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戴着面具的人(四)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6本章字数:2020字

    下午。整个下午都安排了学初测试,不过考完两门科目以后有一个30分钟的大课间给学生休息。

    “天哪,真是看不出来。”一个女生捂着嘴看着手上的纸条:郑妍静的妈妈是小三,是个狐狸精。女生马上把纸条递给身边的女生看。

    “真的假的,怪不得长得那么漂亮。”旁边的女生把嘴一撇,继续把纸条往前传。

    很快这张纸条就传遍了全班,班里的男生女生几乎都沸腾了起来。“没想到是狐狸精的女儿。”“真是不要脸。”“破坏人家家庭的产物,恶心死了。”“她为什么要坐得离我那么近?”“亏我刚刚还对她心动了,没想到是这种人。”……

    坐在最后面的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孩看着眼前的情景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拿出镜子开始修补她的妆容。

    郑妍静刚刚从厕所出来,就看到有两个女生对她指指点点的,不过那个时候她也没有在意。

    四楼。金守恩考完两门试之后就颓废地坐在座位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心里特别不舒服,从早上在雪地里面摔了一跤开始,心里就闷得慌,然后又想起早上林夏辰和他开玩笑自己却没有理她,心又往下一沉。

    她那个时候应该很想和我闹一闹吧,以前上学的时候,自己都是和她一路闹到学校的,现在那么安静地像个模范生一样去上学还真是不习惯。

    金守恩叹了一口气,可是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林夏辰了,她变得很恶毒,很阴郁,就和她的妈妈一样,让自己不敢也不愿意去接近。如果她没有这样的话,他其实还是很喜欢和她一起闹一起疯的。

    金守恩抬头看了一下时钟,还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了,还是下去看一下妍静吧,不知道她在这里的第一天习不习惯,和她在一起的话,心里也不会那么不舒服了吧。

    三楼。金守恩走到五(2)班的时候就听到隔壁的三班里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再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一个女孩用手捂着嘴哭着跑了出来,等等,那不是妍静吗?

    金守恩愣了一下,然后就边喊着妍静的名字边跑了过去。“妍静,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金守恩伸出手拦在了郑妍静的前面,郑妍静抬头看了一眼金守恩,没有说话,然后绕开他的手又跑远了。

    “妍静!妍静!”金守恩在后面叫了两声,看着妍静慢慢跑远的身影,他的两只手握成了拳头,随后转身走进了三班的教室。

    “她就应该这样跑出去才对,怎么有脸呆在这里。”

    “之前不是说她是林氏集团的女儿吗?她妈妈倒是看准了对象勾引啊,为了进豪门真是不择手段。”

    “她那张脸一定是遗传了她妈妈,一看就是一副狐狸精的长相。”

    金守恩刚走进教室,就听到两个靠在讲台边上聊天的女生的对话。

    “那个,请问你们刚刚是在说谁?”金守恩皱着眉头走近那两个女生。

    “你好像不是我们班的吧。”两个女生瞥了他一眼。

    “嗯,我是六年级的。请问你们刚刚说的是谁?”

    “没想到消息传得那么快。我们刚刚在说郑妍静啊,他妈妈是个狐狸精,勾引了有妇之夫生下了她。”其中一个女生把脸凑近,眉飞色舞地对着金守恩说。

    “什么?”金守恩的拳头握得更紧了,白色的骨节清晰可见。

    “喏,就是这张字条上面写的啊。”其中一个女生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字条递给了金守恩。

    金守恩接过看了一眼,“谁给你的字条?”他的声音压得很低。

    “我怎么会知道,就是突然传得全班都知道了。”

    金守恩看了两个女生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转身走出了教室。

    二楼。

    “林夏辰,外面有人找你。”正趴在桌子上发呆的林夏辰听到声音以后就朝窗外看了一眼。守恩?林夏辰“噌”地一下就从桌子上起来了,她马上起身朝外面跑过去,差点撞到从门口进来的同学。

    跑到离金守恩还有几步的距离的时候,林夏辰就停了下来,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过去,在大概离他还有半米的时候站定。“守恩,你怎么来了?”

    金守恩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林夏辰,我发现我以前真的不认识你,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你是一个这么可怕的人,现在我看到你真的觉得很恶心。”

    “守……守恩,到底怎么了?”夏辰的声音微微颤抖,眼眶也开始泛红。

    她轻轻拽着金守恩的袖角,但是被金守恩扬起手甩掉了。

    “怎么了?你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看看这是什么?”金守恩说着把字条甩在了林夏辰身上,林夏辰拿起字条看了一眼,然后瞪大眼睛抬头看着金守恩。

    “在这个学校里,只有你和我知道郑妍静妈妈的事情,这张字条不是我写的,那么就只能是你写的了。你知不知道妍静的同学是怎么说她的?他们说她是狐狸精的孩子,说她是她妈妈勾引有妇之夫的产物!妍静她有什么错吗?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些?我刚刚去看她的时候你知道她哭得有多伤心吗?不过,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吧,你应该很开心吧,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狠毒。亏我刚刚还在因为这些天对你态度太冷淡而内疚,现在我明白了,对你这种人就应该这样!”

    林夏辰依然抬着头看着金守恩,小小的身体在微微发抖。那时我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为自己辩解,因为我知道我一开口一定会哭出来,我不想在你面前变得更狼狈了,现在就已经够狼狈了不是吗?

    金守恩瞥了林夏辰一眼,“说不出话来了吧?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不要想欺负妍静。”

    金守恩说完以后又冷冷地看了林夏辰一眼,然后转身就走了。林夏辰看着金守恩的背影时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回到自己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