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噩耗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3本章字数:2088字

    明戒倒下之后,黑影散去,显露出一个一只眼睛上有疤痕的男人。

    把明戒抗在肩上,男人看都没看地上的几具尸体转身踏入了一片浓雾中。

    正在闭关刻符篆的明悲心头一突,手下刻偏了一笔,这块玉简算是废了。“希望不是明戒出事了才好。”

    两年转瞬即逝,明悲准备出关看一看,这些年她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

    出关之后得知两年里,不仅明戒没有消息传回来,其他几个师妹也是杳无音信。近期更是连发出去的传书纸鹤也找不到几个人的气息,在山上徘徊不定。

    想到前几年出现的魔族,芫华心中一沉。和芫获商量之后决定加强结界,将所有历练的弟子召回。

    这个决定雷厉风行的实行下去,结界也再次加固。清点人数发现唯独就这五个人没有回来时,芫获皱着眉左右为难。

    一方面是自己门下的弟子,另一方面,若是派人去找,难保没有一点危险。

    见自家师姐为难,芫华主动请缨:“师姐,就由我们师徒两个人去吧。一直以来受师姐照顾,现在这种局面总不能让那些小辈去冒险。”

    芫获不赞同的一拍桌子:“胡闹!明悲就不是小辈了吗?姑且再等等,许是在路上呢。”

    气定神闲的喝了口茶,芫华对芫获的维护颇为感慨:“明悲是我的亲传弟子,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更何况我们只是去寻人,不碍事的。这么多年,我们师徒也算是对道观有所作为了。”

    听出芫华话中的自嘲,芫获心里不是滋味。

    平常芫华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神出鬼没,恐怕只有明悲知道她在哪儿。道观里多得是没有断了尘念的弟子,又不同佛家必须要斩断尘缘,闲言碎语还是少不了的。

    所幸,明悲和芫华都是淡漠的人,这些闲言碎语都不放在心上。明悲又是道观里的师姐,修为也远高于其他人,没人敢当面说些什么,背地里的那些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去了。但是出了明戒这么个没断了尘念,现在又出了事的。

    这两年来明戒被欺凌她也不是不知道,训斥过几次之后却是变本加厉,明悲闭关芫华又行踪不定,芫获想帮也无从下手。

    这次明戒出事两个人心里定是比谁都着急,能不记恨连带着其他人也去找,芫获心里感激,又不忍心让两个人涉险。见芫华坚持着,叹口气默许了。

    两个人收拾好家伙什,带上寻人的灵宠就出发了。道观里除了芫获没人知道。

    传信的纸鹤只能寻生人的气息,既然纸鹤传不到,人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灵宠分很多种,皆是开了灵智过个几百年就能修成人形。论寻找尸身,没有灵宠比得过灵鹫。

    两个人御剑跟着灵鹫,想要一个个的寻找。谁知道一放开灵鹫就朝着一个方向飞去,速度之快两个人御剑勉强跟上。

    明悲御剑速度还是稍微慢了一些,待她停下来的时候,芫华已经在面色凝重的查看周围了。

    匆匆的扫了一圈,明悲心里的震惊无法言喻。

    四具尸骨散乱在地上,骨头上还残留着黑色的腐肉。

    “师父,这……”

    点点头,芫华语气沉重的说:“这些烂掉的碎布片确实是道观的,至于尸骨都是谁的还要带回去才能知道。”

    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明悲突然不想知道这些尸骨是谁了。这样她还能告诉自己师妹只是贪玩所以还没回来。

    但是师命难违,明悲还是忍着心里的波澜,将尸骨都收好,放到乾坤袋里。

    这四具尸骨在整个道观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四具尸骨怨气未消,魂魄不散。用引魂的法子一引就知道谁是谁了。

    四个半透明的鬼魂飘在半空,明悲松了一口气。松口气的同时心里还有些隐隐的担忧。果不其然看清这四个人是谁之后有些人坐不住了。

    “师伯,恕师侄无礼了。这次历练的人里除了这两位师妹还有明戒呢,如今两位师妹暴尸荒野,明戒下落不明。师侄倒是想要找芫华师伯要个交代了。”

    说话的是芫竹一个没有什么大作为的徒弟明善。家里是京城的大户人家,父母为了让她强身健体才送来玉明山,从小就跋扈惯了,没少欺负明戒。

    现在两个师妹两个师姐死的不明不白,明戒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明善心里一下子就不平衡了。顾不得礼节在大厅里大叫出声。

    芫华不赞同的皱着眉,刚要说些什么,明悲先一步出声反击:“明善师妹,我们是跟着灵鹫找到的这些尸骨,因为数量较多所以才会先行回道观,查明身份好超度亡灵。这就是我给你的交代。还是说师妹的意思是这么残忍的事是明戒所为?”

    明善从来没见过明悲说过这么长的话,一时有些惊讶。

    “若是这事是我师妹做的,我无话可说。但是发现尸骨的地方有魔气残留,看尸骨师妹们出事也有两年了。两年魔气都未消散意味着什么师妹应该清楚吧。”

    大厅里瞬间鸦雀无声,原本还义愤填膺的人默默的退了回去,皆是被魔气吓了一跳。

    环顾大厅里,这些人神色不一,有的担心有的幸灾乐祸,但是听到可能是魔族杀的人之后,全都化成了恐惧。

    明善装着胆子呛声:“你说是魔就是魔了?只有你和你师父去了,谁知道是不是魔气。”

    这话气得芫华都冷笑出声,明悲更是气得脸都泛红。

    “若是师妹这样想,师姐我就没办法了。毕竟听到魔族之后吓得站不稳的人不是我。既然你不相信明戒是清白的,那我就把明戒带回来。到时候如果不是明戒做的,师妹可想好了如何谢罪?”

    芫获开口打圆场:“都是同一个道观的,真的有那个精力吵嚷还不如查一下究竟是谁痛下杀手。”

    明善的脸色稍霁,神色嚣张的想要说话,明悲一个禁声符篆扔过去,冷冷的说:“这是禁声符,两天之内你是没办法开口说话了,当做是对你无礼的小小惩罚了。至于明戒,我自己的师妹我自己会管,不劳师妹费心了。”

    说罢拂袖而去,留下一群人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