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需要我教吗

    更新时间:2018-08-08 02:40:30本章字数:3344字

    他这样说着的时候,温和的眸子似无奈的闪了闪。夜风,似乎更大了些!

    泠月曦清澈的眸里疑惑更深,却并不开口追问。只轻轻点了点头:“大哥,我明白了……可是,我还是不能娶顾昭乐……”

    他认真的说着,清澈的眼眸紧紧盯着泠清若的眼睛。

    泠清若微微笑开,淡淡问道:“为什么?”

    泠月曦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清晰说道:“因为,你喜欢她——”

    泠清若的表情初时有些愕然,随即失笑,轻摇了摇头,抬手拍了拍泠月曦的肩膀:“你就因为这样,所以才强烈的反对?”

    泠月曦见自家兄长似乎丝毫不在意的表情,忍不住提高了音量:“难道不是吗?大哥你从小就爱宠着她,难道你喜欢的人不是她吗?”

    泠清若敛了秀美面上的笑容,神情竟是难得的严肃:“月曦,我从没说过,我喜欢昭乐……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我而与你的母妃闹得不愉快!”

    泠月曦别开视线,抬手挠了挠头:“可是,我还是不喜欢那顾昭乐!”

    泠清若不再劝他,抬脚继续往前走,衣袍翻飞而发出的猎猎声,在深夜里显得尤为动听:“夜深了,你可是想留宿在我府里?”

    泠月曦瞥瞥嘴,脚下不停跟了上去:“我才不要留宿在你这里,我现在也有自己的府邸了……对了,二哥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兄弟三人在我新落成的府邸小聚一下,顺便庆祝我成人了!”

    泠清若听闻,单薄的身躯微微僵了僵,随即笑道:“好啊,我也许久不曾和二弟喝过酒了,他现在身为太子,每日的功课都安排的极满,想要见上他一面都不容易呢!”

    泠月曦孩子气的咧嘴笑道:“既然大哥这边没问题了,我得赶紧落实二哥那边……我们兄弟三人上一次喝酒的时候,好像距离现在已经有一年之久了吧……”

    他看起来很高兴,孩子似的满足表情让泠清若忍不住笑了:“行了,那你赶紧安排,时间定了通知我一声便是……快回去休息吧!”

    泠清若站在原地,目送泠月曦黑色的身影融进夜色,才转身,继续缓缓前行。他的脚步无声的踏过地上粉嫩的花瓣,一步一步,走的很是坚定。

    “雷诺——”他淡淡开口唤道。

    黑色的影子无声无息的滑出,静立在他身后,恭敬的抱拳:“王爷——”

    “太子最近活动的似乎很是频繁啊!”连单纯直率的月曦他都不打算放过,是这样吗?

    雷诺明白他的意思,低沉的声音平静的响起:“虽然目前皇上册封了他为太子,但是他的危机感似乎依然很重,虽然您一早表明了对那个位置的态度,不过,他对您依然是忌讳的吧!再加上曦王的母妃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因此对于曦王,他也不得不防吧!他目前与左相司马其走的很近……”

    泠清若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负手前行,唇边却缓缓的挂上一抹苦笑:“我明白了,雷诺,替我看好他……还有月曦……”

    左小浅睁着眼睛,忿忿的瞪着床顶,恨不能将床顶瞪个洞出来。一晚上未眠让她看上去分外憔悴,可也因这神情,让她多了抹楚楚可怜的韵味——前提是,得刻意忽略她那双眼冒怒火的杏目。

    “我是猪,我是这世界上最蠢最笨的猪……”她躺在柔软的床榻之中,小拳头就爱那个床板砸得砰砰直响。

    泠清若出去后,她便一直纠结在这莫名的愤怒和自责中。

    她怎么会对泠清若出手,甚至的,还将他啃得干干净净,她就饥渴成这样吗?天啊,她以后还有什么面目再见到那个人?

    “呜哇,我不要活了啦!”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昭然,身子不舒服吗?怎地还不起身?”温润柔和的嗓音响了起来,语气甚为关切与担忧。

    左小浅身子猛地僵住,这个非常时期,她她她……不想见他啦!

    裹紧柔软的丝被,她背对着他,有些慌乱的开口:“你你你出去啦,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那温润嗓音的主人并不将她的无礼放在心上,漆黑的眸子看着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的人,唇角缓缓扬起,形成优美的弧度:“昭然这是在害羞?”

    左小浅这才注意到,他现在唤她昭然。可是昨晚他明明喊自己小浅的……她疑惑的皱了眉,慢慢转过身来。

    柔和的晨光透过被打开的房门洒了进来,一身雪衫的泠清若就沐浴在这样美好的晨光中,他温润的眉眼一如既往的温润,唇边挂着愉悦而舒心的笑容,漆黑的眸中似蕴满了柔情蜜意,眨也不眨的望着她。

    左小浅几乎看得呆了过去,这个人,这个美好的不像人的人,昨晚,竟然被她吃掉了!(她坚定的认为,被吃掉的是他而不是她)

    吞了一大口口水,她才拉回自己的注意力,暗暗的用力鄙视了下自己,才嗫嚅着开口:“那个,我告诉你哦,我是不会对你负责任的……”

    她认为,她有必要事先知会他一声,虽然她已经将他XXOO了,但是,她是绝对不会负责的!

    泠清若秀美的美目微微上挑,似有些疑惑的样子:“昭然说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左小浅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正想解释,却忽的对上了他的眼睛,那双幽深宛如深渊的眼睛,让她忽然说不出一个字来。

    “时辰不早了,该用早膳了呢!”泠清若倾身,低头看着她怔愣的眼睛:“再不起床,院子里那些丫鬟们也该偷笑了……”

    他的表情又是那般温润如玉,似乎先前的阴郁神色只是左小浅的错觉般。他神色有些担忧的望着左小浅,修长白皙的手指却忽然爬上了她的脸庞:“脸色这么差,可是生病了?”

    他的碰触然左小浅无可避免的想起了昨晚上那丢人及疯狂的一幕,俏脸蓦的红透,侧头避开他的手,急急道:“我没事啦……你先出去,我……我要换衣服……”

    泠清若的目中闪过了然,便真的起身,往外走去。左小浅看着他瘦削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外,这才重重的舒了口气,伸手用力拍打烫得厉害的小脸:“你这色女,不准再想了啦……”

    沉默无语的用着早餐,左小浅心不在焉的扒拉着碗里的碎肉粥,始终不敢抬眼看向对面从容秀美的少年。

    “昭然今天有什么安排?”泠清若替她夹了一筷子菜后,柔声询问道。

    左小浅抬眼看他,视线一接触便立刻闪躲开去,她的表情很是尴尬和烦闷:“没有安排……”

    “想出去走走吗?”他依然耐心温和的问着,似乎丝毫看不到她的闪躲和尴尬:“今天天气很好,适合到郊外踏青游玩呢!”

    踏青游玩?左小浅的双眼猛地一亮,视线灼灼的望了过来:“你的意思是,今天我可以出去玩?”

    踏青郊游,自从告别学生时代工作之后,便再也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出门游玩过了。而让她更高兴的是,来到这个时空也有些日子了,却还从未走出过这里,看看这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是怎样的一番面貌……

    泠清若微笑着点头:“你嫁过来这些日子,我还从未带你出门走走……你一定闷坏了吧?”

    他的目光含情脉脉的望过来,语气满是歉意和自责。

    左小浅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她的心里有许多的疑问,她跟面前的少年虽然已经发生了亲密得令她脸红的关系,可是,却并不能消除她对他所怀有的本能的戒心。

    院门口却忽然喧哗了起来,好像有人在外面起了争执。泠清若神情从容安适的唤过一旁的小怜:“你去看看,外面是何人在喧哗?”

    小怜乖巧的福了福身,小碎步跑向外面。

    回头瞧见左小浅皱起的眉头,洒然笑道:“不必理会,你多吃点……”

    左小浅凝目,他的关心溢于言表,那么真切,真切得她忍不住想要相信,面前这个人,是真的在关心她,不带任何功利任何目的的关心她……

    小怜很快跑了回来,细声细气的禀告:“王爷,是荷妃娘娘的侍女小芹在外边,嚷着要见您——”

    泠清若头也不抬,散漫随意的问道:“她见我?所为何事?”

    “听说荷妃娘娘突然病倒了,很严重的样子……”小怜偷偷抬眼,怯怯的望了眼秀美如神祗的少年:“荷妃娘娘想要见您!”

    接过一旁侍女递过来的质地上好的丝绢,他优雅的抬手,擦了擦嘴角,才淡淡道:“你叫何总管请个郎中回来,替荷妃娘娘诊治——”

    左小浅放下筷子,看向他平静从容的样子:“你不过去看看?”

    那好歹也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生病了,他的表情竟还是这般云淡风轻,丝毫不见慌乱紧张……

    可是为什么一想起他的女人,他的院子里住着的不止荷妃一个女人时,她的心,竟空前的不舒服起来?不停的下沉,一直沉……

    泠清若抬手握了她放在桌面上微凉的小手,拇指指腹轻柔的抚摩着她的手背,漆黑的眼眸清晰的倒映着她有些慌张的眸子:“我今天要陪昭然出门踏青……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想理会!”

    “可是,她是你的妃子……她现在在生病,你竟一点也不在乎?”听了他的话,左小浅的心里非但没有觉得高兴,反而堵得慌。

    他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这样的将自己视如敝帚?一想到有这样的可能,她的心,猛地一抽!面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她为什么要在乎他对她的态度?她为什么会因为他的妃子们而心里不舒服?她不会真的、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少年了吧?!

    不不不不不,她连忙稳了心神,用力警告自己:这个少年,不是自己可以喜欢的对象……这个秀美却似罂粟般的少年,那样的想法,她连想都不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