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木发簪

    更新时间:2018-08-09 18:55:54本章字数:2528字

    去尘诀只是为了清理尘土,有时候异味可是不能跟着一起消失的。

    这次是自己默许的,难保他以后本性暴露,出去跟其他的妖打架惹一身臭味回来。

    坚决不能让他学会,不然以后让他洗澡就更困难了。

    “再有下次让我看到你打架,你就不要跟着我了。”明悲残酷的宣告他不许由着性子,怕这一刀不够,又补上一刀:“天快亮了,你想好没,以后要去哪儿?”

    挠挠头,良景垮着脸说:“我也不知道,走走看看有没有其他适合我生存的地方吧。实在不行我可以去赤狐族找舅舅。”

    心下稍安,明悲也不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失落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沉默着,只剩下林子里不时出现的动物叫声和风声。明悲没头没尾的说了句:“深秋了。”

    良景不解:“深秋了怎么了?”

    明悲看着下一个镇子的方向摇摇头。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良景有些脊背发寒的感觉,拧着眉担忧的说:“你不让我打架,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收回目光,明悲定定的看着良景:“遇到危险的时候不叫打架。万一有危险,不用管我你只需要尽力逃走。”

    话落,一阵风吹过,从树上带下来大片的树叶,又卷进火堆里,火苗跳动了下,烧得更欢快了一些。

    作为这次目的地的镇子远远的看过去一片红,一片连着一片,延伸出去老远。

    “深秋了,这些枫叶真是越看越好看。这么多年了也没腻过。”身边是挑着担子的货郎,乐呵呵的和同伴感慨。

    另一个人把担子往肩上挪了挪,附和道:“对啊。这次我带了些枫叶样子的发簪,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买。”

    良景看过去,另一个货郎手上拿着一支银发簪,红色的枫叶叠在上面,垂下来的流苏随着风轻轻的摆动。

    “多少钱?我要了。”清冷的声音自身边传来,在良景反应过来的时候,明悲的银子已经递过去了。

    “这给的多了,用不着这么些的,小的找不开。”货郎拿着一锭银元宝有些无措,这银元宝怎么也有五两,发簪也就二三两就够了。

    小心的收起发簪,明悲头也没回,大方的说:“赏你了。”

    良景眼睁睁的看着明悲败家,快走几步追上,有些跳脚的说;“你不是说没有银子了吗?居然白给别人这么那么多。”

    “不错,这么快 就明白银子怎么用了。”

    听到夸赞良景的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那当然,我们狐狸很聪明的。”

    全然忘了自己刚刚在问什么。

    货郎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人踩着枫叶走远,被旁边的人拍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小心的把钱收进怀里。

    越靠近镇子,官道上的枫叶越多,也越来越红。

    抬起头,一片枫叶慢悠悠的飘下来盖住良景一只眼睛。

    拿下枫叶,良景捏着叶梗转了转,好奇的问:“你刚刚买那个发簪是要送人吗?看着不太适合你。”

    平日里明悲似乎总是一身青色的道袍,现在站在漫天的枫叶中更显眼了。

    “嗯,找到师妹之后送给师妹。她一直喜欢这些玩意儿。”

    明悲难得的解释一番,伸手抚摸着发簪,仿佛已经预见了明戒是如何欢呼雀跃,神情都柔软起来。

    良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明悲,这样看着心脏漏了一拍,被人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面红耳赤的不敢看明悲。

    顺着主街走到镇子里,良景无暇顾及美景,心里装的全是明悲刚刚那一笑。容貌看着和现在丝毫没有相似之处,硬说想像,也只有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这双眼睛在平平无奇的容貌上显得有些违和,刚刚看到的应该是明悲真实的容貌,现在看到的只不过是障眼法罢了。

    伸手捂住心脏,良景暗骂自己不争气,姐姐们倾国倾城妩媚妖娆的样子看的也不是一年两年了,现在只是看到一张脸而已,这个反应太不正常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良景抬起头,余光看到个什么东西。停下来定睛看去,是一直很普通的木头簪子,拿在手里能闻到一股清香。

    “这是什么木头的?好香啊。”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良景把刚的苦恼全都丢在了脑后,兴致勃勃的问货郎。

    货郎爽朗的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这是绿檀木,所以会有一些香味。这个大姑娘们用来挽头发很结实,也很好看。”

    拿在手里把玩着,良景越看越喜欢:“那你这个怎么卖的?”

    货郎伸出两根手指头:“二十文。”

    咬咬牙,良景从腰间拿出自己珍藏了好久的铜板,数出二十个,换了一支绿檀木的发簪。

    把发簪藏在袖子里,良景抬头才发现自己跟丢了明悲,当下慌了神。

    “明悲,明悲,你去哪儿了?”有些着急的喊着,路上的行人看到,只当是他的女儿走丢了,同情的摇摇头。

    这里的枫树和人太多了,明悲的气息被冲得很散,一时间良景也找不到她朝着哪个方向去了。

    正找着人,良景后退的时候撞到了一个姑娘。

    一声娇呼,姑娘摔倒在地上。

    良景回过头,伸出手要把姑娘拉起来,嘴里歉疚的道歉:“是我的错,只顾着找人,没有看到姑娘在身后。”

    拉着手腕把人扶起来,良景关切的到处看了看,看她还是白白净净擦伤也没有的样子松了口气。

    姑娘被他紧张的样子逗得咯咯笑,手上的帕子掩住嘴,眼睛却挡不住的弯成了月牙:“哪就这么娇气了,不过是跌了一下,不碍事的,瞧把你给吓得。”

    姑娘穿了一身火红色的衣裳,和身后的枫叶似乎融为了一体,离着近,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气蹿过来,在鼻尖绕了几圈才淡下去。

    良景突然就开始怀念明悲身上的草药味,有点苦苦的清香。青色的袍子和这片枫树格格不入,但是更显眼,一眼就能看到。

    看出良景走神,姑娘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没事吧,难不成撞了我一下把你撞傻了?”

    良景匆匆的告罪,转身跑开了:“对不起姑娘,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急匆匆离开的身影勾起了姑娘的兴致,姑娘踮起脚朝着良景大喊:“喂,我叫霜月,你叫什么?”

    良景听到了,摆摆手喊回去:“良景。”

    喊罢,消失在人群里。

    霜月饶有兴致的笑了:“良景良景,良辰美景吗?”

    再见到明悲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良景已经走遍了整个镇子,有些委屈的蹲坐在一个角落,像是走丢的孩子。

    阴影投下来盖在良景身上,明悲有些奇怪:“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可怜巴巴的抬起头,果然是明悲那张没有表情的面瘫脸和熟悉的道袍,良景眼泪汪汪的说:“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我以为你把我丢下了。”

    明悲蹲下身子和良景平视,依旧是平时的语气,却莫名多了些郑重:“在你找到安身之所之前我是不会丢下你的。”

    眼泪可怜的在良景眼睛里转了几圈就被明悲伸手擦掉了:“快起来吧,我找到一家客栈。”

    借着明悲的力,良景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袖子里有什么戳了他一下他才想起来走丢的罪魁祸首。

    “我刚刚看见的,你不能总想着你师妹,你也是个姑娘,总要有点这些小玩意儿。”

    明悲心头微动,看过去,良景的手上躺着一根木质发簪,做工还算精细。

    接下发簪,明悲淡淡的说:“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