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你知道孤独吗(一)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2824字

    在以后漫漫的岁月中,你终于会明白,人生的常态,是孤独。

    林夏辰目送着金守恩的车慢慢消失在道路的尽头,便转过身准备离开。谁知道一转身,却忽然对上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大男人,是林勋。林夏辰愣了一愣,然后就想从林勋身旁绕开。她很清楚这一定是偶然的相遇,不要和他说话,不要和他对视,因为他会觉得自己很烦。

    “夏辰。”当夏辰走到林勋身边的时候,手却轻轻被林勋牵住。这个,就是爸爸的温度吗?

    林夏辰的身体僵硬了,从小到大,这是父亲第一次牵自己的手,她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她不敢动一下,她害怕一不小心这突如其来的温暖就会离开。

    “夏辰,你的手怎么了?”林勋感觉手上湿湿的,然后才看见夏辰手上还在淌着血的伤口。

    “哦……那个……没……没事。”林夏辰说话断断续续的。要怎么和爸爸对话呢?要怎么才不会惹到爸爸生气呢?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林勋的脸色吐出了每一个字。

    “什么没事,都伤成这样了,我送你去医院。”林勋说着就拉起夏辰的胳膊向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跑车走过去,走的时候又回过头看了一眼夏辰,“你怎么那么大了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林夏辰就任由林勋拉着往前走。这是怎么了?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刚刚守恩关心了自己,让自己把手包扎好,现在爸爸又牵着自己的手送自己去医院。难道真的是因为妍静走了吗?因为妍静走了,所以他们终于可以看见我了吗?

    上了车,夏辰坐在了副驾驶,她不时地瞄着正在开车的林勋。这是她第一次坐林勋开的车。原来坐爸爸开的车是这样的感觉,很安心很安心,什么都不用想,感觉什么都可以交给他。她曾经在梦中也坐过无数次林勋开的车,梦里的时候,林勋开着车带着自己和妈妈一起去郊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梦里那种温暖的感觉每当林夏辰醒过来的时候就会全部忘记。不过没有关系,她现在已经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这种感觉,这种她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的感觉。

    医院。医生正拿着沾了酒精的棉花给夏辰的伤口消毒,夏辰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林勋则坐在一旁看着。

    “医生,我女儿这伤口是怎么弄的?”林勋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了担忧,林夏辰看到的时候愣住了。

    还有,刚刚,他是不是说了“我女儿”?

    夏辰的眉头渐渐舒展了开来,怎么回事,伤口一点都不痛了,要是医生可以一直一直给我包扎伤口就好了,我还想多看一会儿爸爸担心的眼神,我还想多听爸爸叫我几次“我女儿”。

    “应该是被利刃划开的。”医生拿起绷带开始缠起夏辰的伤口。

    “利刃?”林勋瞪大了眼睛,“夏辰,你怎么会被利刃伤到?你告诉爸爸,是不是守恩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啦。”夏辰的眼眶湿润了,只是林勋并没有注意到,“我自己切菜的时候分心了,然后就自己给划破了。”

    “唉,你在家里又没有做过家务,当然容易犯错,不如趁这次机会请个保姆吧,又不是请不起。”

    “不用啦。”夏辰笑着摇摇头,“爸爸,谢谢你。”夏辰本来想哭,然后又想大笑,但是她全部都忍住了,只是在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因为她太害怕,害怕一不小心就会失去。

    林勋看了一眼对面的夏辰,看到她那双和小时候一样亮闪闪的眼睛和那个淡淡的微笑的时候,他就把头偏向了一边,“夏辰,爸爸有事要和你说,一会儿我带你去咖啡厅。”

    窗外的阳光不慌不慢地洒了进来,还是一如十五年前的那种淡琥珀色,薄薄的一层又覆在了这对父女的身上。

    咖啡厅。

    “卡布奇诺,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林勋端着一杯咖啡放到了林夏辰面前。

    林夏辰接过咖啡杯,手有一点点颤抖,她小心地抬头看了一眼林勋。她看见,他在笑。

    林夏辰忽然举起咖啡杯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我很喜欢的,特别喜欢。谢谢爸。”

    那个时候,事实上,应该说林勋这辈子,都不曾知道其实林夏辰最讨厌吃苦的东西,特别是咖啡。

    “夏辰啊,爸有些事想和你谈谈。”林勋拉开夏辰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夏辰放下咖啡杯,朝着林勋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个声音,是爸爸经常用来和妍静说话的声音呀,那么温柔,就好像是温泉水轻轻沾湿了耳朵。

    “哦,对了,爸首先要和你道个歉,”林勋清了清嗓子,“那天你婚礼我因为有些事情缺席了,真的很抱歉。”

    夏辰听后急忙摆了摆手,“没事的,爸,真没事儿,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忙的。”

    “你不介意的话我就放心了。”林勋说着解开了西装的两颗扣子,然后稍稍靠近了夏辰一些,“夏辰,爸听说你妈给了你一份很大的结婚礼物啊。”

    “结婚礼物?”林夏辰愣了一下,然后才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笑了起来,“哦,爸你说的是不是林氏的股份啊,我妈转给了我8%的股权。”

    “8%啊。”林勋轻轻念叨着,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身子向后靠在了椅子上,“夏辰啊,爸其实在想,你是一个女孩子,应该要以家庭为重,更何况你刚刚和守恩结婚,更是应该用心经营好家庭。所以,你现在拿着那么多公司的股权也没有用,况且你也不了解公司的状况,反而很容易被一些心怀鬼胎的股东给利用了。因此啊,爸是想说不如让爸先帮你保管着这8%的股权,等你有能力的时候,爸再把股份还给你,你看怎么样?”

    夏辰的笑容在林勋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彻底僵硬在了脸上。她把头慢慢低了下去,握着咖啡杯柄的手骨节泛白。所以,你刚刚对我的一切的好都是为了这个吗?拿到了我的股份,你就成为持有林氏股份最多的人了,那么你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和妈妈离婚了对吧?林夏辰扯起嘴角笑了一下。

    “好的,爸。”林夏辰忽然抬头看着林勋,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林勋看着这样的夏辰愣了一下,“你那么快就决定了?”

    夏辰依然挂着那个大大的笑容看着林勋,林勋心头忽然颤了一下,他急忙把头低了下去。

    “爸,应该有出资转让协议要我签的吧。”林夏辰把手伸了出来。

    “哦……啊……是的。”林勋急忙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协议和笔,递到了林夏辰的手里。他又抬头看了林夏辰一眼,他看见,她在笑。

    林夏辰接过文件什么也没有看就在下面签名了,林勋看着眼前的夏辰,微微皱起了眉头。你,真的那么相信我吗?

    “好了。”林夏辰放下笔把协议递给了林勋,林勋接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又抬头看夏辰。

    夏辰朝着林勋又笑了起来,然后端起桌上的那杯卡布奇诺一饮而尽。“这是爸第一次给我买东西呢,”林夏辰因为喝得太快呛了两下,眼圈都红了,“真好喝。”

    “真的有那么好喝吗?”林勋看着眼前的夏辰,他忽然发现这个孩子笑起来的样子和自己真的很像。

    “嗯,超级,超级好喝。”林夏辰说着还翘起了大拇指。

    林勋的嘴角不知在何时也慢慢爬上了笑容,但是在他意识到的那一瞬间,那笑容便消失了。“好了,时间不早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夏辰轻轻摆了摆手,“我一会儿在这附近还有些事,爸你先回去吧。”

    林勋看了林夏辰一眼,然后便提起公文包站了起来,当他走到咖啡厅门口的时候,他又微微侧过身看了看夏辰,只是那时她正撑着下巴看向窗外,所以并没有注意到。

    夜幕已经完全降下来了,路灯、霓虹灯还有车灯织成了一袭华袍给这座城市披上。街道上开始渐渐嘈杂起来,每个行人也都在一针一针绣着这袭华袍。有些人绣上了挤着公车匆匆回家的图案,有些人绣上了挽着恋人的手压马路的图案……夏辰依然以一开始的姿势撑着下巴看着窗外,这外面熙熙攘攘的世界啊,看上去就好像是真的很热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