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婚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3167字

    一晃十五年,在那段青春疯长的岁月里,我却不曾进入过你的光阴。

    林夏辰穿着一件白色碎花的衬衣在客厅里坐着,黑色的长直发垂在肩上,细长的鼻子高高架在脸上,嘴唇是略显灰白的,唯一和小时候一样的是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睫毛如同褐色的蒲扇一般挂在眼前,那双眼睛,清澈得一尘不染,如同上帝在里面注入了仙露琼浆。

    她不知道今天母亲有什么事要说,但听说守恩也要来,所以她也就起了个大早,稍稍打扮了一下。

    这年,林夏辰二十五岁。

    楼梯上传来女生如同小猫一样慵懒的打哈欠的声音。郑妍静穿着一件红色的毛衣、一条白色的紧身裤从楼梯上走了下来。那白色的紧身裤将她本来就修长的双腿勾勒得更加美丽。金色的长卷发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晕染出了一缕缕温暖的金黄。她的脸上依然嵌着那双如同小猫一样的眼睛,被黑色的眼线笔勾勒得有些俏皮。那鼻子和嘴巴与这对漂亮的大眼睛放在一起,都显得小巧而精致。如同陶瓷一般的肌肤在冬日里显得更加苍白了一些。

    这年,郑妍静二十六岁。

    “你知道今天有什么事情么?”夏辰没有正眼看妍静。

    “不知道。”妍静的头稍微低下了一些。

    “金守恩和爸爸又不在,你不用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林夏辰转过头瞥了她一眼,然后又嫌恶地将目光移开。

    十五年时间,生活就像是一部电视连续剧,林夏辰终于成为了一个出色的女配角。她在郑妍静的初中、高中、大学里都竭力宣传着郑妍静是一个狐狸精、小三的女儿。她常常和夏睿一起欺负郑妍静。她的那些表情无论是挑眉还是向下撇嘴角等等都已经几乎和夏睿一模一样了。

    当然,这一切,金守恩全部都看在眼里。十五年来,就像电视剧里男主角对女配角那样,金守恩几乎没有和林夏辰说过什么话。

    “哇,郑妍静你个懒鬼起得好早啊!”

    门被撞开,就像小时候那样无拘无束。

    金守恩,头发似乎是天生的有着淡淡的棕色,但是没有阳光照射的时候,也便是黑色,只有在阳光下,那细细软软的棕色的头发才会晕染出一种让人安心的暖黄。眼睛已经不是小时候那种圆圆的眼睛,而是变成了长长的内双的眼睛,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高挺的鼻梁就像是被技艺精湛的雕刻师细心雕琢过的,给人一种高贵而又冷淡的感觉,正好中和了他身上那种特有的温软的气质。

    这年,金守恩二十七岁。

    听见守恩的声音,夏辰和妍静几乎是同时转过了头,但是夏辰却在转过去的下一秒,又立马把头转过来,因为她害怕看见金守恩宠溺的眼神,那种只属于郑妍静的眼神。

    “你们都来了啊,再等等,守恩的爸爸妈妈也会来的。”这时夏睿从楼上走下来,黑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很庄重。只是那张脸,比十五年前更加憔悴,即便是再厚的粉底、再鲜红的唇膏都没有办法遮掩。

    听见夏睿的声音,妍静下意识地向守恩身边靠了靠,守恩顺势搂过妍静,林夏辰还是安静地坐在那里,只是捏紧了衣服的手把她出卖。

    “妈,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什么金伯父和金伯母也要来?”夏辰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夏睿神秘地笑着。

    这时林勋从门外走了进来,黑色的西装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大衣。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很不开心,不过林夏辰已经习惯了父亲这种表情,只是当父亲的眼神转向妍静时,竟也只是深深的悲哀,这让夏辰有一些疑惑。

    “不好意思,我们来迟了。”守恩的父亲在林勋进来以后没多久就来了,他的妻子随后也跟了进来。“哎呀,都是她,”守恩的父亲侧过身指着守恩的母亲,“说什么一定要穿得正式一点,可不就耽误了点时间嘛,真是抱歉,让您久等了。”

    金父笑着向夏睿点点头,本来笔直的腰板,在进到林宅以后就弯了下来。

    “没事儿,这种日子是该穿得正式点。”夏睿朝着金父笑笑,又踮起脚朝后面的金母点点头。“既然大家都已经到齐了,那么就入座吧。”

    所有人便围着餐厅里椭圆形的长桌坐了下来,夏睿坐在了椭圆桌一端,守恩挨着妍静坐了下来,夏辰坐在了母亲的身边,面对着守恩。

    守恩偶尔抬头看见夏辰,心中有一丝波动,她好像又瘦了,但也只是一瞬间,一瞬间之后,他又只看着妍静。

    林勋则一个人坐在妍静边上。

    金父一看到金守恩坐的位置立马露出了不悦的表情,“金守恩,你给我坐过来。”金父把声音压得很低,向金守恩招了招手。

    金守恩看了金父一眼,没有说话。

    “金守恩,你听不见我说话是不是?我让你坐到这边来。”

    金父的眼神瞬间暗了下来,两只眼睛就好像是无尽的深渊,身旁的林夏辰无意中瞥到一眼也愣了一下。

    “好了好了,孩子想坐那儿就让他坐那儿吧。”夏睿笑着招手示意金父坐下。

    金父立马笑着向夏睿微微鞠躬,“好的好的。”然后又恶狠狠地扫了金守恩和郑妍静一眼。

    夏睿看着金父金母挨着夏辰依次坐下了以后,便清了清嗓子:“那么,现在咱们言归正传了。我想各位心里也清楚,我们金林两家是世交,关系一直都是非常好的,在商业上也是密不可分的合作伙伴。当然我想不仅是我们长辈间的关系好,连孩子们的关系也非常好,我想老金也知道这次我召集大家的意图。我想谈谈我们孩子之间的婚事,这样金氏和林氏合作一定会更加愉快的。”夏睿微笑着望着夏辰说道。

    妍静似乎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望向了父亲,林勋看了妍静一眼,皱起了眉头,然后就把头偏到了一边。

    “那个,守恩啊,你跟夏辰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看你们从小就是一对,现在也是个时候有个结果了,总不能让人家夏辰一直等下去吧。”金伯父笑着对守恩说,说完之后偷偷看了夏睿一眼,当看到夏睿微笑的表情的时候,便舒了口气,轻轻扯了扯西装。

    守恩的眼神一瞬间从温暖变成了如这冬日寒风一般的凛冽。林夏辰则是惊讶地望着守恩,眼中有着十几年来第一次闪现的幸福。

    “爸,难道你不知道我喜欢谁吗?”金守恩说话的声音很响,他两只眼睛毫无畏惧地直直地盯着金父。

    “金守恩。”金父压低了声音示意守恩不要说下去了。

    但是守恩却没有一丝怯懦,看着自己的父亲的时候,嘴角还扯起了一丝轻蔑的笑容。

    “我喜欢的人是郑妍静,郑妍静!”金守恩像是在宣誓一样地喊了起来。

    “金守恩,你给我闭嘴。”金父把声音压得更低了。

    不过,金守恩并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我不喜欢林夏辰,一点都不。我是不可能和她结婚的。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很清楚,这十几年来她是怎么对待妍静的,我也很清楚。而且我向妍静许诺过,会永远和她在一起,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和林夏辰结婚的。”

    守恩几乎是在咆哮,林夏辰眼中的一丝幸福也被彻底填埋。

    可是金守恩你记得吗?你也说过会永远喜欢我,只是你忘了,我却还记着。

    夏睿的脸在刚刚就已经拉长了,现在的表情则更是僵硬。而林勋只是在一旁不语,仿佛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

    金父瞥了一眼夏睿的表情,立马跑到了守恩身边把他拉了起来,“不好意思啊,小孩子不懂事,说话不经过脑子。我先带他回去了,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们金家不会反悔的。”说着金父拽着守恩的衣服想把他拉走。

    “你放开我啊!”金守恩奋力地挣扎着,金父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手也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金守恩!”金母看到了金父的样子立马跑上去搀住了金父,金父大口大口喘着气:“不……不孝子!”

    “守恩,你先和我们回去。”金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守恩。

    金守恩从来没有听过母亲用这么严厉冰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他又看了一眼父亲,手上的动作便慢慢停了下来。

    “总之,我是不会和林夏辰结婚的。”

    “够了,走吧。”金母一手扯着金守恩的袖子,一手扶着金父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又侧身向屋里的人微微鞠了一躬。

    金父虽然气喘得厉害,但还是勉强挤出微笑,朝着夏睿点点头。

    金守恩则是回头看了郑妍静一眼,她单薄的背影扎得他的眼睛生疼。

    “你觉得有意思吗?”大门被关上以后,林勋无奈地望着夏睿。

    “有意思,当然有意思。我夏睿从来都没有输过,我女儿更不可能输。我女儿喜欢的人当然要和我女儿在一起,难道要和那个私生女在一起吗?是吧,夏辰?”夏睿笑着望着夏辰,似乎对她所做的一切很骄傲。

    夏辰勉强点了点头,但她却还停留在刚刚守恩的话里。

    角落里,是暗暗抽泣的妍静。

    “疯子!”

    林勋发了疯似地冲出去用力砸上了门,他永远都不会看见,有一双眼睛一瞬间的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