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他们的分别(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2672字

    咖啡馆。郑妍静一走进咖啡厅就看到了靠窗坐着的守恩,还是老样子,桌上一杯拿铁,一杯柳橙汁。

    “守恩。”郑妍静走到守恩面前,正拿着咖啡勺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咖啡的守恩显然被吓到了,咖啡勺碰撞杯子发出清脆的声响。

    “哦……妍静,你来啦。”金守恩站了起来,走过去帮妍静把座位拖了出来。

    “帮你叫了柳橙汁。”金守恩朝着妍静微微一笑,那种笑容就像此刻的阳光一般,不浓不淡,不冷不热,恰到好处。

    “谢谢你啊,”妍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守恩,你有什么事情想和我说?”

    金守恩低下了头,舒了一口气,“妍静,”守恩慢慢将头抬起,“你相不相信我?”守恩一只手紧紧拽着桌布的一脚。

    “怎么突然那么问?”

    “其实……其实,我今天是想和你说……我……我打算和夏辰结婚了。”金守恩认真地盯着妍静的脸。

    妍静却忽然抿着嘴角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决定。”

    “妍静,你不要误会,你听我解释。”金守恩本来以为妍静会哭或者会闹,但是这种反常的反应却一下子让守恩着了慌。

    “我没有误会。你只有这样决定了才是我喜欢的守恩。我知道伯父因为你的婚事脑中风住在了医院里,你一定非常内疚。伯母又因为公司和伯父的事情日夜操劳,你也一定很心疼。再来,金氏是你父亲白手起家才建立起来的,它对于你的父亲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珍贵,现在却深陷危机,你肯定想要拯救它。你不要自责,不要觉得对不起我,因为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你这个时候不顾一切选择了和我在一起的话,那我反而要考虑一下我是不是喜欢错了人了呢。”妍静朝着守恩裂开嘴一笑,眼里却闪着一点一点的晶莹。

    “对不起,妍静,对不起。”金守恩的手轻轻覆上了妍静的手,“你要相信我,这一切都是暂时的。等到我把一切都处理好了以后,我一定会接你回来。我们小时候的承诺绝不是童言无忌,我一定会实现它。”守恩的声音有点哽咽。

    “哎呦,你弄得那么伤感干什么啊,我是去美国学习又不是去干其他什么,而且学的是我喜欢的室内设计,你应该为我开心啊。而且到了那边,通讯也很方便,视频啊电话啊微信啊什么的,你会感觉我好像就还在你身边似的,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啊。”

    “切,”金守恩含着眼泪笑了出来,“你要经常和我视频和我打电话。不过,反正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天天去骚扰你的。”

    “你也不要成天只顾着我。”妍静的手稍微从守恩的手里抽出了一点点,“你也要照顾好夏辰。虽然这些年她待我并不好,但是我总觉得她不是一个坏人。反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是一个很孤单很孤单,很可怜的人……”

    “不要说她了,”守恩又把妍静稍稍抽离的手拉了回来,“她孤不孤独,可不可怜和我没有关系,我只知道她欺负了你那么多年。”

    郑妍静看着守恩没有说话,只是扯起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守恩呐,你知不知道,认识了你这么多年,你身上吸引我的最大的优点就是你的单纯,你的天真,在你的世界里,一切不是黑,便是白。但是这些单纯、天真却也是你最大的缺点,因为它们说得难听点,就是幼稚。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你还是不明白,所以才会这样莽撞地给我许下了诺言。现在的你,还不知道时间有多么厉害,它大手一挥,很多事情就永远被尘封在了过去,被抛在了一碗孟婆汤里。

    当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真的还会像现在这样紧紧抓着我的手吗?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因为我唯一的愿望,便是你一切安好。

    两天后的下午一点,林勋、郑明慧还有金守恩都来到了机场给妍静送行。郑妍静手里只拖着一个中等大小的行李箱,里面装了几件她特别喜欢的衣服和一些电子产品,至于其他东西,她打算到了那里以后再去买。对于这种做法,她是这样笑着解释的:带着太多过去的东西上路,容易让旅途变得沉重。

    “妍静,”郑明慧拉起了妍静的手,“你到了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好,也不知道突然换了一个国家,换了一个气候,会不会不适应。总之哪里不舒服就要及时到医院里去看,家里也要备一些常用的药。还有,妈知道你学习用功,但是无论如何,身体要放在第一位,别把身子累坏了 ,听到了没有?”

    “知道了,妈。这两天你一直在我耳边碎碎念这些话,我都可以背出来了。”妍静看着母亲打趣地说道。

    “臭丫头,就知道拿妈开玩笑。”郑明慧稍稍侧过了身子,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妍静啊,”一旁的林勋走了上来,“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之,爸对不住你。”林勋轻轻拍了拍妍静的肩膀,金守恩把头低了下去。“你到了那里,换一个城市,换一个心情吧。爸当初同意你去美国,就是希望你能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把在这里的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给忘了。至于钱的方面,你千万不要担心,别替爸爸省钱,想吃什么想穿什么想用什么,就去买,爸爸每个月都会把钱汇到你的账户里去的。在那里,有什么困难的话,记得第一时间要联系爸爸,知道吗?”

    “我知道了,爸。下次别再说什么‘爸对不住你’之类的话了。爸,这些年,你对我有多好,我都记在心里呢。”

    “好。好孩子,照顾好自己。”林勋看着妍静轻轻点了点头。

    妍静朝着林勋笑了一下便侧过身来,对着守恩。

    “妍静,我……”

    “金守恩,我提醒你啊,你可别把离别搞得那么伤感,跟个小媳妇儿似的。”郑妍静忽然咧开嘴朝着金守恩没心没肺地笑,守恩从来没有看见过她这样笑,也从来没有听过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但故作豁达其实有时候比实实在在地大哭一场让人看上去还要难过。

    “妍静,你要相信我、等我,我一定会把你接回我身边的。还有,你从来没有自己出过这么远的门,你到了那里,凡事都要小心点,注意点。总之,照顾好自己是放在第一位的,到那里记得要按时吃饭,别因为要减肥就饿个一两顿的,也别图方便,一个面包就想搪塞过去。在那里要早早睡觉,别没人管你,你就天天顶个熊猫眼。还有,晚上不许踢被子,还有……”

    “哎呀,金守恩你怎么像个大婶儿似的,这么啰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郑妍静又朝着金守恩笑了起来。

    “相信我,等我。”守恩看着她,没有微笑。就像郑妍静认识的金守恩一样,他是一个幼稚的人,此时此刻,他真的笑不出来。

    “好啦好啦,你在这里要好好生活。”郑妍静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守恩的肩膀。

    “请K1259航班的旅客准备登机。”

    “好啦,时间到啦,我该走了。你们总是跟我说要我好好照顾自己,你们在这里也要照顾好自己,我到了那里以后,就会联系你们的,不用担心我。再见。”妍静拖着箱子,笑着向三个人挥了挥手,然后便转过身慢慢走远。

    郑明慧靠到了林勋的肩头抹着眼泪,林勋轻声安慰着她。金守恩一直站在那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背影,她走得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他视线的尽头。那时,守恩还不知道,那个身影其实必将在未来的某一天重新闯入自己的视线,以陌生的模样。

    好了,你们的故事终于告一段落了,那么下面,我们的故事是不是应该开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