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表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6本章字数:3668字

    我以为遇见你一切会发生转变,因为在你身边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很像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很单纯、很积极、很乐观。我甚至还有些贪心地想着或许有一天你会取代守恩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只可惜,你只是我擦肩的过客,又或者说,我们会再次相见。

    在三天以后,林夏辰去找俞安,却得到院长这样的答复:“俞安啊,他前天被领养走了。”

    于是一切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林夏辰又回到了他们三天前去的那个空旷的雪地,寒风把林夏辰的鼻子和眼眶冻得通红。

    你不是说好让我来找你的么,可现在我来了你却在哪里?那个看到自己伤痛的人,那个第一个给自己温暖的问候的人果然还是离开了,大概是上帝觉得她不配拥有吧。

    舞会。

    中国商业界的巨头几乎都汇集到了这里,守恩穿着一套淡蓝色的小西装,紧握着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女孩的手,好像生怕把她给弄丢了似的。

    那个穿着黑色礼服的女孩正是郑妍静,她正探着圆圆的脑袋在那里东张西望,当然她并不在意那些上层名流,只是盯着盘子里各色各样的点心。

    “她怎么来了?”在二楼的阁楼上,守恩的父亲轻轻晃着手中的红酒高脚杯,斜睨了一眼身旁的女人。

    “我以为守恩要带的是夏辰。结果下午的时候,他把妍静给带回来了,还给她挑了各种各样的礼服,我看孩子那么高兴,也就没有……”守恩的母亲站在一旁,本来就不响的声音说到最后几乎都听不见了。

    “你有没有点脑子?什么都由着那个臭小子胡来?他是小孩子不懂,你还不懂吗?林氏对于金氏有多重要,夏睿对于林氏又有多重要你到底明不明白?”男人转过头,声音压得很低沉,眼神锋利地望着女人。

    “我……我只是想着……只……只要夏辰喜欢守恩就行了。”女人把头微微低下去了一些。

    “你想得倒是挺好。林夏辰这么一块肥肉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现在那个臭小子就顾着一个没有用的女孩,留了多大一个空子给人钻。”男人说完以后,忽然换上一张殷勤的笑脸,快步走向向他微微点头示意的一个油光满面的男人。

    女人在阁楼上向下看着这两个孩子。

    “守恩,你放开我啦,你抓得我好痛啊,我要吃东西啊!”妍静不满地朝守恩皱了皱鼻子。

    守恩望着妍静有一瞬间的晃神,这个表情,那个人也经常做。不过守恩很快晃了晃脑袋,想那种人干嘛。

    “一会儿再吃啦,你猪啊。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守恩把妍静连拖带拽地带到了外边的喷泉旁边。

    楼上,金守恩的母亲也急急跟下了楼。

    “守恩是笨蛋。”妍静摸着被握红的手腕。

    “那个,妍静,我有事要和你说,还是很重要的事,所以要认真听哦。”

    “哦,你说吧。”

    守恩抬头,用一种郑妍静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望着她,那种眼神很温柔,但却又似乎有着可以穿透妍静的整个灵魂的力量。

    “妍静,我喜欢你。”说完,守恩红着脸低下了头。

    妍静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守恩,仿佛时间被她攥紧了,凝滞在了这里。

    妍静慢慢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又缓缓抬起了头。棕褐色的刘海在她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恰好遮住了她像小猫一样的眼睛。而守恩,清澈的目光里面有着什么在滚动,大概是青涩的爱情吧。

    妍静再次低下了头,守恩开始有些害怕了,直到他看见晶莹的东西从妍静的脸上滴下。

    “妍静,没事吧?你不会是吓到了吧,对不起对不起,你当我什么都没说,不要哭好不好。”

    守恩慢慢地靠近,用手轻轻触碰妍静的脸颊,有些笨拙地为妍静拭着泪水,但是每一下都那么细心。

    其实妍静并不是不知道夏辰对于守恩的感情,可是眼前这个人,这个第一次给她温暖的人,她要怎么拒绝?

    从前,别人只会说她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从前,大家都孤立她。而金守恩,那个人,第一次对自己说:“我想和你一起玩。”;那个人,第一次牵起自己的手;那个人,第一次为自己顺头发;那个人,第一次因为自己被欺负来保护自己;那个人,要让自己怎么拒绝?

    妍静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决定了,或许,她想要这份幸福,她眼前的这个人,会是她以后唯一的动力。

    “我喜欢你,金守恩,比你喜欢我还要喜欢。”妍静抬起头,眼眶里晶莹的泪花在灯光下闪出五彩的光芒。

    守恩先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紧紧抱住妍静,“那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守恩的嘴角上扬起来,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妍静倚在他的肩上,重重地点了点头。

    金守恩把他对郑妍静的承诺永远放在了心中,就好像林夏辰把金守恩对自己的承诺一直放在了心里一样。

    另一边,金守恩的母亲靠在玻璃门上看着这两个孩子,嘴唇紧紧地抿着,眼神复杂。

    “妍静,我们进去吧,外边冷。”

    金守恩笑着拉起了郑妍静的手,郑妍静的个子不高,头顶大概到金守恩的耳朵那里。

    “哇,妍静,我才发现你好高啊。”金守恩笑着扭头看着妍静。

    “我高吗?怎么会,我以前在我们班一直都坐第一排诶。”

    金守恩又晃了一下神,大概是自己已经习惯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头顶只到自己肩膀上一点点的家伙了吧。

    “守恩。”当守恩和妍静走到玻璃门那儿时,守恩的母亲叫住了他。

    “妈妈。”

    “阿姨好。”妍静把手从金守恩的手里抽了出来。

    “嗯,妍静好。妍静啊,阿姨有些事情要和守恩说,你先自己去玩好不好?”守恩的母亲弯下腰看着妍静,妍静紧张得不敢抬头,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以后就跑开了。

    金守恩伸出手却没抓住妍静,就转过了头,“妈妈,有什么事情啊,我和妍静正玩得开心呢。”

    “你跟我过来一下。”金守恩的母亲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转身带着金守恩向二楼走去。

    打开休息室的门,金守恩的母亲示意金守恩进来,然后就把门给锁上了。

    “妈妈,有什么事情要在这里说啊?好神秘啊。”金守恩眨巴着眼睛看着女人。

    “你坐下来。”女人看着守恩单纯的模样,皱起了眉头。

    “好了,坐好了,妈妈,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守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妍静怎么样?”女人认真地看着守恩。

    “我觉得妍静特别特别特别好。她人又单纯,又善良,又温柔,而且还特别漂亮。”金守恩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变得软软柔柔的,脸颊也透出了绯红。

    女人看着守恩的模样,轻轻呼了一口气。

    “那你觉得夏辰呢?”

    “干嘛提她?”金守恩收起了之前绵软的语气,“你不知道她有多坏,她和她妈妈特别像,一直欺负妍静。上次我去她们家的时候,碰巧看到夏阿姨在打妍静,结果林夏辰就站在旁边,无动于衷地看着她妈妈打她姐姐。还有,我有一次去她们家,看到妍静的手在流血,林叔叔告诉我说是夏辰弄的。你看她有多坏。”

    很多年以后,金守恩想起自己说的这些讨厌林夏辰的原因的时候,无奈地笑了。如果那个时候的自己,能像林夏辰那样成熟一点,哪怕只是成熟一点点,那么后来的故事也许就不会变成那样了吧。

    女人依然盯着金守恩,“那你是不是喜欢妍静?”

    金守恩的回答本来要脱口而出,但是金守恩一憋气把它给咽下去了,“不是不是,妈妈,我还是比较喜欢学习。我怎么能早恋呢对吧。”金守恩一边说,一边奉承地笑着,心里暗叹还好自己机灵,否则不就给妈妈逮个正着。

    女人看着守恩,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现在的守恩跟他爸爸以前的样子很像,那么单纯,那么真挚。

    想想当年,守恩爸爸还没有建立金氏,只不过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可她跟着他过得也还是很幸福的。那个时候,他没有那么多所谓的算计、所谓的策略,他只是看到谁需要帮忙,就会倾尽全力地去帮助。

    他那时也没有那么多愁眉苦脸,脸上反而是常常带着幸福的微笑的。他那时对自己也很好,他们之间总是会聊很多很多有趣的话题,不像现在除了企业发展除了钱,他们根本无话可说。现在,他甚至还想把他们的孩子也变成企业发展的一枚棋子了。

    女人又看了守恩一眼,看着他晶晶亮亮的眼睛。如果可以的话,即使只有短暂的一段时间,妈妈还是希望你可以保持这样单纯真挚的模样。

    女人抿了一下嘴角,“守恩,妈妈知道你喜欢妍静。”

    “啊?那个……我……”本来以为逃过一劫的守恩现在开始在位子上坐立难安了起来,该不会妈妈听到自己对妍静的表白了吧?

    女人看着守恩窘迫的可爱模样便笑了起来,她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守恩的脸。

    “怎么啦?你以为妈妈是那种很专制的人吗?现在有喜欢的小女孩也很正常啊。不过,有些事情,妈妈现在不方便也不想和你解释,但是一定要告诉你。你爸爸不喜欢妍静,他比较喜欢你和夏辰在一起玩,所以以后你在你爸面前不能表现出很喜欢妍静的样子哦。”

    “哇,妈妈,我还以为你会像别的妈妈一样打我呢。我同桌给我们班班长写了一封情书,结果被他妈妈发现了,第二天来的时候整个脑袋都被打成了猪头诶。”

    “切”,女人笑了起来,摸了摸守恩的头。

    “妈妈,你放心,虽然我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不喜欢妍静,但是我会听你的话不在他面前表现出喜欢妍静的样子,而且我一定会让他也喜欢上妍静的。”守恩笑着站了起来,“那妈妈,我去找妍静玩了。”

    “嗯,去吧。”

    在守恩的身影要被休息室的门锁上的时候,女人又叫了一声:“守恩。”

    “嗯?什么事啊妈妈?”守恩转过头。

    女人笑了起来,“虽然呢我没有不许你喜欢妍静,但是呢如果你的成绩下降了的话,我可不保证你的脑袋不会变成猪头哦。”

    “遵命长官!”

    守恩又做出了警察敬礼的姿势,女人笑得很开心。

    “好啦好啦,去玩吧。”女人挥挥手示意着守恩离开。

    是啊,就算只能是一小段时间,妈妈还是想要守护你这种真挚纯真的模样,起码也要让你有机会去喜欢一个你想要喜欢的人,我不要你牺牲你生命中所有珍贵的东西去满足你爸爸的野心。但是,其实妈妈也不能确定,这样做,对你来说究竟是好,还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