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危险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3本章字数:2130字

    哭着哭着,明戒想起了什么,眼泪都来不及擦掉,急切的问:“师姐你过去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只小狐狸,通体白色,只有爪尖是红色的。”

    明悲点头:“确实有这么一只狐狸,不过看到我就逃走了。不必担心。”

    明戒蹙着眉,心里还是有些担忧。失去意识之前似乎看到小狐狸护在自己身前,之后她就晕了过去,小狐狸有没有受伤无从得知。以师姐淡漠的性子,只要还活着就不算有事。

    “师姐,我有些担心小狐狸,能不能回去看看?”

    师妹祈求的目光让明悲无法拒绝。塞了塞被角,明悲应允道:“可以,等你伤好了之后师姐陪你。”

    得到允诺,明戒破涕为笑。听话的闭上眼睛休息。

    休息了几天之后明戒又活蹦乱跳了,一直吵着想要去看心心念念的小狐狸。明悲拗不过她,谨慎的带上了防身的东西。

    路上,明戒有些羡慕的摸了摸明悲的佩剑,好奇的问:“师姐,我什么时候才会有剑?”

    往明戒身上塞上一个护心镜和护身符,明悲嘴上应着:“下山历练的时候,师父自会给你一把好剑。”

    看着看着,明戒发现了不对劲:“为什么师姐的剑同其他师姐的不一样?”

    斟酌再三,明悲只是模棱两可的说了句:“师父只有我们两个徒弟。”之后便不再多言,专心寻路。

    身边有明悲跟着,明戒的胆子大了不少,试着进林子里面搜寻小狐狸的身影。四处都找不到,明戒朝着林子喊:“小狐狸!小狐狸你在哪儿呢?”

    听着远处的回声明戒有些难过的瘪着嘴:“师姐,你说小狐狸会不会已经死掉了?”

    不忍心看师妹不开心,明悲干巴巴的安慰:“不会的。再等等,兴许在路上。”

    暂时安抚好师妹之后,明悲警觉地看向周围。这里是结界的外面,随时都会有魔族冲出来。尽管自己带了佩剑和不少的符篆,但是还没有和魔族交手的经验。相比平时小打小闹的妖,符篆对魔族有没有作用都是未知。

    思及此,明悲攥紧了剑柄,防备着随时都可能从任何地方出来的魔。

    果然不出明悲所料,两个人在结界外没多久,一团黑影就从斜后方冲了过来。一直都紧绷着神经的明悲将明戒护在身后,另一只手拍出一张符篆。

    黑影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被符篆贴到的地方冒出一阵青烟。

    护着明戒快速的往后退了退,明悲的飞速的观察着周围,玉明山这么大,不可能只有一个魔族,这声惨叫怕是已经引来了其他的魔族。

    事不宜迟,明悲扯着明戒想要退回结界。

    一只脚刚迈进结界中,明悲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退,心道不好。回头看去,黑影中伸出两只手扯着自己和明戒远离结界。

    心里着急,明悲抽出佩剑,口中念念有词,挥剑向魔族砍去。

    佩剑所及之处发出呲呲声,魔族惨叫一声松开手。不甘心的一掌朝着明戒拍去,换来又一声惨叫。

    趁着魔族退开了,明悲抱着已经呆住的明戒退回了结界里。

    刚被魔族拍的那一掌正中明戒的心口,尽管护心镜和符篆挡了一下,明戒还是觉得心口像是蚂蚁在咬。

    倒吸一口凉气,明戒看过去,自己的外衣已经破掉了,露出了护心镜,符篆已经变成了飞灰。

    明戒这才害怕得哭起来:“师姐,师姐我的心口好痛。我不想死师姐。”

    顾不得别的,明悲扯开护心镜看过去,明戒心口处大约一掌的地方已经开始发黑腐烂。符篆也没能挡住魔族的一掌,明悲有些心惊。

    看了眼在结界外徘徊的黑影,明悲咬咬牙,抱起小师妹往道观里跑。若是妖弄出来的伤口,自己有信心处理好,但是魔自己还是第一次接触。

    现下,只能找师父了。

    冰凉的温度透过衣服传到膝盖上,明悲垂手跪在玄冰上,冻得脸色苍白。

    她从来没见过师父发这么大的火。似乎知道魔族出现之后师父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偶尔的还能看到师父站在窗前走神,眼神里看不出悲喜。

    师妹受伤确实是她的责任,明悲没有一句辩解,默不作声的接受了惩罚。

    芫竹叹口气,走过来劝道:“已经两个时辰了,快起来吧。明戒的伤也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是些皮外伤,养个两日就好了,你不必太过于自责。”

    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明悲垂着眼帘淡淡的说:“多谢师叔。”

    劝不动她,芫竹摇摇头走开了。这个人看着淡漠,但是责任心却比其他人强太多。

    没多久,芫华远远的走了过来,掐了个诀,两个人瞬移到了一处悬崖边。抬头看过去,刚好能看到后山石碑处,两团黑影还在那块空地上徘徊。

    “魔族在千年前曾从蛮荒之地跑了出来,所经之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人族处于弱势。后来人妖两族联手,才又把魔族赶了回去。这一段古书上是有记载的,想必你已经看过了。”

    明悲点点头,还是保持跪着的姿势一言不发。

    “曾经,咱们师门也是数一数二的修行门派,现在的什么昆仑玉虚都比不过。但是经过这次之后,活下来的只有你师祖一人。但是我师父还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被藏在在了地窖里隐藏了气息才有机会活下来。之后师父潜心修行,研究对付魔族的办法。”

    看了一眼明悲,还是那副样子,眉毛都没有抬一下。芫华叹了口气,看向蛮荒之地。

    “后来师父就圆寂了,修行几乎是大成,却在最后关头放弃了。为师现在修行的,就是除魔的法术。要知道你一个刚刚筑基的小道士和一个还在练气的小毛孩,两个人能在那个探子的手底下活着出来只是侥幸。为师知道你宠明戒,但是宠归宠,明知道危险你还是答应她要去,你是多不想要这条命?为师辛辛苦苦的把你救回来是为了让你逞能吗?”

    说着说着,芫华的语气就激动了起来。

    明悲轻笑,果然自家师父还是这幅样子看着最舒心。前几天严肃的样子着实让人担心。

    这一笑可是惹毛了芫华,瞪着眼睛像是要吃了明悲一样。

    “师父,我想修行除魔的术法。”一句话,根本不给芫华拒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