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误会解开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4本章字数:2606字

    良景闻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问:“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芸娘神色未变,淡然的说:“后来他就死了。”

    林家大郎扑上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旖旎的想法,猴急的就扒开了美人的衣服,却奇怪的发现满手的水。

    定睛看过去,美人身上的红色衣衫褪色变成了素雅的青色,湿淋淋的往下滴水,娇媚的容貌也渐渐褪去铅华,露出芸娘的脸。

    惊吓之下林家大郎从床上跌下来,看着这个头发覆面的女鬼,哆嗦着往后推,嘴里喃喃的诵读大悲咒,企图自救:“阿弥陀佛,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

    但是显然佛祖并没有注意到他,并没有人来救他。第二天,林家大郎对开门的僧人扑过来时,嘴里惊恐的念叨着芸娘,僧人注意到他失神的双眼,惋惜的摇摇头。

    嘴里嚷嚷着芸娘两个字,林家大郎光着身子冲出了庙宇,跑到山上不见了。

    寺庙里的僧人一边进山寻找一边派人通知他的家里人。

    找到时已经是两天后了,林家大郎掉进了猎人的陷阱里,被闻到血腥味的狼分食了,连骨头都被咬碎了,只剩下头在一堆碎骨旁边,惊恐的看着前方。

    林母受不了打击瘫了半边身子,伺候的重担落在了二郎的头上,但是灾难接踵而至,林家二郎有一个刚满月的孩子,不知道怎么的,吃奶呛了一口,就这么夭折了,再之后,孩子到了四五个月就会不明原因的流掉。

    不管怎么看病吃药求神拜佛,情况都没有好转,就连买来的孩子不出两年都会夭折。

    就这样一直到了夫妻俩中年,还是膝下无子。旁的人直说是当初造孽遭报应了。

    隔年冬天,林母就去了。瘫着半边的身子让人伺候了近十年,终于在某天合上眼,撒手人寰。

    “那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良景有些不赞同的皱着眉。

    芸娘也不否认:“这是奴家孩子的诅咒。它在奴家肚子里四个月的时候随着一起沉到了井底,又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再转世投胎。被迷了心智奴家无暇顾及。”

    良景闻言唏嘘不已,追问道:“那后来呢?林老太太死了之后应该会好转吧。”

    芸娘摇头:“他们认定是奴家做的,请了道士把奴家封印在了井底。那之后林家因为诅咒后继无人,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镇子里。”

    人真是脆弱。良景叹口气,还想再问些东西。明悲拦住他,捏着符篆说:“时间到了,芸娘的这个魂魄已经撑不住要散了。现在明白了芸娘的心结所在,想除掉她易如反掌。”

    良景急了,扯着明悲的袖子不解的问:“她都那么可怜了,你还要除掉她。做错事的又不是她。”

    甩开良景的手,明悲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得良景心里发毛的时候才说:“但是她杀了那么多人,早就是恶鬼了。轮回不得只能在这世间做一个孤魂野鬼。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道士来除掉她。”

    飘到良景的面前,芸娘弯起嘴角笑得温婉:“这位公子的好意奴家心领了,奴家自知杀人是不对的,现在大仇早已得报,奴家对这世间已经没有留恋。能来这一遭已经心满意足了。”

    “但是你会灰飞烟灭的。不会投胎有来生了,这样你也愿意吗?”良景急了,却束手无策。

    对着二人行了个万福礼,芸娘飘然远去,退到井边才停下来:“能遇到二位,诉说自己百年前的苦闷,奴家已经无憾。灰飞烟灭奴家也甘之如饴。”

    明悲点头:“你能有这样的心境很好。可惜了你来这尘世遭这一通罪。也许千年后你四散的魂魄还会彼此吸引重新凝聚,在这之前就和天地融为一体吧。”

    芸娘灿然一笑,身形渐渐淡去,碎成尘埃一样的碎片被风吹散。

    “恩人定要小心,这镇子不好出去。”

    芸娘的声音飘渺的传来,明悲挥袖子,原本发光的尘埃被打得更散:“有心了。”

    接下来的事,处理起来就容易多了。缺少了大部分的魂魄之后,芸娘陷入魔障的部分变得不稳定,几个符篆就解决了。

    井也早就被息壤填起来了,明悲从储物囊摸出一块木牌,手轻轻的拂过,几个字端端正正的刻在上面。

    林氏芸娘之墓。

    “为什么还是林氏,林家人做出这样的事,不当他们的家人才好呢。”良景对明悲刻的字很不满,恨不得抄起刻刀马上改一个姓氏才好。

    立好墓碑,明悲看向一旁:“芸娘并没有被休弃,所以她还是林家人。有人祭拜才能让她的魂魄早些凝聚起来。另外,你忘了顾家的阿郎了吗?”

    凝眉想了下,良景才想起说的是谁,气呼呼的鼓起腮帮子为芸娘抱不平:“突然提起那个人做什么,负心汉,居然娶了什么公主,就这样抛下了有婚约的芸娘。”

    “小生并没有抛弃芸娘。”陌生的声音传来,吓到了良景。环顾四周,柳树边渐渐浮现出一个人影。

    又是一个没有实体的鬼魂。

    拱手行了个礼,鬼魂的嘴边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让人不会感到疏离,也不会觉得太过亲近。

    “你就是顾家阿郎?你没有抛弃芸娘?”良景被绕晕了。

    “正是小生。这只是一个误会。”

    “小生进京赶考的路上偶遇了一伙山贼,死于非命,尸首就这样被抛尸荒野。一个路过的游子捡到了小生的包裹,就这样顶替了小生的户籍考上了状元。小生死后也是过了几十年才能回到家乡。但是小生回来的时候芸娘已经被道士封印咋井里了,迫不得已小生只好附身在这颗柳树上陪着芸娘。”

    真是大乌龙,这个顾家阿郎也是够倒霉的,就是这样的巧合击垮了芸娘心里最后的坚持。

    “多谢恩人帮芸娘解脱,小生感激不尽。”朝着明悲拱手,顾家阿郎行了个大礼。

    摆摆手,明悲不在意的说:“不妨事,不过是顺手而已。倒是你,现在心愿已了,还是随着黑白无常回地府投胎吧。你生前积攒了一些功德,下辈子应该能投胎到一个好人家。”

    顾家阿郎神色尴尬的说:“正是此事,小生要拜托恩人。不知为何,小生这么些年并没有碰到过黑白无常,不知道去地府的路。恳请恩人帮上一帮。”

    了然的点头,明悲应下了:“小事,不必言谢。”

    之后不管身后良景神情复杂,就地摆了阵法出来。

    阵法启动,发出绿油油的光,两个人影忽闪忽闪的出现在阵法中央。

    “二位,有劳跑这一趟,下次空闲时再与二位好好喝上一杯。”明悲嘴上说着客套话,却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热情。

    黑白无常看清是明悲,已经习以为常,吊着长舌大方的说:“既然是你玉明山的人招来,算不上辛苦。只不过这三途河的事什么时候解决,已经在那里堵了几十年了,你玉明山可是早就说要解决了。”

    朝着黑白无常拱拱手,明悲有些敷衍的说:“快了快了,今儿路过这里,这不就准备去三途河吗?二位大人对这个镇子似乎不太上心,这么冲天的鬼气竟然都不打算管一管?”

    动动鼻子嗅了嗅,白无常捋着舌头,有些羞愧的说:“这个镇子前些年就变成了这样,若不是你招我们来,我们也进不来。这不,把这个小鬼带回去我们就去解决。还请道姑不要关了这扇门,辛苦替我们守一下,若是有什么小虫子逃出来,道姑不必留情,杀了就是。”

    应允下来,明悲就在阵法边盘腿坐下,看着黑白无常带着一长串的鬼魂从镇子离开。

    认识个当官的还真是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