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雪天拾婴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3本章字数:2515字

    玉明山坐落在一处灵气充沛的山脉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山上建起一座道观,里面住着一群以除妖为生的道士。

    山下的人们也忘记了道观是什么时候建成的,道观就那样理所当然的出现在那里。好在这个道观里的道士没有什么仙风道骨的架子,和山脚下镇子里的人相处得其乐融融。

    又是一年冬天,寒风呼啸着卷过去,吹得脸生疼。芫华抬手挡在额前,顶着风有些艰难的往前走着。出来之前天气还好好的,转眼大雪就盖住了上山的路。

    眼看着下个转角之后就是上山的台阶了,芫华停了下来。喧嚣的风里夹着微弱的婴儿啼哭声和动物的悲鸣,断断续续的传过来。

    朝身边的矮树丛里看过去,一个婴儿蜷缩在雪地上。襁褓已经散乱开了,婴儿的脸已经冻得发紫,声音也微弱得像是猫叫。

    芫华抱起婴儿,看了看周围,雪地上连个脚印都没有,这个婴儿也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

    “既然被我遇到,也是你命不该绝,且救你一救。”

    说罢,芫华扯了扯自己的斗篷,将婴儿裹上抱在怀里,加快了回道观的脚步。

    费了一番力气之后,才算是将婴儿救了回来。饶是如此,还是落下了小病根,只能慢慢的养着。

    看着被炭火烘得红扑扑的小脸,芫华有些感慨:“今后你恐怕就要扎根这道观了。先跟着明字辈排下去,唤明悲吧。”

    山上察觉不到时间流逝。山脚下的姑娘长大了嫁人了,又看着她的孩子娶妻生子,道观还是那个样子,一点都没有变。

    明悲也不再是那个蜷缩在襁褓里的小婴儿了,一丝不苟的束着发,身上一身素色的道袍,俨然一副世外高人的波澜不惊样。

    芫华有些不懂,为什么自己这样一个不羁的人,教出来的徒弟却是一板一眼的。再调皮的孩童看到她,都会自觉的放低声音,生怕惹到她。

    尽管明悲什么都没做。

    思前想后,芫华觉得自家徒弟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什么都不懂以后会吃亏的。

    这还是明悲第一次下山。这些年,明悲一直都是在山上跟着师父修行,除了道观里的师叔伯之外,还没接触过其他人。

    以至于山下和蔼的婆婆热情的关切,真的吓到她了。

    被一群婆婆包围着嘘寒问暖,明悲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芫华。

    难得见到她这么窘迫的样子,芫华转头看像别处,并不打算出手相助。直到明悲的眉毛皱起来了,芫华才把她拉出来。

    “今儿个贫道和徒弟还有正事要做,就不和各位施主拉家常了。告辞告辞。”

    明悲松口气。走出去好远还会时不时的回头看看,生怕有谁追上来,又要拉着她说些难以招架的话。

    正事只是借口,芫华的目的是带着自家徒弟下山转转,明白一些人情世故。

    明悲亦步亦趋的跟在师父身后,听着芫华一路上絮絮叨叨,不需要自己的地方绝不开口。芫华无奈之余,对徒弟的懂事还是很欣慰的。

    回去路上,芫华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神神秘秘的打开,递到明悲的面前。

    明悲看过去,桂花独有的香气扑鼻而来,几块糕点躺在芫华的手上。

    抬眼,她有些不解的看着芫华。

    芫华有些挫败,但是明悲的反应又在意料之中。捻起一块糕点放在嘴里轻轻咬上一口,芫华满足的眯上眼睛。有些含糊不清的说:“这叫桂花糕,是刚才那些婆婆们塞的。快尝尝。”

    在芫华期待的眼神里,明悲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布包,抽出一双筷子,夹起糕点,学着芫华的样子轻轻的咬下去。

    香甜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松松软软的还有糯米黏黏的口感。

    有些意犹未尽的咽下嘴里的糕点,明悲点点头,难得的称赞了一句:“好吃。”

    就这一句话,芫华笑得更开心了。

    眼前是熟悉的山路,芫华抬手指向一从矮树丛:“那边那个矮树丛,多年前为师在一个下雪天路过那里碰到的你。那时候你还在襁褓里,脸都冻成紫色的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谁能想到你能长这么大。”

    芫华正陷在回忆里,明悲看了看树丛抬脚走了过去,在芫华诧异的时候,伸手从矮树丛里拎出来一个布包,居然是个小娃娃。

    快走几步冲上去托住明悲怀里的小人儿,芫华松口气:“不是这样抱的,你这样会摔到它的。”

    芫华怀里的小人儿也不怕生,笑嘻嘻的看着明悲,伸出手去想要回到明悲的怀里。

    心惊胆战的把小人儿交到明悲手上,芫华在一旁护着,生怕这孩子掉下来。

    学着芫华的样子抱着,明悲有些新奇。怀里的奶娃软乎乎的,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朝着自己笑。短短的一小截,在手里轻飘飘的像是没有重量。

    这孩子是个生面孔,极有可能是路过逃难的人留下的。思及山下的王大妈一直都想要个孩子,芫华盘算着把这孩子送到山下去。

    心中微动,明悲第一次开口提要求:“咱们能留下它吗?在这里放任着怕是会被野狼吃掉。”

    芫华忙不迭的同意。心里感叹着这次下山没有白来,自家徒弟居然会提要求了。

    上山的路上,明悲总算是弄明白了怎么抱孩子。得知这一小截居然还要吃喝拉撒,明悲觉得有些后悔一时冲动留下这个麻烦,皱着眉想把奶娃再扔回去。但是看师父兴致勃勃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为师的名下只有你一人,这个小女娃今后就是你的师妹了,且唤明戒。切记不可欺她打她骂她,平日里她的衣食住行还要你这个大师姐负责,直到她能自理为止。”

    明悲掐着眉心,再一次产生了丢回去的念头。

    可是低头看了看怀里睡得正香的小娃娃,明悲心头又有些跃跃欲试。

    寒来暑往,不知不觉已十载。这十年,明悲过得是手忙脚乱。还没断奶的婴儿照顾起来太麻烦了,又小又脆弱,吃的东西不能太硬太稀不能太凉太烫,稍微长大之后学走路又怕磕到碰到。

    拜她所赐,明悲这些年和山下的人没少打交道。

    道观院子里有一棵百年古树,树底下盘腿坐着个半大的孩童。树叶飘到她是的头顶上,孩童偷偷的睁开一只眼睛,见没人理会这边,蹑手蹑脚的从树的另一边绕过去想要溜走。

    只顾着看身后有没有人,冷不防的撞到了头。

    伸手揉了揉撞到的地方,抬头看向来人,明戒有些心虚。讪笑着喊了声:“师姐。”

    明悲神色淡淡的看着她,有些头痛。

    “若是你再这样顽皮,桂花糕可就全进了师父的肚子了。”

    明悲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油纸包,淡淡的桂花香味传出来,引得人馋虫都要出来了。

    踮着脚也摸不到桂花糕,明戒可怜兮兮的看着明悲:“师姐。师父都已经是辟谷的人了,作甚还要吃这些小零嘴儿,反倒是累赘。不如给了我,我还长个子呢。”

    “就你有理,师父养你这么大也不晓得孝敬师父,满脑子的鬼点子。师父唤你明戒是为了让你戒掉俗世时候的陋习,看来师父的话一点都不假,你这心,还在山下呢。”

    将油纸包塞回兜里,明悲把明戒按回蒲团上,勒令她打坐。

    听着明悲进了屋,明戒悄悄的睁开眼,做了个鬼脸。

    再三确认明悲不会出来之后,明戒拍拍身上的尘土转身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