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鬼镇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3本章字数:2409字

    拿东西的手一顿,明悲点头:“这是傍身的东西,一路上太过凶险了。”

    一个凡人行走在外边,没有人庇护,的确是要带上点防身的东西。但是让良景耿耿于怀的是,在一起上路差不多要一个月了,自己还是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从哪儿来。

    第一次反思自己找人是不是太随便了一些。万一是除妖人就糟糕了。

    转念一想,良景又开始自我安慰,如果真的是除妖人,刚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对自己出手了,他可不认为自己有本事隐藏妖气瞒过除妖人的鼻子。

    不知道良景在想什么,神情变来变去很可笑。明悲看着,嘴角不自觉的带上了一点弧度。

    “那个……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万一你是个……是个坏人怎么办。”纠结了许久,赤烟还是扭捏着问出来了,缘由牵强到良景说出来就后悔了。

    高深莫测的看了良景一眼,明悲卖了个关子:“有缘自然会知道的。”

    说了和没说一样。

    还想反驳些什么,明悲已经收拾好东西出了破庙了。

    良景拍拍身上的尘土追上去:“你要去哪里?我也要去。”

    停下脚步等了等良景,明悲也没有阻拦:“若是你不怕死,就跟来。”

    开什么玩笑,这是赤裸裸的羞辱。自己一只千年的狐狸精,就算胆子小了些,妖术还是摆在那里的,有什么好怕的。

    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走出去一截又灰溜溜的退回来。良景腆着脸问:“咱们怎么走?”

    抬手指了指西边,明悲语气里居然还有些开心的说:“就在西边的那个镇子里,如果过去时间赶巧,还能有些意外的收获。”

    顺着明悲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黑压压的乌云笼罩在镇子的上方。

    打了个寒战抬头看,明明阳光明媚,照在身上还是暖洋洋的。

    “那边怎么感觉要下雨了?咱们要不先回去收一下被子。”良景心里开始打退堂鼓。

    明悲不答话,抬腿朝着镇子的方向走去。明明步伐不是很快,但是良景却要用上妖力才能赶得上。

    两个人一路紧赶慢赶的到了镇子前,太阳还挂在天上。但是镇子里的景象让良景大吃一惊。

    镇子里到处都笼罩着死气,沿途的每一家都紧闭着窗户,隐隐的还能听到几声轻咳声。窗户上贴着黄色的符,只有鲜少的几家开着门。

    走近了才看到开门的几家门口都摆着一些香烛和黄色的纸符。

    捻起一张符看了看,明悲丢在了地上。假的,根本就没有用,上面的咒都画错了,完全是废纸一张。也只有上面的朱砂还算是真的,能挡住一些小鬼。

    自家的符被丢在地上,老板急了,从矮柜后面绕出来,瞪着眼睛轰人:“唉?你这人,不买也不能这样糟践东西啊。走走走,不买就赶紧走。”

    明悲闻言,直言不讳的说:“你才是糟践东西,这些符根本就没用。是你自己画的吧。”

    两个外乡人进来这个地方早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现在吵起来了更是很对人在暗地里看着。听到是假符,几个人坐不住了,推开门指责店老板:“你这个黑心的,同在一个镇子上几十年,卖假的符给我们,也不怕遭天谴。”

    店老板被拆穿,脸上有些挂不住,心虚的反驳:“你怎么就认定他们这两个外乡人说的就是对的?纯粹是胡说八道。你相信老街坊还是相信他们。”

    另一个暴脾气的大娘忍不住了,啐了口:“呸,你还老街坊。平日里你就是短斤少两的,还让你家的小二出去偷鸡摸狗。现在出事了还想赚黑心钱,谁还信你。老娘就是拜佛祖也不给你一分钱了。”

    说着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这么轻易的相信了自己,看来这个老板平日里没少坑人。

    生意就这么被搅黄了,店老板恼羞成怒,开始赶人:“去去去,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儿懂什么,我这可是拜了大师的,容不得你们这么污蔑人。”

    镇子这条街几乎一眼就望到头了,仔细看看这几家卖的符都差不多。很有可能是一个地方批量出来的。

    前边这家店的老板看上去比较好相处,而且虽然愁眉苦脸的,看到明悲二人还是挂上一个笑脸迎上来。只是这笑有些苦涩就是了。

    “店家,这个镇子上发生什么事了?怎的就这样死气沉沉的了?”明悲放下手里的黄符,向店家打听。

    扯出一抹苦笑,店家劝道:“我看二位还年轻,听老夫一句话,趁早离开这镇子。这个镇子不太平。”

    良景对店老板口中的不太平不太理解,凡人的不太平也就是几个山贼强盗吧,小事一桩而已,还难不倒他。

    店老板看到良景满不在乎的样子有些心急,想要再多劝劝。明悲则是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及的问题:“这个镇子是不是冤死过人?”

    震惊的看着明悲,不用回答,店老板的样子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

    伸出手掐算了一会儿,明悲转身向镇子里边走去。良景看到了,又看了看店老板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是决定跟过去,如果发生什么事,自己还能保护他。

    一路走过来,都是一样的光景,被死气笼罩着,目之所及都是闭门不出,像是蒙着一层灰,天上的太阳明明之前还挂得老高,现在躲在云后边,天色更暗了。

    在路口站定,明悲继续伸出手掐算,之后一言不发的往前走,每个路口皆是如此。慢慢的竟然把镇子都转了一个遍。

    “你一直转来转去的做什么,天都这么晚了,今天就在镇子上住下吧。”有些好奇明悲的举动,又不好打断,良景只好等着回到原地的时候才开口。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这个镇子上,有大冤和大执念。若是不破除,咱们也别想走出这个镇子了。出口被藏起来了。”

    心头一惊,良景不解的问:“那为什么还要走这个镇子,绕过去不好吗?”

    微微抬头看了赤烟一眼,明悲模棱两可的说:“这是必经的路。”

    现在镇子上已经大致摸清了,明悲也知道了要去什么地方,于是前头带路,一边细心的解释:“我这几天打听过了,这个镇子是最近才被死气笼罩的。因为太过可怕又没有人进出,所以被外面的人称为鬼镇。现在看,是因为西南和西北两个方位被鬼气占领,才导致整个镇子变成这样。时间再长一些,里面的人就会因为鬼气缠身死于非命,这个镇子就会变成空的了。”

    倒吸一口凉气,良景有些惊讶。一直以为明悲是自己在乱走而已,居然转了一圈就摸清楚了这个镇子出问题的位置。

    一些疑团重新浮了上来,从符篆到这么大胆的进鬼镇,再到一眼就能看出黄符是假的。这个人的身份恐怕不简单。

    从怀里拿出一根细玉杵,明悲把它戳在地上。玉杵晃悠了一下,倒在了西北的位置。

    收好玉杵,明悲指着西北位置说:“我去解决那边的事情,你要跟我一起还是自己休息?”

    想要解决心里的疑问,良景连声说:“我也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