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你究竟是怎样的夏辰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4225字

    清晨。“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床头的手机闹铃叫了三遍,被窝里的一团东西才忽然动了一下。“呼”,被子被掀了起来,躺在床上的人长长叹了一口气,紧闭的眼睛微微张了开来。“嘶,”金守恩刚刚想挪一挪身子,就感觉头痛得要裂开了。怎么回事?还有,这里是哪里?因为浑身无力,金守恩躺在床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结果眼神落在了挂在墙上的一个巨大的结婚照上。哦,自己差点忘了,这里是自己的新家。“切。”金守恩又把眼睛闭了起来。不过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昨天自己好像是去了徐明的那家酒吧,然后自己干了什么来着?哦,对了,自己碰到了徐明,然后一起喝了酒,自己把那个戒指给扔了。想到这里,金守恩举起自己的左手,看到空空荡荡的无名指笑了起来。

    “咔”,房间的门把转动了一下,门被慢慢打开了。金守恩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看到来人后整张脸就阴沉了下来。

    “谁让你随随便便就进我的房间了?”金守恩双手抱在胸前。

    “那……那个……对,对不起。你醒啦。”夏辰端着碗慢慢走了过来,她不时抬头看着守恩的脸色。

    “我告诉你,你以后不准进到我的房间里。”金守恩扭过头没有去看她。

    “对不起,”林夏辰的声音低低的,“那个,我煮了点醒酒汤,你喝点吧。”

    “不喝了,我要去公司了。”金守恩说着就想下床,哪里知道脚上根本没有力气,再加上头顶又像是被人拿棍子猛击了一下,他的脚刚一着地,整个人就要朝着前面跌下去。

    “守恩,小心!”林夏辰丢下碗,跑过去扶住了守恩,而守恩的手刚好抓在了夏辰手上昨天被刀划的伤口上。“嘶。”林夏辰轻轻咬住了嘴角,金守恩看了一眼林夏辰,然后把手稍微移开了一些,一条暗红色的大口子就刺进了自己的眼里。金守恩愣了一愣,然后又看了林夏辰一眼,夏辰把头埋得低低的。

    “你怎么……”话刚到金守恩的嘴边,他又把它给吞了下去。切,你怎么搞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放开我。”说着,金守恩一把甩开了夏辰的手。

    “守恩。”林夏辰看着金守恩从楼上慢慢走下来,他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西装胸口的口袋里露出了卡其色手帕的一角,里面穿的是一件高领的卡其色毛衣,西裤的裤脚收得恰到好处,使得西裤看上去既服帖又利索。林夏辰就算只是看着金守恩脸都会微微泛红。这样的人,这么好的人,自己竟然可以做他的妻子,林夏辰想着想着嘴角就上扬了起来。直到金守恩一直走到了玄关门口,林夏辰才突然回过神来。“那个,守恩,我准备了早餐,你要不要带一点吃。你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太伤胃了,我做的稀粥还有……”

    “你烦不烦?”穿上皮鞋的金守恩突然回过头来,然后伸出手指着林夏辰,“我告诉你,不要和我说话,我不想听见你的声音,很恶心。”说完金守恩甩上门就离开了。林夏辰还愣愣地站在那里,刚刚守恩指着她的时候,她忽然发现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没有了。戒指去哪里了呢?是放在房间里了吗?应该不会吧,守恩昨天醉成那样,早上又刚刚清醒过来,应该没空去想戒指的事情。会不会是……?对了,守恩的戒指本来就大,一定是昨天在和那个歹徒拉拉扯扯的时候掉在路上了。

    金氏。金守恩的办公室是清一色的黑,无论是沙发、墙还是办公桌,甚至连桌上的杯子都是黑色的。这倒并不是因为金守恩是有多么喜欢黑色,只不过是因为他进公司没多久,讨厌被那些公司的元老们轻蔑地称作:“浮躁的小年轻”。郑妍静以前在他的办公室里就常常会调侃道:“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守恩办公室的大小说不太清楚,记得守恩刚进这间房间的时候,四周是一片白色,倒是觉得挺宽敞,但是自从全部粉刷成黑色了以后,总感觉房间像是缩小了一大半。办公室三面都是墙,和外界连通的那面上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上面装着那种只能从里面看见外面,但是外面看不见里面的玻璃,守恩不记得这种玻璃到底叫什么了,也就随着妍静叫它“不公平玻璃”。有一次他在和属下聊天的时候,“不公平玻璃”脱口而出,结果两个人都愣住了,然后金守恩的脸“蹭”就红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成熟形象被“不公平玻璃”打得粉碎。金守恩的办公桌是靠着那个和“不公平玻璃”相对的墙的,墙上有一个大窗子,冬天的时候,金守恩坐在办公桌前办公,从窗外射进来的太阳总能将他的背捂得温热温热的。守恩的办公室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除了办公桌、沙发,就还有一个书架,里面放着一些守恩并不是那么喜欢看的建筑学的书。

    “呦,金部长,你今天还能来上班啊?”金守恩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徐明坐在沙发上。

    “谁让你进来了?”金守恩瞥了一眼徐明,然后把公文包放在了桌上,“公司是有规矩的,你要是再随便进我办公室的话,别怪我把你扫地出门。”

    “看看,这口齿伶俐的,这思路清晰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今天的金部长和昨天酒吧里那个醉鬼联系在一起啊。”徐明笑着看着金守恩。

    “在办公室里就是谈正事的,你要是没有事情和我汇报就出去吧。”金守恩坐到了皮椅上开始翻起了公文。

    “我当然是有事要和你汇报才这么早就在办公室等你的。”徐明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了金守恩身边。

    金守恩抬头瞄了他一眼,看到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就又把头低了下去,不耐烦地翻着手上的公文,“有话快说。”

    “是关于林夏辰的。”徐明笑着拱了拱金守恩。

    “我不想听。”金守恩说着往里面挪了挪,“还有,好好说话,别扭啊扭的。”

    “你看到林夏辰手上的伤口了吗?”

    金守恩翻着文件的手忽然停了下来,但是很快又开始快速翻了起来,“我不是说我不想听吗?”

    “你知道她的手是怎么弄成那样的吗?都是为了你这个混球。”徐明看着金守恩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白了他一眼,“看来你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啊。昨天晚上你喝得烂醉,我本来是要把你送回家的,哪里知道我妈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雅音打电话催着我回去,我就只能让夏辰来接你了。大概是天太晚了吧,你们俩没找着计程车,夏辰就一路扶着你往回走。我告诉你,你喝醉了就跟一个装满了烂肉的麻袋一样,别说夏辰了,我都弄不动你,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架着你走了那么远的。”

    “烂肉?”金守恩皱着眉头看着徐明。

    “拜托你,听重点好不好,我还没说完呢。”徐明又白了金守恩一眼,“我们酒吧那边到了晚上就特别不安全,有人就等着那些醉鬼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抢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我有好几个客人都被抢过,我之前为了要帮他们,还和那个歹徒打过两次照面,不过两次都没有逮着他。结果,昨天你和夏辰又遇见了那个混蛋。那个混蛋好像是要抢你的什么东西,结果我就看见林夏辰冲过去咬住了他的手,然后那歹徒恼羞成怒,拔出匕首就要捅夏辰,夏辰用手挡住了,但是划了一道血口子。还好后来我通知的警察很快就到了,把那个歹徒给抓了起来,才算是有惊无险。”徐明说完就看着金守恩。金守恩一直没有说话,眼睛盯着地面。

    不对啊,林夏辰,我认识的你,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徐明说着转身就要离开,“对了,我还是有一件正事要和你汇报的。下午一点半有一个关于金氏和铃木集团合作的高层会议,你不要忘记了。

    中午。金守恩揉着胃从公司里出来,昨晚一晚上的酒精燃烧再加上早上颗米未进,他的胃终于宣告阵亡了。去那家以前经常和妍静去的日料店吧,有点想吃那里的鳗鱼饭了。金守恩开着车来到了路口,有两条可以通到日料店的路,一条是金守恩一直走的大马路,另一条则是会经过徐明酒吧的小路。想起今天早上徐明说的话,金守恩最终还是拐进了那条小路,具体是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因为道路比较狭窄,金守恩开得很慢,当他开到离“洺”大概还有五十米远的样子的时候,他忽然在另一侧的路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小小的身影。林夏辰?

    金守恩靠着路边停下了车,从背后慢慢靠近林夏辰,她蹲在地上好像是在找什么。

    “喂,你在干嘛?”金守恩的声音忽然从林夏辰背后冒出来,林夏辰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抬头看见金守恩,就立马站了起来。“你在干嘛啊?”金守恩看了一眼林夏辰手上那道暗红的口子又问了一遍。林夏辰看着他没有说话。“我在问你话呢,干嘛不回答我?聋了还是哑了?”

    林夏辰看着金守恩愠怒的神情有些不知所措,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了几个字然后递到了金守恩的面前。金守恩接过手机:你让我不要和你说话的。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金守恩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掐了一把一样,他抬头正好对上了林夏辰的眼睛,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晶晶亮亮的。金守恩吸了吸鼻子,“现在,可以说。”

    “我……我是看到你手上的结婚戒指没有了,所以我来找找看,是不是掉在哪里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把戒指买大了。”林夏辰又蹲下去找了起来,那只带着伤口在地上摸索着的手刺得金守恩眼睛疼。

    “好了,别找了。”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把它找到。”林夏辰忽然抬头,对着金守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金守恩忽然愣在了那里。不对啊,林夏辰,我认识的你,是不会这样笑的。你不是只会挑眉毛、翻白眼的吗?你不可以露出这样的微笑,像阳光一样的微笑,你不可以露出的,否则就不是你了。

    “守恩,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就先走吧。”林夏辰又抬头看了金守恩一眼。

    “我说让你不要找了。”金守恩低头看着林夏辰,声音压得很低。

    “没事的,守恩……”

    “我说话你听不懂吗?”金守恩一把把林夏辰从地上拉了起来,手用力地挤压着夏辰的伤口。快点骂我,快点发火,别戴着你这副伪善的面具了,弄得我都快要不认识你了。金守恩死死盯着林夏辰的眼睛,林夏辰却没有做出反抗,只是眼眶变得红红的。

    守恩啊,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拉起我的手呢,就算很痛,我又怎么舍得放开呢?

    看着林夏辰的样子,金守恩的手渐渐松了开来,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湿湿热热的,低头一看,发现手心里满是鲜血。夏辰手上那本来结了痂的口子又裂了开来,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那个……林夏辰……”金守恩一下子有些着了慌。

    “我……我没事的,你快去忙吧,血一会儿就不流了。”林夏辰因为疼痛脸色已经变得苍白。

    金守恩刚刚伸出手想把林夏辰拉上车,胃里就又是一阵绞痛,他忽然想起他是要去那家经常和妍静一起去的日料店吃饭的。他的手又收了回来,妍静,是你在提醒我吗?金守恩又看了一眼林夏辰。是啊,林夏辰就是林夏辰,无论她现在装出多么善良多么楚楚可怜的模样,她都还是那个心狠手辣的林夏辰。金守恩转身回到了车子里面,林夏辰站在窗外看着他。金守恩本想一脚油门踩下去,但是最后却没有。他把窗户打开,“喂,林夏辰,你去医院里把手包扎好,否则你手上那块红色的东西,我看着很碍眼。”金守恩说完,窗户又慢慢合了上去,但是几十秒过去后,车子并没有开动。林夏辰看到这时车窗又慢慢降了下来。“那个……还有,戒指我已经放好了,你不用找了。”说完,车窗又慢慢合上了。那辆深蓝色跑车又开始在这狭窄的道路上缓缓爬行。

    金守恩,你是在关心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