了地:她还以为他要对她用强呢,原来也跟昨晚上那个什么什么新一样,在她身上找身体特征呢!他大概万万料不到,这具身体根本就是属于顾昭然的吧?

    泠清若深邃的眼神里有震惊,有疑惑。片刻,他果断的伸出洁白修长的手指,温热的指腹轻轻落在左小浅微凉的肌肤上,沿着那字体的纹路,细细的摩挲着,再抬眼时,眼里的疑惑更深了。

    左小浅忍不住轻嗤一声,趁他分神之际用力的推了推压在她身上的看似单薄的身子,却不料,泠清若的身体依然稳如泰山般压在她的身上。

    “顾昭然?”泠清若试探着开口,漆黑的眸子更加深邃起来,隐隐有寒光一闪而过:“你小腿上的胎记可以是仿做的,可是这个字,全天下人都不可能、也没有那个胆量敢仿做……可是,你却不可能是顾昭然!”

    顾昭然心性冷漠、性子孤僻、拥有极其坚毅的心志。而这个女子,固然聪明,也会那么一点小手段,可是,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跟顾昭然相提并论的。

    如果她真的不是顾昭然,那么,如何解释,她手臂上那个位置,拥有那样一个秘密——全天下知道这个秘密的人,绝不会超过一只手的手指!

    左小浅冷笑一声,这时候的她,倒显得无畏起来了:“我若不是顾昭然,那王爷以为我是谁?”

    他越说她不是顾昭然,她就偏要承认她就是顾昭然,气死他气死他!

    “我会知道的!”泠清若忽然柔和的笑开,绝美的面容映着满园桃花,竟生出灼灼的妖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