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你知道孤独吗(二)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37本章字数:2816字

    “叮铃铃铃”,放在夏辰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当林夏辰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握住手机的手轻轻颤了一下,按下了接通键,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很难看的笑容。

    “喂,你这个混蛋!你是疯了吗?还是你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你怎么可以把我给你的股权转给林勋!你怎么可以!你个没有良心的混蛋!你喜欢金守恩我就帮着你和他结婚,可是你怎么报答我的?让离婚协议书递到我的手上吗?!你个混蛋!我告诉你……”

    “嘟嘟嘟……”林夏辰按下了挂断键。

    果然啊,还是这样。

    这一次,我真的很想去相信你,即使知道你是在骗我,我还是想要选择去相信你。因为我还是不愿意刚刚的那一切都是一场梦,关心我的爸爸,陪我去医院的爸爸,责备我的爸爸,对我笑的爸爸,这些我都不希望它们是假的。因为它们在我的梦里出现过无数次,所以我明白每次当我醒来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的时候,心里会有多难受。

    可是,最终这也还是一场梦啊,只不过以前都是自己醒的,现在却是别人叫醒的。

    林夏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慢走到了咖啡店的门口。门外人流嘈杂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起来,每一个人都叽叽喳喳地在说着什么。夏辰推开咖啡店门走了出去。如果和他们走在一起的话,应该就不会那么孤独了吧。

    林家。“混蛋,敢挂我的电话!”夏睿举起桌上的红酒瓶朝着对面的墙狠狠砸了上去。“啪”,一朵暗红色的花霎时绽放在了上面,在林宅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诡异而又阴森。

    林勋走到明慧家楼下的时候停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喂,张秘书。”

    “是,林董。”

    “我想问你那份离婚协议书你已经交给夏睿了吗?”

    “是的,林董。因为你晚上8点的时候没有给我打电话,所以我就按照您的吩咐把那份离婚协议交给夫人了。”

    “哦,这样啊。”

    “怎么了林董?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哦,没事。”

    林勋挂断了手机,他抬头看了看从明慧家客厅窗子里透出的暖黄色灯光。

    “咚咚咚。”

    郑明慧匆匆跑到客厅里去开门,当她看见林勋的时候,嘴角漫上了甜甜的笑容,“你回来啦。”

    “嗯。”林勋应了一声就走了进去,明慧帮他褪去了套在外面的黑色风衣。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有没有吃东西了?我炖了点猪脚黄豆汤,去给你热一碗。”郑明慧把林勋的风衣挂在了衣架上就往厨房里走。

    “呃……那个,明慧,不用了,我在外面吃得挺饱的。还有,明慧,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林勋上前去拉住了明慧的胳膊。

    “嗯?什么事?”郑明慧转过身看着林勋。

    “那个……就是……其实……”林勋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忽然不敢看郑明慧的眼睛,“呼,”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没什么,明慧啊,我现在要出去一趟,可能要晚点回来,你不用等我了,早点睡吧。”

    “洺”酒吧。林夏辰猛地把酒吧的玻璃门推了开来,撞得门上的风铃“叮铃叮铃”响,只是那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喧闹的人声和音乐声里,没有人注意到。大概是因为到了周五吧,酒吧里的人异常的多,林夏辰一踏进去,就有一股奇怪的味道灌到了鼻腔里,让林夏辰的胸口闷了一下。那是男人酸臭的汗味和女人各种各样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的气味。林夏辰皱着眉头朝里面看了一看,还好,吧台那里还算清静。

    “一杯玛格丽特。”林夏辰坐到了吧台上,一只手撑着头。

    “给您。”没过多久,吧台的调酒师就把酒递给了夏辰。

    夏辰接过就往嘴里猛灌了一大口,当那酒水充盈着她的整个口腔的时候,她把眼睛紧紧闭了起来,然后喉咙里发出“咕咚”一声闷响,一大口酒就下肚了,她又慢慢睁开眼睛,眼眶一周红得像是在渗血。

    她把她的右手举到了自己眼前,然后开始一点点解开上面缠着的厚厚的纱布,就像十五年前一样。

    “夏辰?”忽然有一只手搭在了林夏辰的肩上,林夏辰随即转过头去。“还真的是你啊,夏辰。”

    “徐明,是你啊。”林夏辰朝着徐明笑了一下,然后又转了过去。

    “呦,点了玛格丽特啊,会点啊,咱们这儿的招牌啊。”徐明笑着坐到了夏辰的边上,“你这手怎么还没有包……”当徐明看到夏辰手边的白色纱布的时候就没再说下去。

    夏辰没有回答他,她把杯子里还剩的玛格丽特一饮而尽,“服务员,再来一杯。”

    徐明瞄了林夏辰几眼,林夏辰一直盯着她自己的右手看着,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徐明顺着夏辰的眼神也把目光落在了夏辰的手上,当他看见她手上那枚银色戒指的时候便像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

    “夏辰啊,你说你,你怎么把纱布都拆了呢。”徐明说着就把那条长长的纱布拿了过来,“手伸过来,我来给你重新包包。”

    “不用了,谢谢你啊,徐明。”夏辰接过了服务生递过来的酒杯,然后又猛地闷了一口。

    “林夏辰,我说你为了金守恩那混小子值得吗你在这儿自己折磨自己?”徐明“啪”地把白纱布拍在了台子上,“是,他是把你们的结婚戒指给扔了,可是不就是一个戒指吗?大不了咱再买一个,你有必要这样对你自己吗你?”

    林夏辰手中的酒杯微微晃了一下,“扔了?”

    “是啊,扔……”徐明瞥了一眼林夏辰的表情,然后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你难道还不知道?”

    林夏辰没有说话,又猛地闷了一大口酒。原来是这样啊,真的是,一个梦都不留给我做呢。

    “那个夏辰啊,你别误会,其实守恩他不是故意要把戒指给扔了的,他那天是喝高了喝高了,然后神智不清,不小心把戒指给弄掉了的,真的,你信我啊。”徐明撑着胳膊靠近了林夏辰。

    “服务员,再来一杯。”林夏辰朝着正在调酒的人又叫了一声。

    两个小时后,林夏辰已经趴在吧台上一动不动了。徐明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夏辰,然后拨通了金守恩的电话。“喂,金守恩,你现在马上给我到酒吧来一趟。”

    “干嘛啊,那么晚了。”金守恩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公文。

    “还不都是你害的。还有你过来的时候不许开车。”

    “什么我害的?你在说什么啊?”金守恩合上公文靠在了皮椅上。

    “林夏辰现在在我们酒吧里醉得不省人事。”

    “那你就找个人把她送回去呗,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就自己送呗。”金守恩又重新把公文打开了。

    “喂!金守恩你不能那么浑吧!她林夏辰为什么会醉得不省人事啊?还不是因为你结婚当天就把你们的结婚戒指给扔进垃圾桶里了吗?你现在倒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你可别忘了,夏辰为了保护你还受伤了呢,你不喜欢她你也有点良心啊。”徐明朝着电话里大吼。

    “可是,她怎么会知道我把戒指给扔了的,我没有和她说啊。”

    “哦……那个,”徐明的声音忽然小了下来,语调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不好意思啊守恩,我一不小心给说漏嘴了,嘿嘿嘿。”

    “切,”金守恩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自己闯了祸,还要我来给你收烂摊子。”

    “什么收烂摊子啊,我这是给你一个还林夏辰人情的机会好吗?”

    “还有,我为什么不能开车啊?这大半夜的开个车不是方便。”

    “当然不行,”徐明在电话那头窃笑起来,“既然是要还人情,就要还个干净利索。那天人家夏辰可是扶着你走了可远一大截的路呢,所以你今天呢也得步行把林夏辰送回家。还有还有,我再免费赠送你一个人情,你要是今天把夏辰步行送回家的话,我以后就再也不在你耳旁叨叨你和夏辰的事情了怎么样?”

    “我考虑考虑。”

    “哎呀别考虑了,一会儿晚了不安全。”

    “那这是你说的,一言为定,不许反悔。”

    “不反悔不反悔。”

    “那我现在从公司过来,一会儿就到了。”

    “好。”