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下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3本章字数:2005字

    看着眼前已经有些落灰的屋子,明悲觉得心里堵得难受。

    现在只能是往好处想了,也许明戒没有遇到魔族,只不过是回来的路上贪玩耽搁了。

    至于明善的怀疑,明悲一个字都不相信。明戒虽说顽劣了一些,还不至于这样残忍。现下自己要做的,就是将明戒平安的接回来,洗清嫌疑。

    挽起袖子,明悲打来井水,用抹布一点一点的擦干净灰尘,那种感觉仿佛回到了明戒小时候。

    那时候明悲还不会去尘诀,只能每天用抹布一点点把桌椅擦干净,不然明戒乱爬会弄得浑身都脏兮兮的。

    擦完最后一个角落,明悲起身,将这间屋子落了锁。

    “明知道这锁没什么用,还锁什么?”目睹这一切的芫华有些纳闷,对于修行之人来讲,这些锁远不如一个结界来得妥当。

    明悲依旧是淡淡的神色,只不过语气中多了些怀念:“这锁是明戒年幼时候在山下买的,那时候我还不会结界。更何况门中不会有人进来的,这里面设了禁制,没有我的允许谁也进不来。”

    了然的点点头,芫华难得的有些欲言又止。

    明悲当然知道是什么事,但是话都放出去了,心里也确实放心不下明戒,这一趟非去不可。

    虽然明悲似乎一直都是那样淡漠的表情,但是时间长了,芫华能通过一些细微的表情勉强看出明悲的心情。

    看来明悲一定去这一趟,谁拦着都不好使。那些人的话真的惹恼了她。

    仔细想想,上一次明悲坚持要做的事还是留下明戒。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无欲无求的样子,明明是个道家子弟,偏偏比佛家还要清心寡欲。似乎没有什么事能让她起波澜。

    当真是老了,居然开始怀念起往事,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叹口气,芫华示意明悲跟着自己来。

    路越来越熟悉,到了目的地明悲心里还是惊讶了一下子。

    居然是自己闭关的山洞。

    这个山洞在道观后山,得天独厚的灵气浓郁的地方。和其他山脉之间有丈宽的河面隔开,水里有凶狠的食人鱼,放进水里的船都会被它们咬漏。道观视这里为禁地,不会御剑的弟子都不能靠近这里。

    因为灵气浓郁,山上又有些天然的钟乳石山洞,一些碰到瓶颈的弟子都会选择这里闭关。

    在这里闭关多年,明悲自问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只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只在山洞侧面开了一个小窗让光可以透进来一些,照在正中央的蒲团上。

    芫华示意明悲坐在蒲团上。虽然疑惑,但是明悲相信师父肯定不会害她,于是顺从的盘坐在蒲团上。

    “早些年我算出你出关之后会有一劫,若是过了,修行之路一帆风顺,若是折在这劫上,将是万劫不复。当初为师也只是大致推算出你的生辰八字,所以具体你会遇到什么劫数为师也不知道。”

    芫华语气有些沉重,听得明悲心里一沉。

    不指望明悲有什么惊慌失措的正常人的表现,芫华自顾自的说下去:“在很多年前,有一个修行者用几个不相干的人的魂魄,用了百年重新孕育出一个有自己思想的人。当时这件事轰动了整个修仙界,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这个法子被修仙界列入了禁术之流。”

    “虽然这个法子有些冒险,但是修行者少个一魂一魄并不妨碍修行。为师要取出你的一魂一魄养在魂灯里,以防万一。这个地方鲜少有人会来,也不会有人中途打断。这之后为师会闭关好好保管着你的魂魄,剩下的就等你平安归来了。记住,你自己远比天下苍生重要,不要逞强。”

    明悲点点头,自己的目的只不过是找回师妹而已,其他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她也不打算管。

    闭上眼睛,一阵头晕之后明悲只觉得浑身都轻飘飘的,像是走在云端上。突然后背一空,坠入悬崖一般失重感袭来,明悲被拉回现实。

    猛地睁开眼,眼前还是那个密室,不同的是芫华手里多了一盏忽明忽灭的灯。和照明的灯不同的是里面跳跃着一魂一魄,这一魂一魄虽然可有可无,但是真的出事了却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自那之后,芫华就对外宣布了闭关。明悲则是下了山。这下子就算是道观里有个别人有闲言碎语,也没有地方去说。

    明悲包袱款款的下山去了。

    修行可不单单是强身健体。修行者可以修习道法,借助工具解决平日里比较棘手的事情,譬如出门的行礼,路程比较远又没有坐骑。

    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明悲再次感叹修行真是太方便了,尤其是看到路过的小哥大包小包的还没有马车的时候。

    无暇顾及别人是在做什么,明悲站在山脚下抬头望过去,神色罕见的凝重起来。

    上次找师妹的时候是跟着秃鹫直接御剑过来的,这次她还是高估自己了,没想到离开了秃鹫自己竟然迷路了。这座山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山。

    只能认命了。

    拿出佩剑,明悲直接御剑到半空,吹响随身带着的骨哨召秃鹫。

    在山顶上盘旋了一会儿,秃鹫扑棱着翅膀飞过来,落在明悲的肩上,顺便带来扑面的尘土。

    挥挥手打散尘土,明悲从怀里拿出沾有明戒气息的布料。秃鹫叼着布料站了一会儿,带着明悲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收起佩剑,明悲天马行空的想,不愧是天蚕,这布料真结实,就是勒得腋下有些疼。

    似乎是到达了目的地,秃鹫盘旋了一会儿,毫无征兆的松开了爪子。

    明悲转头看了秃鹫一眼,掉进了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秃鹫被这一眼看得发毛,看来下次要换另一只来帮这个小祖宗了。

    安然无恙的落地,明悲拍了拍身上的落叶,重新调查起这块地方。上一次过来,被地上的尸骨扰了判断,这次只有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查查师妹最后出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