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上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4本章字数:2458字

    事情应该是圆满的解决,镇子可以自由的出入了,也不会有人冷不防的生病,镇子上的人都欣喜的邀请明悲去家里坐坐,未出阁的姑娘们也微红着脸看着她,不时的暗送秋波。

    良景这时候才察觉到不对劲,很不对劲。

    按自己的容貌,平日里都是别人看着自己流口水,现在怎么变成了她们围着明悲流口水了?

    摸摸自己的脸,良景随手拉过一个姑娘,指着自己的脸问:“我长得不好看吗?为什么你们要围着他?”

    姑娘突然被拉住,现在又被问这种问题,皱着眉毛甩掉良景的手,讪笑着说:“公子说笑了,奴家还有事先告辞了。”

    步履匆匆的离开,姑娘连头都不敢回一下。

    一头扎进人堆里,良景扯着明悲就往外走。

    走到一个没有什么人经过的巷子,良景指着自己的脸质问:“你对我的脸做了什么?”

    气定神闲的抚平袖子上的褶皱,明悲神色淡淡的说:“没什么,就是施了个障眼法,普通人看到你的时候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你不是因为容貌很困扰吗?”

    虽然容貌太出众一度让良景陷入手足无措的境地,但是良景还是有一颗爱美的心。本想让明悲撤掉这个障眼法,嘴刚张开,又想起了其他的事,扭捏起来。

    原本一直大大咧咧的人突然就扭扭捏捏的站在那里,不时的还翻眼皮看自己一眼。明悲被这种眼神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有什么事尽管问吧。”

    等的就是这句话。良景兴冲冲的看着明悲,欲言又止,话在嘴里转了好几圈不知道从何说起。

    憋了半天,良景才憋出一句不想干的话:“玉明山上只有一个道观,里面全是道姑。黑白无常为什么说你是玉明山……”

    问题问到一半,良景意识到什么瞪大了眼睛,视线从明悲的脸上下移,果然胸部是微微凸起的。

    脑子一热,手先思维一步,回过神的时候,手已经放在了明悲的胸上,为了印证这不是胸肌,良景还顺手捏了两下。

    嗯,手里软软的,脸上热热的。

    良景捂着脸,有些委屈的跟着明悲的身后,心里的猜测多少印证了一些。

    “既然你会障眼法,那我能不能看一看你本来的样子?”良景痴缠着,寸步不离明悲,喝水都要跟着。

    被缠得烦了,明悲淡然拒绝:“不过是皮囊而已,美丑又有什么区别?只要魂魄不变,这个人就还是这个人。”

    话说得好像有道理,仔细想过才发觉根本就没有什么有用的话。

    气馁的把下巴放在石桌上,良景闷闷的说:“既然你是道士,是不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看出我是妖了?为什么没有收了我?”

    端起茶杯抿上一口,掩盖住嘴角微微的笑意,明悲毫不留情的打击他:“没错,相遇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至于为什么不收你……因为我想养一只灵宠。”

    挫败的捂住眼睛,良景恨不得把头扎进地里去。

    “既然你已经看出我是妖,我就不瞒你了。我曾经被玉明山的道士从魔族的手里救下来过,但是后来因为这件事我居然可以化形了,但是还不太稳定,加上我没办法进去玉明山,所以就再也没有见过当初救我的人。你知不知道是谁?”

    玉明山遇到魔族还全身而退的也只有自己和明戒了。当初明戒受伤还是为了去看救过她的小狐狸,很可能良景就是那只小狐狸,但是怎么到他口中就是救的他了?

    心中微动,明悲唤道:“小狐狸?”

    良景心中一振,有些惊喜的坐起来,语气中难掩的兴奋:“你就是我的恩人吗?”

    摇摇头,明悲模棱两可的说:“应该不是我。我去找师妹的时候她已经晕过去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良景心里模糊的记起那天自己误伤了一个人,那个人身上的气息跟和自己玩耍的人差不多。心里更加笃定她就是当初救自己的人。

    “当时我还未化形,在林子里玩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小动物都朝着一个方向跑去,没一会儿又回来了,心里好奇就偷偷的跑过去了。在一块空地上遇到了一个小道姑,看着年纪还小,也就这么高。”

    说着良景比划了一下。

    “玩了一会儿之后就遇到了魔族找茬,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但是没办法,我打不过魔族。”

    良景一脸的懊恼。

    “后来我想拖着她进去结界,这样魔族就进不去了,但是还是没成,魔族差点就出手把我打死了。”

    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良景喝了一口茶,看明悲没有阻止的意思,继续往下说了。

    “后来就出现了一个人,那个魔族看到她之后就被吓跑了,救了我一命。但是我很害怕是坏人,伤到了恩人。恩人不但没有怪我还对着我笑 。再后来我就开始化形了,就再也没见过恩人了。”

    被提及往事,明悲很肯定良景说的恩人就是自己。但是当时并没有看到他说的那些,也不知道魔族为什么离开。只是后来为了找这只小狐狸,明戒受伤了。

    这是她的失误,不可原谅的失误。

    修行者就算是受伤了,普通的伤也不会留下疤痕,但是魔族就不一样了。临行前她才知道这么些年明戒因为胸口的额疤没少被奚落。

    阴沉下脸,明悲一口咬定良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说的恩人。”

    说罢留下良景一个人不明所以。

    女人真善变,姐姐们说的没错。只是……

    良景低头,伸手在胸口比划了一下平日里姐姐们的样子,再想想明悲只有微微起伏的样子,手不自觉的做出握了一下什么的样子。

    鼻尖微热,浑身都热。鼻子有些痒痒的,良景伸手蹭了蹭,手上的红色让他慌张起来。顾不得刚刚明悲离开的时候是不是不高兴,良景捂着鼻子一溜烟的跑去找她。

    现在他们住在镇子上的一家客栈的后院里,屋子相隔不远,几步路就到了。

    “我受伤了,我流血了。”咋咋呼呼的推门而入,良景放开手让明悲看自己的鼻子。

    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受伤的,明悲神情一凛,难不成有别的道士过来了?

    明悲站起身,凑近了看良景的鼻子。近在咫尺的距离,呼吸似乎都交融在一起了,视线不自觉的下移,良景鼻子一热,血流的更欢快了。

    凝重的伸出手沾了一点血在指尖,良景因为明悲的触碰人中一阵发麻,像是被天雷击中了一样。

    良景更慌了:“怎么办?我是不是生病了?”

    捻了捻指尖的血,良景的心似乎就在她指尖,心间一阵发痒,喉咙里也痒痒的,忍不住发出呼噜声企图减轻症状。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明悲回过神,超旁边看过去,良景通红着脸,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像是拉风箱一样。

    慢条斯理的擦干净指尖的血,明悲一脚把良景踹了出去:“你只是有些上火了,多喝点菊花茶就好了。不要在我面前发出野兽的声音,怪难听的。”

    呼噜声戛然而止,良景错愕的坐在地上,看着明悲在他面前绝情的关上门。

    好半晌良景才回过神,脸上还有余温,伸手摸热乎乎的,鼻子里的血也止住了。站起身拍拍尘土,良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明悲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