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穷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3本章字数:2130字

    在明悲耐心耗尽的时候,良景终于把房子里的东西都拿光了。

    真不知道他在怎么短短的几天内找到这么多东西的。

    当着良景的面,明悲冷着脸把东西放到了自己腰间的储物囊里。心里一百个不满意。

    好奇宝宝一样看着明悲的动作,直到东西都不见的时候才回神。“东西都不见了,到哪儿去了?”

    摸了摸储物囊,明悲难得的多说了几句话:“这是储物囊,是用做储存东西的法器。里面的空间很大,我的行李都在里面放着很方便。你不知道吗?”

    摇摇头,良景好奇的摸了摸明悲的储物囊。心道凡人真是厉害,这个东西真是太方便了,如果自己也有的话,那就可以存下好多吃的,不用愁吃什么了。

    一脸的羡慕明悲没办法装看不见,看良景的样子恨不得立马就有一个同样的储物囊。

    明悲从储物囊里拿出来一个新炼制的小玩意儿,虽然空间比不上储物囊的大,勉强装些东西还是可以的。

    “这是储物戒,我刚做出来没多久。你只要滴血让它认主,之后下个禁制就好了。这个里面大小大概能装下这个小木屋这么多的东西。”

    宝贝一样捧在自己手心里,良景戴在手上看了又看。

    “好了,路上慢慢弄,咱们现在要赶路了。”

    那个大蟾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得太过于突然。但是现在现在自己有更重要的事做,顾不上其他小事了。

    一整天都在赶路,太阳落下去的时候终于到了一个破庙附近。

    良景看着暗下来的天色,骄傲的拿出被子铺在角落的稻草上:“你看吧,我就知道带上肯定有用。”

    懒得反驳他,明悲出门捡了些树枝,在庙里生了个小火堆。

    心有余悸的看着明悲的小火堆,良景很是纳闷,为什么这么些天,自己生火做饭,对小火堆什么的早就已经免疫了。但是明悲烧起来的火堆却让他退避三舍。

    坐在小火堆的旁边打坐,明悲不理会良景。

    转身朝着墙,良景闭上眼睛装睡,伺机起来灭了那堆火。

    后半夜,良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明悲从入定的状态中回过神,看了眼背对自己的赤烟,起身出去了。

    破门的嘎吱声吵醒了良景,虽然有些纳闷明悲为什么总是半夜不睡觉出门,但是现在去追应该也追不到了。

    起身小心翼翼的试图灭火,折腾好久才灭了。良景松了口气,重新生了一堆取暖。

    果然自己点的就不怕。虽然狐狸不怕冷,但是现在是人形,天这么凉晚上睡觉没有火堆取暖明天铁定要浑身不舒服。

    烤了一会儿,耳尖的听到门口有动静,良景窜到角落装睡。

    火堆上的火苗更大了,而且不是自己用火符篆点的那一堆,被调换了。

    心知是良景做的,明悲也不拆穿,只是盘腿坐下,像是自然自语一样说:“不是我不想带着你,只是我前几天出去把银子丢了。现在就算是你跟着我也吃不饱。我刚刚打听了一下,不远处前边有个镇子,你就去镇子上生活吧。”

    找到一个稳定的长期饭票对良景来说是最主要的。但是为什么自己就是不想离开呢?这一路上,尽是些姐姐们没有教过的情况。手忙脚乱的做完,只有这个人一直都默许着。神情一直都是那样不变,哪怕生气了也只是皱眉离开而已。离开了没多久还会找到自己。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伙伴吧。自己也算是除去同族找到了一个伙伴,这个档口怎么可能离开。更何况还没有弄清楚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从初遇的时候就觉得明悲身上有熟悉的气息,很亲切却想不起来,就是这丝熟悉的感觉,让良景百般不愿离开。

    没挪动身子,良景背对着明悲喃喃着说:“你真的觉得我跟着你就是为了那几口吃的吗,要不是觉得在哪里见过你,我才不会这样一路跟过来。你看我跟过来受了多少苦,手都因为砍柴磨出了几个泡。不漂亮了怎么办?”

    神情一凛,明悲不动声色的说:“那你跟着我是为了什么?还有你说的见过我可不记得。”

    气鼓鼓的继续背对着明悲,良景嚷嚷:“你管我跟着你做什么,做个伴不好吗?都是孤身一人,相互照顾着点也好啊。”

    “我不需要人照顾。”朝火里加上几根树枝,明悲看着火苗出神。“我还有我的事没有完成,没有时间陪你过家家。”

    蹭的坐起来,良景看着明悲一时说不出话。

    破庙就这样陷入了安静之中,只听得到树枝燃烧的啪啪声。

    “你有你要做的事,我也有啊。我可不是在过家家。我要活下去,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想办法学会在这里生存。”

    毫不在意良景怎么想自己,明悲冷言冷语的说:“既然这样,你现在已经可以了,为什么还不走?难不成真的就为了那句可能在哪里见过?可笑。”

    的确是可笑了一些,见没见过对方应该最清楚了,一句可能不是儿戏是什么?

    翻身躺下,良景咬咬牙使出杀手锏:“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生活。我没有家了,姐姐们早就各自找了归宿。我借着一点熟悉的感觉想跟着你,我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

    说得这么可怜,明悲差点就心软了。想到前车之鉴,明悲还是觉得要观望一阵子。

    “明天我就去镇子看看,你如果想跟着就跟着。如果跟得住的话,就随便你了。”

    背对着明悲,良景的脸上哪里像语气那般难过。听到明悲的话狡黠的笑了。

    跟得上跟不上不试试怎么知道。

    第二天一早,明悲就开始从储物囊里拿东西出来。良景远远的看着就不敢靠近。难道他准备要杀了自己吗?这些都是些符篆法器什么的,专门克制妖的。

    一直以来忽略的事浮上心头。为什么明悲会有这么多的符篆?一开始见面就认定他是凡人是不是太草率了?

    第一次,良景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就算是觉得亲切,但是这么多东西,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命。化形时间晚,很多术法他还不是那么了解,真的打起来了只会是自己吃亏。这吃亏可是死路一条。

    忐忑的把自己往后缩了缩,良景小心翼翼的问:“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