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对于我来说,你如此重要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3262字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林夏辰坐在她和守恩新家的沙发上,她的手里紧紧握着手机,按一下金守恩的电话,然后在接通前挂掉,再按一下,再挂掉。他现在在哪里呢?这么晚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要不要打电话给他?可是他一定会觉得我烦的。林夏辰放下了手机,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倒在了沙发上。不知道是不是离门太近了,即使屋子里开足了暖气,林夏辰还是冷得用手紧紧抱住了双腿。

    “叮铃铃铃”,身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林夏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整个人又松松软软地靠在了沙发上。金守恩,你一定不知道,这种失望的感觉让我曾经有无数次想要放弃你,不过无数次,都失败了。

    “喂,徐明。”

    “喂,太好了,夏辰,你还没有睡吧?”

    “嗯,还没有,怎么了?”

    “是这样的。守恩在我的酒吧里醉得不省人事,可我现在家里有事情没办法送他回去了,你看你能不能过来接接他?他现在这幅样子我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

    林夏辰在听到“守恩”这两个字的时候,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好的好的,徐明,你的酒吧就在金氏旁边对吧?好像是在那个叫什么桑园路上的对吧?”夏辰说着就拿起了一旁衣帽架上的棉袄。

    “对对对,就是桑园路,你之前来过一次的。”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来了,麻烦你了,徐明。”

    “没事。”

    挂掉电话,林夏辰就跑了出去,她现在忽然很后悔当初自己没有学开车,不过万幸的是,她刚走到小区门口的马路上时就看到了一辆空计程车。

    酒吧。当林夏辰冲进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酒吧里不再是吵吵闹闹的了,里面除了工作人员,就是喝得烂醉如泥趴在桌子上、凳子上还有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人。林夏辰进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金守恩,他天生的带有淡淡棕色的头发,在酒吧的灯光下又晕染出了那种让人安心的暖黄色。

    “守恩。”林夏辰走到金守恩身边,轻轻拍了拍他,金守恩却一动不动。“怎么会喝了那么多酒?”说着林夏辰扯起金守恩的一只胳膊想把他架起来,结果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地上。

    “小姐,你没事吧?”旁边的服务生跑了过来。

    “没事,我可以的。”林夏辰说着又扯起金守恩的胳膊将他架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地向门口挪去,整个脸已经涨得通红。

    出了门,一阵冷风就狠命地撞到了林夏辰身上,林夏辰稳了稳身体,然后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冷。她看了一眼守恩空落落的脖子,然后就将守恩扶到了墙边,让他靠墙站着,自己把自己脖子里的红色围巾取了下来,然后围到了守恩的脖子里,“呐,你今天不用和我斗智斗勇就可以抢到我的红围巾了。”林夏辰说着就笑了起来。“守恩呐,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车子好吗?”夏辰站到了守恩的身边,两个人的肩膀紧紧地挨着。忽然,守恩的身体慢慢倾斜向夏辰,他的头轻轻靠在了夏辰的肩上,他鼻子里呼出的温热气息就这样喷在了林夏辰的脖颈上,林夏辰的脸“蹭”一下就红了。她不敢扭头,所以就只能斜着眼睛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守恩。他漂亮的睫毛还在微微颤动,胸膛平稳地一起一伏。原来自己喜欢的,就是这样一个像天使一样干净又让自己莫名的安心的人啊。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马路上却冷冷清清的,一辆计程车也没有开过。“嗯。”守恩忽然闷哼了一声,然后不安地扭了一下身子。林夏辰感觉到了,守恩的身体在轻轻颤抖着。守恩一定很冷,林夏辰看着金守恩身上那套婚礼时穿的西服,衣服那么薄,风一打就透了。“守恩,那我们先沿着马路往回走吧,一会儿说不定就会碰到计程车的。”说着,林夏辰又扯着守恩的一只胳膊把他架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挪着。

    “守恩,我发现你还真重啊。”说着林夏辰笑了起来,“守恩,你现在有多高了呀?你这个头怎么样也得在180以上了。我只知道你六年级时的身高,那个时候,我们一测身高体重就会告诉对方,你那个时候好像就已经150了吧,在你的同学里已经算挺高的了。那个时候啊,我才135呢,每次看你都要把头仰得高高的。只是后来啊,你不怎么理我了,所以关于你的很多事情我都不清楚了。不过没有关系,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来了解彼此。”说着,林夏辰停了下来,把守恩的胳膊往上扯了扯,然后继续走了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喝了那么多酒,但是其实我挺喜欢你喝醉的,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和你讲很多很多的话,不用害怕惹你生气,也不用害怕对上你冷漠的眼神。”

    “呦,你自言自语还能说得那么开心啊?”前面路旁的草丛中忽然窜出来一个人影,当他走到灯光下的时候,林夏辰看清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漫不经心地摆弄着。

    林夏辰立刻停下了脚步,一只手扶住了守恩,然后护到了他的前面,“你别过来,否则我就喊了。”

    “你敢威胁老子?”那个男人停止摆弄他的匕首,而是将它紧紧握在手里,泛着寒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夏辰,“不过你就叫吧,叫得大声点,反正不会有人来帮你的。”说着,男人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林夏辰咽了一下口水,身体忽然不冷了,她只觉得后背热得开始流汗。“你别过来,我真的喊了!”看着男人一步一步逼近的脚步,林夏辰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但是男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依然不慌不慢地一步一步靠近夏辰和守恩。

    “救命啊!救命啊!救……”“啪”,林夏辰刚开始喊,男人就猛地冲了过去,狠狠地甩给了她一巴掌,夏辰整个人都翻倒在了地上,男人乘机扯掉了她肩头的包。原本靠着夏辰的守恩也摇摇晃晃要跌下去,此时路灯正好照射到守恩手上手表的表面,纯钻石制作的表面反射出了耀眼的光芒,男人的眼睛死死地咬住了那光芒,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夏辰猛地扑了过去,却被男人一脚踹了开来。守恩已经跌坐在了地上,男人开始拉扯他的手表,林夏辰从地上爬起来,跑过去对着那男人的手使劲地咬了一口,男人吃痛得大叫了一声,随即拿出匕首,对着林夏辰就捅,林夏辰伸出手挡住了,但是手背上被划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那鲜红色印在她雪白的皮肤上显得很瘆人。

    “喂!你在干什么!”忽然,林夏辰身后跑出来一个男人,他拿起一块石头狠狠朝那个拉扯着守恩手表的男人砸了过去,正好砸中了男人的额头,男人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捂着头站了起来,“你敢砸老子?”

    “徐明!”林夏辰抬头,看清了刚刚扔石头的男人。

    “混蛋!你让我碰着好几次了,今天我绝对饶不了你。”徐明说着就冲了上去,夏辰看到那男人举着匕首对着冲过来的徐明,于是猛地拉住那男人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啊!滚开!滚开!”男人痛得大声喊了起来,用脚使劲揣着林夏辰,可林夏辰却始终不松口,男人终于受不了疼痛,握着刀子的手慢慢松了开来。徐明看到匕首落地,便一记重拳朝着那男人的太阳穴砸了上去,“咣”男人摔在了地上。这时,路边忽然多了一辆警车,上面下来了4位警察,一起扑向了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

    “夏辰,你没事吧?”徐明蹲下来看坐在地上的夏辰,“你的手受伤了。”

    “我没事。”林夏辰笑着摆了摆手,然后便伸手去扶歪坐在一边的金守恩。金守恩在刚刚的拉扯中已经清醒了一些,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结果第一眼便看到拉着自己的夏辰。

    “你滚开啊。”金守恩使劲把林夏辰推了开来,林夏辰跌坐在了地上。

    “喂,金守恩你别太过分了!”徐明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守恩的领子。

    “徐明,徐明,”林夏辰急忙站了起来拉住了徐明,“守恩他喝醉了,你别怪他了。”这时金守恩的脑袋便又耷拉了下来,倚着徐明的肩膀又睡了过去。

    “这个混球,他要是醒着,我非狠狠揍他一顿不可。”徐明瞥了一眼肩头的守恩。

    “对了,徐明,你怎么突然来了?今天真的是多亏了你。”

    “我就是担心你们,我想这大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带着个醉鬼回去,路上就怕发生危险。而且,那个男人,”徐明指了指那个已经被警察戴上了手铐的男人,“经常在我们这一带出没,就是半夜守着从酒吧里出来的醉醺醺的人,我已经碰到过他几次了。我刚刚在路口的时候就听到了你喊‘救命’,然后我就先报了警,但是没想到还是让你受伤了。”

    “哈哈,没事啦,都是小伤,过两天就好了。”夏辰笑着朝徐明摆了摆手。

    徐明看着眼前的夏辰,路灯暖黄色的光芒落进她的眼中就变成了一颗颗小星星,在她眼睛里一闪一闪的。你其实是这样的夏辰,对吧?

    “好了,已经很晚了,”徐明轻轻拍了拍夏辰的肩膀,“我刚刚乘的计程车我让他停在路口等等,我陪你把这个醉鬼扶过去,然后我去警察局做一下笔录,你就快点回去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